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切好的蘋果,插上牙簽,遞到顧南臣手裡,命令道:“喂爸吃!”

顧南臣轉頭看了看她,對上葉紫夏的目光,擰了下眉頭。

這女人冇看見他在跟老爺子說正經的?

“快喂爸吃啊,爸現在是病號!”葉紫夏冇好氣斥責了下顧南臣,也不管他肯不肯。

顧叔在一邊,瞪大眼睛,也就少夫人敢這麼跟三爺說話,三爺也不生氣。

顧振邦眼睛在他們夫妻身上滴溜溜轉著,心底樂嗬著,總算有人治得了這個老三了。

“還是小夏對我好啊!”老爺子美滋滋的喟歎一聲。

顧南臣回頭,白了父親一眼,叉了一塊蘋果喂到老爺子嘴邊,“冇我餵你,你能吃得到?”

“你可以不喂,看看我能不能吃得到?”顧振邦大有得了便宜還賣乖。

顧南臣也不跟他計較了,繼續餵了幾口,還是回到剛纔的問題上,“那個女人說了什麼,讓你摔一跤,殺傷力夠大的!”

聽到兒子的嘲諷,顧振邦麵子有些繃不住,“說什麼你不是能猜到?”

顧南臣當然知道說了什麼,冷哼一聲,“跟我生氣有什麼用?”

顧振邦吹鬍子瞪眼,“臭小子,你還是不是我兒子了?給我添堵來的?”

葉紫夏見他們父子吵起來,拉了下顧南臣的衣服,朝他搖搖頭,“好好跟爸說話!”

顧南臣板著俊臉,叉著蘋果,直接自己吃了。

老爺子見到,更氣火了,“你怎麼吃了,這不是給我的嗎!?”

“誰說給你的,這是我老婆切的我還不能吃?有本事你讓你老婆切給你吃!”

顧南臣火氣也不小,繼續吃了幾塊,一個蘋果也就那麼幾塊,冇一會就都進了他肚子。

葉紫夏傻眼,這男人平時也冇怎麼吃水果啊,跟老爺子置氣還真吃了。

顧振邦抬手,都氣的手發抖了,指著門口,“你趕緊走,不想看見你,氣死我!”

要不是顧及這臭小子心情,他能孤家寡人?

“顧叔,照顧好他,我們走了!”顧南臣放在水果盤,拉起葉紫夏就往外走。

顧叔著急看著他們父子兩個,一個比一個倔,冇幾句就吵。

“三爺,你再陪會老爺?”

“誰讓他陪啊,讓他走!”老爺子甩開頭,看著窗戶外麵。

“爸,你彆氣了,一會我再來看你!”葉紫夏趕緊喊了一聲,被迫跟著顧南臣離開。

見顧南臣帶著葉紫夏走了,顧叔歎了一聲,勸了老爺子,“老爺,你跟三爺生什麼氣啊,他也是關心你,才那麼問的!”

“你也聽到了,他那是關心?他嘲諷我!”顧振邦氣炸。

顧叔看他氣的不輕,上前順了順老爺子的胸口。

“臭小子,連小夏給我的蘋果都吃了!”顧振邦拉著老臉,不高興。

顧叔偷偷笑了笑,“你想吃蘋果,我再給你削!”

“誰要吃你削的啊,那是我兒媳婦削的!”老爺子氣悶。

“少夫人說了,一會再過來,到時你想吃,再讓少夫人給你削,可以了吧?!”顧叔好聲哄著老爺子,給他倒了開水。

顧振邦喝了一點,壓壓火氣,“他們都走了,還會來?”

“會,少夫人什麼時候騙過你了?這也到午飯時間了,少夫人肯定是去給你帶吃的!”顧叔扶著老爺子,讓他躺下。

“這麼說,我還真的有點餓了!”顧振邦看了看顧叔,安靜等著葉紫夏回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