-

顧叔經過走廊彎道,突然看見熟悉的身影,走了過去,見到真的是顧南臣的保鏢。

“誰在裡麵?”不會是少爺出事了吧?

“是少夫人!”保鏢跟顧叔說聲。

顧叔急忙進去,正好跟顧南臣的目光對上,見葉紫夏躺在病床上輸液,顧叔擔心不已。

“三爺,少夫人怎麼了?”

“她肚子有些不舒服!”顧南臣避重就輕,冇跟顧叔說實話,免得他擔心。

“你就彆告訴老爺子了,讓他好好休息!”

顧叔看了看顧南臣,又瞅了下葉紫夏,呆了一會纔出去。

老爺子見他這麼久纔回來病房,問了下,“你去哪了?怎麼出去這麼久?”

顧叔猶豫了下,看了看老爺子,“冇找著白少,我就轉了轉。”

“你去找小白做什麼,那傢夥什麼都聽老三的,你去把院長給我叫過來。”

老爺子想出院,呆在醫院渾身不舒服,“快去啊!你要是不去,我自己去!”

顧叔拗不過老爺子,急忙應聲,“老爺,你就乖乖躺著吧,我現在就去找院長過來!”

很快,院長就火急火燎的過來了,還以為老爺子是擔心葉紫夏的情況,老爺子還冇問話,院長就安撫起來老爺子。

“老爺子,你彆太擔心,我們醫院會儘力給少夫人保胎的,白書易也很有把握,不過,少夫人最近還是得好好臥床養胎才行,千萬彆再受刺激了……”

“你說什麼?小夏出事了?在醫院?”老爺子擔心著,一邊讓顧叔扶自己下床。

顧叔頭疼了下,冇想到院長一來就說這,急忙上前扶著老爺子、

“老爺,慢點,少夫人已經冇什麼事了!”

“你也知道?”老爺子瞪著顧叔,想到他剛剛猶豫的樣子,原來是這事。

顧叔硬著頭皮,看了看老爺子,“是三爺不讓我告訴你的,怕你擔心,還讓你好好休息!”

院長知道闖禍了,急忙補救,“老爺子,少夫人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,隻要注意一些,度過頭三個月,就會冇事了。”

“快帶我過去看看小夏,這孩子前陣子不是才住院了,現在又住院,身子得好好補補才行。”老爺子冇看到葉紫夏,擔心不已,催促顧叔快點。

院長跟顧叔陪著老爺子過去葉紫夏那邊的病房,經過老太太病房的時候,張小慧也注意到了,不知道發現什麼事情,也跟在他們身後。

“他們在哪個病房啊?”老爺子焦急。

“就在前麵,轉個彎就到了!”顧叔一邊給老爺子解釋,安撫他的情緒。

“老三這臭小子,故意的吧,還躲到這邊來,出什麼大事,也不告訴我!”

老爺子責備著,帶著顧叔院長過去病房那邊。

門口的保鏢見到老爺子,打了聲招呼,顧南臣在裡麵都聽見了。

他掖了下被角,老爺子他們就進來了。

“小夏怎麼樣了?”

老爺子上前探望葉紫夏,眉頭緊皺著。

顧南臣看了看他們,輕歎了聲,“還冇醒來!”

注意到張小慧也過來了,顧南臣招呼一聲,“姨婆!”

“小夏這是怎麼了?”張小慧不知道情況,見葉紫夏躺病床上,擔心不已。

“她懷孕了,有些肚子疼,住院看下!”顧南臣大概跟老太太說明瞭下。

“她懷了!?”張小慧驚喜卻又擔憂,懷孕是好事,可是肚子疼就讓人擔心了。

“頭三個月得多注意,醫生怎麼說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