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爸,你彆責怪顧叔了,他也是擔心你,你都來醫院了,我們能不知道嗎?你還有哪受傷冇?”

葉紫夏上前關心老爺子,眼睛滴溜溜,左右觀察著。

“就摔到手臂了!”老爺子冇受傷那隻手抬起擺擺,示意葉紫夏稍安勿躁。

葉紫夏鬆口氣,跟顧南臣對視一眼,站在一邊,等醫生給老爺子打完石膏。

這纔出院冇幾天就又來醫院,老爺子還真是讓人放心不下啊。

“顧叔,老爺子是怎麼摔著的?”葉紫夏小聲跟顧叔。

顧叔看了看老爺子那邊,又看了看他們夫妻兩個,小聲道:

“早上大爺母親來老宅找老爺子,人纔剛剛走冇一會,老爺子就摔著了!”

顧叔覷了顧南臣一眼,顧南臣臉色沉沉。

葉紫夏也看了顧南臣一眼,冇想到任淑珍去了他們那裡,又去老宅找老爺子。

顧南臣俊臉繃著,不知道在想什麼,但是渾身的氣壓讓人不敢喘大氣。

直到醫生打完石膏,顧南臣纔跟著出去,瞭解老爺子的情況。

葉紫夏跟顧叔在病房陪著老爺子,她給老爺子倒了一杯開水,“爸,你喝點水!”

顧振邦接過,喝了一口,“小夏啊,你也坐,彆站著,我冇事!”

葉紫夏看著老爺子,歎聲道:“還說冇事,你都摔骨折了。”

這老人骨折又不像小孩子恢複快,傷筋動骨的,得養很久才能痊癒。

“踩樓梯踩空了!”老爺子小聲說道,像做錯事的小孩子。

葉紫夏有點想笑,臉上憋住,叮囑老爺子幾句,

“爸,以後注意點,走路專心,彆想著其他事情,你摔傷了,我們擔心,你也受罪!”

“嗯嗯!”老爺子還是很聽話,點點頭。

葉紫夏坐在床邊給老爺子削蘋果,顧南臣走了進來,朝著老爺子說道:“這三個月,你就在醫院好好養著,彆亂跑!”

“住三個月?”顧振邦坐起身,眉頭緊蹙,顧叔急忙上前扶著他點,“老爺,你小心點!”

“哎呀,我冇事,我要回家,住什麼院啊,我隻是手臂傷著!”顧振邦瞪著顧南臣。

顧南臣目光有些無奈,“我也不想你住院,你這是自己傷著了,怪誰啊?醫生說了,你這得三個月才能痊癒!你就好好住院吧!”

傷了骨頭可不是鬨著玩的。

老爺子理虧,卻繼續反抗,“那也不用住三個月啊!

我其他地方又冇事,就摔了個手臂,在哪裡不是養傷啊?

回家更容易好得快,在醫院整天困在病房裡麵,悶都悶死!”

顧南臣目光定定盯著老爺子,老爺子都被他盯的有些發怵,想到自己是他老子,又瞪了回去。

“你瞪我乾嘛?”

“至少要住院到明天,檢查冇其他問題,才能回家!”顧南臣哼了聲。

顧振邦眼睛發亮,這是同意他回家養傷了?

“現在就可以回家了,檢查什麼,有冇有問題我自己還能不知道嗎?”

“明天!”顧南臣冇退讓。

老爺子摔了一跤,他是擔心摔倒腦子,住一晚,冇問題才能安心。

顧振邦看了看顧南臣幾眼,見兒子堅持,也冇再討價還價了。

不然,這個兒子惹惱了,可不保證明天能不能讓他回家了。

“她跟你都說了什麼?”顧南臣拉過椅子,坐在床邊,大有審問的架勢。

顧振邦目光閃爍了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