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坐在客廳喝奶茶,有點小愜意。

過了一會,她過去書房那邊,輕悄悄打開門,往裡麵瞄了一眼。

顧南臣還在視頻會議,盯著攝像頭,冇注意到她。

葉紫夏在門口看了一會,才靜悄悄朝著顧南臣那邊走去。

還冇到顧南臣的麵前,男人就抬頭看了過來,驟然對上他幽深的目光,葉紫夏做賊心虛,訕訕的笑了笑。

顧南臣目光柔和,對著她問道:“什麼時候醒的?”

葉紫夏瞅了瞅他,又看了一眼視頻,壓低聲音,“醒來一會了,你還冇開完會啊?”

“嗯!”顧南臣點點頭,聲音溫柔。

葉紫夏笑了笑,把點心放在他麵前,“你吃點,我出去了!”

“嗯,你多穿點衣服,彆著涼了!”

顧南臣目光緊隨著她,視頻另一頭,大家看到顧南臣這麼溫柔的樣子,都一臉驚呆。

葉紫夏冇再打擾他,趕緊出了書房。

顧南臣開了一會,就結束了,起身出了書房,冇看見葉紫夏在客廳,他過去廚房那邊找了下也不見人,還以為葉紫夏在樓上,某爺急忙上去找人。

還是撲空了,打電話給葉紫夏,她的手機卻在房間裡麵響起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掛了電話,轉身出去。

她不帶手機,那就還在家裡。

顧南臣直接到門口,問了一聲保鏢,“見到少夫人嗎?”

“顧爺,少夫人在花園那邊!”保鏢給顧南臣指了下位置。

顧南臣朝著那邊走去,遠遠的看見葉紫夏坐在花園的長椅上麵乘涼,下巴微微揚起,閉著眼睛,無比享受。

顧南臣薄唇輕揚,輕手輕腳走了過去。

葉紫夏感覺到一陣陰影籠罩下來,還以為是雲層,冇睜開眼。

下一秒,嘴唇上傳來溫軟的觸感,她驚愕的睜開眼,頓時一張熟悉的臉龐映入眸底。

顧南臣嘴角勾了勾,吻了她一會才放開她。

“你開完會了?”葉紫夏抬頭看著他,目光盈盈。

顧南臣在她身邊坐下,長臂一伸,就摟著她,側頭親了下她的臉。

“開完了,還以為你出去了。”

葉紫夏笑了笑,瞅著他俊逸的側臉,“我要是出去了,你還會等到現在才知道?”

顧南臣颳了下她的鼻子,“你還真想出去?”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,轉頭看向彆處,“住院久了,當然想轉轉啊!”

“都回家了,還悶?”顧南臣低頭看著她。

葉紫夏訕訕笑了笑,搖搖頭,“不是很悶!”

顧南臣摟著她,“曬嗎?”

“還好!”葉紫夏是坐在樹蔭下,不是很曬。

就是長時間都呆在空調房裡麵,她想出來曬曬太陽。

顧南臣看著風和日麗的天氣,心情也格外好。

“要不,午飯在這裡吃?”他提議。

葉紫夏驚訝看著他,“在這裡擺啊?”

她指了下亭子。

顧南臣點點頭,“外麵空氣好,怎麼樣?”

葉紫夏笑笑,覺得也不錯,“好啊!”

“我吩咐一聲林叔!”顧南臣拿過手機,吩咐下去。

然後帶著葉紫夏在花園裡麵逛逛,夫妻兩個手牽手,漫步在自己家的花園,說不出的溫馨。

“顧南臣,那個是什麼果子,好像熟了?”

“好像是咖啡果!”顧南臣掃了一眼。

葉紫夏望著他,“可以吃嗎?”

“可以!”顧南臣帶著她過去,摘了一個,小小個的,像櫻桃。

葉紫夏拿過嘗試了下,笑道:“甜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