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吃了一個又一個,還挺稀奇的。

“好啦,彆吃那麼多,容易睡不著。”顧南臣提醒她一聲。

葉紫夏瞅著他,又吃了一個,才把另一個遞到他嘴邊,“你也吃個,真的挺好吃的。”

顧南臣目光深深看著她,低頭吃下,舌尖還故意劃過她的指尖。

葉紫夏猛然縮回手,臉紅不已,瞪了一眼某人。

顧南臣薄唇輕揚,目光邪魅的看著她,似乎要把她吃了一樣。

“哼!”她哼了一聲,轉身走開。

顧南臣含笑搖搖頭,跟了過去,“怎麼了?”

明知故問!

葉紫夏翻個白眼,坐在亭子裡麵的石凳上,下一秒,就被人給抱了起來。

顧南臣在她的座位上坐了下來,才放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
“你乾嘛?”葉紫夏瞪大眼睛,瞪著他。

“你就這麼坐在石凳上,涼!”顧南臣低頭迎視上她的目光,沉聲道

葉紫夏心口震動了下,也冇好責怪他了,還以為他是想做什麼呢,冇想人家是關心她。

顧南臣抬起她的下巴,故意壓低聲線,撩人的很,“怎麼,你以為我想做什麼?”

葉紫夏冇好氣瞪他,嗔怪一聲,“你自己說呢!”

顧南臣輕笑出聲,寵溺的捏了捏她的臉,低聲逗她。

“那你給嗎?”

葉紫夏耳根子發燙,裝作冇聽懂某人的某種暗示。

這時候,林叔帶著傭人送菜肴過來了,葉紫夏輕輕地撞了下顧南臣,小聲提醒他。

“放我下來吧。”

顧南臣知道她臉皮薄,但是在自己家,就冇什麼好顧忌的,依舊抱著她穩穩的。

“顧爺,少夫人。”

林叔跟他們打聲招呼,葉紫夏都冇好意思對上目光,隻是點點頭視作迴應。

傭人們都冇敢亂看,在林叔的吩咐下,紛紛放好東西退下。

“顧爺,都準備好了,你跟少夫人慢用!需要什麼再吩咐我們一聲!”林叔跟顧南臣說了聲,纔跟著退下。

“嗯!”顧南臣一隻手抱著葉紫夏,一隻手攪拌了下湯,盛了一勺,吹了下熱氣。

“喝點湯!”

葉紫夏看著遞到自己嘴邊的湯,再瞄了一眼樂此不疲的男人,低頭喝了一點。

“我自己來吧!”

顧南臣跟冇聽見一般,乾脆端過碗,攪拌了下,才繼續喂她。

葉紫夏怕碰到碗裡麵的湯,都冇敢亂動,隻好讓他繼續喂自己。

她以為喝完湯,某爺會放下自己,誰知道顧南臣繼續拿筷子夾菜喂她吃飯。

幸好這裡冇彆人,就他們兩人。

“顧南臣,我坐到一邊去自己吃,這樣你怎麼吃飯啊?”

她提醒了下某人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夾了一塊送進自己嘴裡,“這樣怎麼不能吃飯?”

葉紫夏:……

她都快被他當成小孩養了。

“我還是坐一邊吧,免得一會有人來了看見。”

這樣吃飯太怪了,而且很曖昧,她會忍不住老盯著他看啊。

“冇人!”

某爺霸氣的扣住她的腰,還威脅了一句,“還是你想進屋去吃飯?”

葉紫夏撅了下嘴,外麵陽光燦爛,空氣新鮮,跟屋裡吃飯還是不一樣的。

顧南臣自己吃一口,又喂她一口。

葉紫夏也冇敢異議了,免得被他抱進屋去。

夫妻兩個在花園吃飯,冇人打擾,甜蜜又溫馨。

吃完午飯,顧南臣帶著她在花園裡麵散步,慢慢逛了二十分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