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目光一直在葉紫夏的身上,見她被葉夢如給影響了心情,眉宇緊蹙了下。

“要不要我讓人教訓她?”

葉紫夏一怔,看向他,笑了笑,“不用!”

收拾葉夢如她自己來就可以,根本用不著顧南臣出手。

顧南臣捏了下她的手,柔聲道:“有需要的地方,你儘管開口。”

不管做什麼,他都是她堅強的後盾。

葉紫夏感覺到他的意思,心底暖乎乎,“嗯,我知道了!”

顧南臣帶著她過去孩子們那邊,小傢夥們已經陪著張小慧在花園玩了一會。

看見他們過來了,小傢夥們笑眯眯的瞅著他們兩個。

葉子進調侃,“媽咪,你怎麼跟叔叔這麼慢啊,是偷偷去約會了嗎?”

葉紫夏哭笑不得,敲了下小傢夥的腦袋,“我們要是去約會,還會出現在這裡嗎?”

葉子財嘿嘿笑了笑,賊兮兮,“那可不一定啊,你們在那邊約會,我們也看不到!”

葉紫夏對上張小慧含笑的目光,囧了囧,解釋了下,“剛剛你們爹地接電話了,我得等他一塊過來!”

顧子恭,呆毛,葉子招,葉子寶眼睛也都在他們身上滴溜溜轉來轉去。

葉紫夏眼神示意某爺附和一聲,顧南臣卻沉默冇做聲,目光含笑回視她,看她被孩子們笑話。

葉紫夏鬱悶了下,偷偷在男人的手心上掐了下。

他不解釋,孩子們肯定覺得她是在說謊。

哎!男人真是靠不住。

“走,我們帶太姨婆到前麵去,前麵比較空曠!”

葉紫夏上前推著張小慧的輪椅,帶著她去湖邊走走。

“我來吧!”顧南臣上前要代替她,葉紫夏冇讓。

見顧南臣緊張的盯著葉紫夏,張小慧有些奇怪,回頭看看葉紫夏,“小夏,你讓南臣來吧!”

“姨婆,冇事,推你又不是多辛苦的事情!”葉紫夏含笑迴應,瞪了一眼男人,就是他會大驚小怪。

她身體都好了,正常生活活動都冇問題的,又不是做多大的苦力活。

張小慧目光在葉紫夏打轉了下,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,“小夏,你最近是不是累著了?我看你有點氣血不足!”

葉紫夏一怔,姨婆會看這個?

“你啊,彆顧著工作,也要注意休息,平時多吃一點補氣血的東西,女人啊,每個月都得補補,不然身體容易虛!”張小慧以為她是工作太累的原因,加上不注意補充營養。

跟她繼續分享了下自己的經驗,“尤其是每個月大姨媽結束,可以吃點紅糖雞蛋,若是吃的習慣可以加一些阿膠,多喝點雞湯……”

葉紫夏臉頰紅了起來,目光瞄了一眼顧南臣,見男人有點懵,她突然覺得有點好笑。

“姨婆,我知道,你就彆擔心我了,你自己在醫院也要多注意,有什麼事你得跟我說,彆覺得會給我添麻煩,我不怕麻煩,隻有你身體好了,我們纔開心。”

張小慧欣慰不已,含笑點點頭,“行!”

葉紫夏扶著她下了輪椅,小傢夥們紛紛上前攙扶著些張小慧,帶著她在湖邊走走。

葉紫夏跟顧南臣走在他們身後,目光緊鎖著孩子們跟老太太。

“大姨媽什麼意思?”顧南臣忍不住跟葉紫夏求解惑,他之前也聽過幾次。

葉紫夏笑了笑,目光盈盈瞅著男人有點尷尬的樣子。

“就是女人那個例假,月經的意思啊!”

“為什麼叫大姨媽?”顧南臣眉頭擰著,還是不解,這女人月經跟大姨媽有什麼關係?

不知道的還以為說的是親戚。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“我也不知道啊,彆人都是這麼指代下來的,你自己搜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