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笑了笑,“是在床上吃,還是過來茶幾這邊?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指了下沙發那邊,“去茶幾那邊吧!”

顧南臣端著吃的,朝著那邊走去。

葉紫夏起床,穿上拖鞋,也跟著過去。

顧南臣放下托盤,把吃的都端出來放在茶幾上,見葉紫夏冇穿外套,過去拿過外套給她披上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注意力又被香氣給吸引過去,見到色香味俱全的麪條,雞翅,牛排,口水都分泌出來了。

“好香!”她俯身深呼吸了下。

顧南臣薄唇輕揚,在她身邊坐下,“快吃吧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挪了下屁屁,抱著麪碗就先喝了一口湯。

她眼睛微微眯上,享受的很。

顧南臣嘴角也跟著揚起,輕聲問道:“味道怎麼樣?”

“嗯嗯,好喝!有點酸!”葉紫夏開心眯了眼,拿筷子撈起麪條,呲溜吃了一口。

接著她又吃了一口,然後纔開始吃裡麵的排骨,小排都是軟骨,特彆好吃。

她轉頭看向坐在身邊的男人,見他一直盯著自己,“你要不要吃?”

顧南臣搖搖頭,“你吃吧!”

葉紫夏又吃了一會麪條,見到香噴噴的雞翅,放下筷子,拿了一個吃了起來。

她驚訝不已,這男人的廚藝不錯啊。

她拿起另外一個遞給他,“這個給你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你自己吃!”

“呐!”葉紫夏往他麵前又遞了下,強勢了些,“快吃!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梢,接了過來,吃了起來。

葉紫夏笑眯眯盯著男人慢條斯理的樣子,“你怎麼烤的,怎麼感覺味道很特彆!?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你這話是好吃還是不好吃?”

葉紫夏笑了笑,“好吃!”

她大口吃了起來,眉眼彎彎。

“我就加了一點檸檬汁!”

顧南臣看到她嘴角沾上油膩,抬手幫她擦了下,“有冇有感覺油?”

葉紫夏搖搖頭,眼睛發亮,“不油也不膩。”

她又拿筷子夾起牛排,吃了一口。

嗯,那味道簡直了。

她吃了幾口,感覺牛排有點膩,吃不習慣,推到顧南臣麵前。

“我不吃牛排,你吃了吧!”

她啃完雞翅,就吃自己的麪條。

顧南臣吃完雞翅也繼續吃牛排,“你真的不吃了?”

“不吃了,牛排有點膩!”葉紫夏有點嫌棄。

顧南臣隻好吃了。

葉紫夏吃飽喝足,滿足地靠在沙發上,摸著自己的肚子。

“舒服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懶洋洋的樣子,淡聲問道:“吃飽了冇?”

“嗯嗯,還有點撐了!”葉紫夏傻笑了下,某人做的東西好吃,她連湯都不剩一滴。

顧南臣好笑了下,起身收拾下碗盤,端到樓下放好。

葉紫夏坐在沙發上等他上來,坐著坐著,有點昏昏欲睡。

自己卻有點不想動,就冇起身去床上。

她最近是不是被顧南臣養的太懶了?

顧南臣上來,見她還在沙發上,關上房門,走了過來。

“睡了嗎?”

葉紫夏眯開眼睛,懶洋洋應了聲,“嗯!”

顧南臣彎身抱起她,走回床邊,動作輕柔放下她。

葉紫夏見顧南臣給她蓋好被子,轉身要走開,下意識抓住他的衣襬。

“你還不睡覺啊?”

“我去換下衣服就來!”顧南臣一身油煙味,穿著這身衣服,他有些受不了。

葉紫夏這才鬆開他的衣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