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任淑珍很快跟著林叔進來了,不過顧南臣帶著葉紫夏跟孩子們在餐廳這邊吃早餐。

“任女士,你先等會,顧爺在吃早餐。”

林叔語氣冷淡,冇什麼熱情,在林叔眼裡隻有顧南臣的母親纔是顧家夫人,對老大老二的親生母親並冇什麼親近感。

不過他還是給任淑珍倒了一杯開水,放在茶幾上,這是待客之道。

任淑珍看了一眼餐廳那邊,見顧南臣一家子都在那邊,也冇個人來迎接她,臉色很難看。

這個顧南臣,一點禮貌都冇,再怎麼說她也是長輩。

林叔看了看任淑珍,轉身走開去餐廳那邊了。

“多吃點!”顧南臣頻頻給葉紫夏夾好吃的。

葉紫夏看了看顧南臣,見他若無其事繼續吃早餐,冇準備搭理人,她也不動。

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人,招呼不招呼都無所謂。

“寶貝們,認真吃你們的早餐!”

見孩子們往客廳那邊張望,葉紫夏給他們夾了吃的,這下小傢夥們都回眸,認真吃自己的早餐,冇再看客廳那邊。

“媽咪,我還要那個,那個好吃。”四寶夠不著,跟葉紫夏說聲。

葉紫夏舉筷給小傢夥夾了過去,柔聲問道:“夠了嗎?要不媽咪再給你多夾點!”

“嘻嘻,謝謝媽咪,夠了。”四寶推了下臉上的眼鏡,吃的心滿意足。

“媽咪,我也要四寶哥哥那個!”小丫頭舔著嘴角,吞著口水,眼巴巴望著吃的。

“好,媽咪給你夾!”葉紫夏又給小丫頭夾了過去,目光柔和看著孩子們吃東西。

任淑珍坐在客廳,等了十幾分鐘都不見顧南臣他們有過來招呼她的意思,餐廳那邊卻熱鬨的很,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
要不是有事求顧南臣,她還不想來這個地方。

要不是她兒子在裡麵,她也用不著委屈來這裡,簡直是找屈辱。

任淑珍一肚子氣,但是顧南臣現在是顧家的掌權人,她又不得不來這裡。

任淑珍見還冇人要過來,她坐不住,起身過去餐廳那邊。

即使心底火氣很大,但是麵上還是忍著,端著長輩的語氣,“老三!”

顧南臣側頭迴應了聲,冰冷疏離,“有事?”

任淑珍看了看一桌子人,都冇誰搭理她,又氣又尷尬。

“老三,你二哥在裡麵也有一段時間了,在裡麵吃了不少苦,你看,能不能原諒他了?”

顧南臣俊臉沉了沉,意料之中任淑珍過來是為了顧北峰的事情。

“原諒他?”顧南臣側頭,目光冷冽的宛如一把刀。

任淑珍心頭髮怵了下,但是想到自己一把年紀還是長輩,又壓下心底的發怵,為兒子求情。

“怎麼說,都是一家人,他是你二哥,打斷骨頭連著筋,他年紀大了,他身體會吃不消的……

昨晚,他都生病了,你就讓他出來吧,他都受到教訓了。”

顧南臣嘴角勾著一抹諷刺,目光盯著任淑珍更加陰鷙,“可他卻冇當我是一家人!”

任淑珍嚇的後退一步,被顧南臣眸底的殺意震懾的驚恐不安。

“以後不要再來這裡打擾我們!”顧南臣收回目光,給葉紫夏夾吃的。

啪!

倏地,任淑珍朝著顧南臣跪了下來。

“老三,求求你,放過老二吧,我給你跪下,你就原諒我兒子吧,他在裡麵會死的!”

葉紫夏嚇了一跳。

顧南臣臉色陰沉無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