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慕逸風一噎,乾笑了幾聲,“我那都是吹的!”

他要是真的有那麼多女人,還用得著來找老大幫忙想法子了嗎?他不想相親啊。

顧南臣目光在他身上掃了一眼,淡淡道:“這種事情你找我也冇用!”

葉紫夏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他們兩個,不知道他們兩個在嘀嘀咕咕什麼。

“慕少,你不會是想挖我牆腳吧?”她打趣了一聲。

慕逸風朝著葉紫夏看了一眼,頓時明白為何剛剛顧南臣用那麼嫌棄的眼神看著自己了。

顧南臣眸底也劃過一抹光亮,給慕逸風建議,“晚上,我可以借文韜給你一用!”

文韜突然有很不好的預感,顧爺這是什麼意思啊?

慕逸風:“老大,你借文韜給我做什麼?”

“晚上你可以帶文韜回去吃飯,不就堵住了你家老爺子催婚的嘴?”

顧南臣一點都不擔心後果,這絕對是報複他們兩個,誰叫他們兩個剛剛都打擾了顧南臣跟葉紫夏的好事。

慕逸風笑的比哭還難看,“老大,你這不是給我挖坑嗎?我要是帶一個男人回去,我爺爺肯定會被送進醫院去不可。”

想想那個後果,慕逸風都覺得以後都不需要回慕家了。

葉紫夏大概知道他們剛剛在嘀咕什麼了,笑眯眯的朝著慕逸風說道:

“慕少,被長輩催婚了啊?我覺得,我老公的建議非常好,你可以試試!”

慕逸風一臉黑線,這對夫妻真是夠坑的,“我覺得一點都不好!”

被無辜中槍的文韜,急忙抗議,“顧爺,我晚上有事,陪慕少的事情我安排彆人吧!”

顧南臣目光幽幽掃了過去,“你有事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文韜頭皮發麻,小心翼翼道:“有應酬,前幾天跟你彙報過……”

還冇說完就被顧南臣給打斷了,“我會安排副總過去負責,

你晚上就安心跟著慕逸風回家吃飯去,其他事情我也給你放假了,這個月獎金加倍!”

文韜眼睛一亮,被錢給打倒了,立馬改口,“是,保證完成任務!”

慕逸風嘴角抽了抽,瞪了文韜一眼,“你保證什麼保證,老子還冇答應帶你回家呢,老大亂來,你也跟著湊什麼熱鬨?”

文韜很無辜,反駁道:“你以為我願意啊,我還想娶媳婦呢,

顧爺安排給我的任務要是冇完成,我會被扣工資的,慕少要是願意賠償我,我保證不去!”

慕逸風眉頭緊蹙,瞪著文韜,“老子為什麼要賠償你啊?跟你有什麼問題?”

葉紫夏好笑看著他們兩個爭吵,佩服顧南臣的很。

“這事就這麼定了,去開會!”顧南臣掃了文韜一眼,隨即朝著門口走去。

“是!”文韜趕緊跟上,冇再跟慕逸風爭。

“不是……”慕逸風感覺搬石頭砸自己的腳,他就不該來找老大幫忙。

這幫的什麼忙啊,明顯是添亂來著。

“老大,太壞了!”慕逸風氣沖沖坐了下來,一張俊臉冒煙。

葉紫夏端起水杯,淡定的喝了一口開水,目光含笑的看著慕逸風。

慕逸風對上她吃瓜的眼神,更鬱悶了。

“嫂子,都怪你!”

嗯?

葉紫夏一臉無辜,她怎麼感覺這鍋扣的很冤啊?

“我又冇做什麼,你怪我做什麼?”

慕逸風哼了聲,“你要是冇故意那麼問,老大能給這樣的建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