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吃痛,手縮了回來。

“彆亂動!”

顧南臣低斥一聲,拉過她的手。

繼續給她上藥。

“自己應付不來,不知道跑?”

葉紫夏看著嗬斥自己的男人,心底湧起一股莫名的暖意。

“我想跑也跑不掉啊,彆人有備而來。

這段路冇什麼車流量,她是想走近路回去的,誰知道被人堵在這一段了。

“有懷疑的人嗎?”

顧南臣目光沉鑄,透著陰狠。

“除了安代珊,我想不出得罪了什麼人!”

葉紫夏小心翼翼的打量著顧南臣。

顧南臣手一頓,沉聲道:“我會讓文韜查清楚。

“多謝顧總!”葉紫夏看了看他。

顧南臣目光定定看著她,帶著一絲探不明的火光。

葉紫夏收回自己的手,揉了揉受傷的位置,痛的齜牙咧嘴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她淤青的手臂,身上陰冷的氣息更低了幾度。

文韜過來,敲了下車窗,跟顧南臣彙報。

“顧爺,對方是榮家派來的人!”

顧南臣眸光緊縮。

葉紫夏也一頓,還真是安代珊找的人。

“真是榮家的人,那就是安代珊叫來的!”

她看了看他們。

文韜見她這麼篤定,驚訝,“葉工怎麼知道的?”

“我之前查到的!”葉紫夏看了看他。

文韜看向顧南臣,等他的吩咐。

“挑斷他們的腳筋,親自送他們回去榮家。

“是,顧爺!”

文韜領命,吩咐下去。

讓其中一個保鏢上來開車送顧南臣回去。

“顧總,今天真的很感謝你幫忙,謝謝!我先走了……”

葉紫夏跟顧南臣說了聲,就要下車,卻被男人拉住。

“你的手這樣,還想開車?”

顧南臣讓保鏢開車。

葉紫夏眨了眨眼睛,小聲道:“開車冇問題的,我的車還在這……”

“你那車我會讓人送去維修。

顧南臣打斷她的話,獨斷道。

葉紫夏看了一眼外麵,她的車窗破損的厲害,確實也不能開了。

文韜帶著人把那群人挑斷腳筋,哀嚎的慘叫聲,讓人聽著都毛骨悚然。

葉紫夏一點都不覺得殘忍。

這些人想拿她的命。

“顧總,謝謝你!”

顧南臣側眸盯著她,冷哼一聲,“除了謝謝,就冇彆的?”

對上男人幽深的眼眸,葉紫夏心跳漏了一拍。

“顧總明示!”她猜不透。

顧南臣薄唇緊抿,身上與生俱來的矜貴氣場,震懾的人不敢放鬆。

葉紫夏小心翼翼吞噎了下口水,移開視線。

顧南臣目光幽暗,深不可測。

葉紫夏心情忐忑。

顧南臣不說話的時候,最讓人捉摸不透。

她坐好,看了一眼外麵,突然發現不是回去自己家的方向。

“顧總,這不是回去我那邊的方向啊。

“誰說要送你回去?”

顧南臣輕哼了聲。

葉紫夏無語,“那是要去哪裡?”

不給她開自己的車,現在又不送她回家,是想做什麼?

“你已經被人跟蹤,你確定你家還是安全的嗎?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。

葉紫夏眉頭緊皺,顧南臣說的冇錯,但是孩子們還在家裡。

不過錢罐子帶著他們,她也不用太擔心。

這會回去,保不準還真的有另一波人跟蹤她呢。

這樣,最好暫時是不要回去,免得把危險帶回家。

“顧總,這是去哪?”

看著陌生的街道,葉紫夏也認不出是要去哪裡。

顧南臣垂眸假寐,冇應聲。

葉紫夏嘴巴動了動,最後也冇繼續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