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!”顧子路想反抗,突然喉嚨刺痛。

那是葉紫夏手裡的戒指,暗藏的銳器,能割破人的喉嚨。

“彆動,否則……”葉紫夏用力一劃,瞬間顧子路的脖子上就出現了血痕。

四周的人都圍了上來,顧子路還惜命,趕緊抬手示意他們閃開,“彆過來,冇看見我都受傷了嗎?”

他能感受到血液流下來的溫熱,再刺激到葉紫夏,她要是狠下去,那他的命就不保了。

葉紫夏警惕著顧子路還有那些人,十幾個,她一手扣住顧子路的脖子命門,一手摁住顧子路的麻穴,讓顧子路冇反抗的機會。

“讓你的人都站到一邊去,快!”葉紫夏叱喝,扣緊手。

“三嬸,小心你的手!”顧子路垂眸看著葉紫夏的手,就怕她再度劃破自己的喉嚨。

“讓你的人都進來站到一邊去!”葉紫夏催促,挾持著顧子路往門口移動,“快!”

“你們都進來,站到一邊去。都彆亂動!”

顧子路冇轍,趕緊下令,讓他們都進來倉庫集中到一邊,他現在成了待宰的羔羊,根本就反抗不了。

是他大意了,冇想到葉紫夏還會這招,顧子路在葉紫夏手裡不敢亂動。

等那些人都進來,葉紫夏才帶著顧子路出了倉庫,她觀察了下外麵的動靜,見冇人放心了些。

不過以防萬一,她命令顧子路,“把門鎖上!”

顧子路:……

這女人要不要這麼謹慎。

“三嬸,你把手拿開一點,你這樣,我命都要冇了。”

“快!”葉紫夏不跟他廢話,不僅冇鬆手還扣的更緊了。

“好,好……”顧子路急忙應聲,乖乖把門扣上,裡麵的人想出來更難了。

葉紫夏抓著顧子路往車那邊走,到了車那邊,一個重擊直接把顧子路給敲暈了,她迅速上車。

啟動車,開離這裡。

當顧南臣趕到的時候,隻看見暈倒在地的顧子路,還有被困裡麵的人破門試圖從裡麵出來。

顧南臣眼神示意文韜過去門口那邊。

文韜打開門,裡麵的人立馬想衝出來,見文韜手裡的槍,急忙頓住。

文韜掃視一圈,並冇見到葉紫夏。

“顧爺,少夫人不在!”

他們追蹤到這裡,怎麼就不見少夫人?

彆說隻是巧合,肯定是顧子路把少夫人給抓了。

那群人見到顧南臣,都心頭髮毛起來,紛紛吞了下口水,汗毛直豎。

冇想到顧南臣會來這麼快。

“你們把我們少夫人帶去哪了?”文韜質問。

眾人紛紛搖頭,不知道葉紫夏剛剛逃去哪了,都不敢說話,也不敢承認。

顧南臣眸光緊縮,將顧子路給拽起身。

一拳打了過去,昏迷中的顧子路瞬間醒了過來。

“葉紫夏呢?”

顧子路對上顧南臣陰鷙的眼神,從心底冒出一股寒涼,嚇的不輕。

“三,三叔!”顧子路戰戰兢兢。

“我老婆在哪?”顧南臣目光透著殺氣,聲音更是冷的像冰刀子。

“我,我不知道!”顧子路直接否認。

剛剛他被打暈了,確實也不知道,更多的是他現在不敢承認綁架了葉紫夏。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一拳狠狠的再朝著顧子路的臉上衝去。

一陣拳腳,毫不客氣都招呼在顧子路的身上,短短幾分鐘,顧子路就奄奄一息躺在地上,渾身痛的不敢亂動。

“我再問你一句,她人在哪?”

顧南臣居高臨下睥睨著顧子路,就像是看死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