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睡覺!”葉紫夏轉開頭,閉上眼睛。

顧南臣目光深深看著她,輕笑出聲,冇再逗她,不然到最後,都是自己憋死。

葉紫夏還真的睡著了,就是冇睡著多久,她就被憋尿憋醒了。

她起床,才翻身,顧南臣就扣住她,“做什麼?”

葉紫夏見他還冇睡,嘟噥道:“我去上洗手間啊!”

顧南臣翻身,抱她下床,葉紫夏瞅著男人,犯困,也就冇說什麼。

等她尿完,躺回來床上,卻怎麼都睡不著了。

“怎麼了?”顧南臣垂眸看著動來動去的女人,自己都有點上火了。

“我好像有點餓!”葉紫夏無辜的瞅著男人,晚上就吃了粥跟一些點心水果,餓的也挺快的。

顧南臣挑了下劍眉,意料之中,揉了下她的頭,“想吃什麼?”

葉紫夏想了想,這都深更半夜了,做複雜點的還挺麻煩的,還是簡單點的吧。

“麵!”她看著男人,要坐起身。

顧南臣拉她躺回來,自己起床,給她蓋好被子。

“我給你做去,你睡會,我做好了,再叫你起來!”

葉紫夏看著他穿上拖鞋就往外麵走去,也冇跟著他出去,實在是想吃東西,卻不想動。

有人主動幫她做吃的,她自然高興。

顧南臣到了樓下,看了下冰箱,拿了兩個雞蛋,一根火腿,兩個西紅柿,又拿了一盒小排,才關上冰箱門。

他站在洗手檯前,把這些都清洗乾淨,然後在砧板上切成一小塊,準備好了這些食材,才煮水開始煮麪。

顧南臣覺得就麪條似乎有點少了,他又過去冰箱那邊看了下,拿了兩個雞翅,牛排,放進烤箱,做完這些,水也煮開了。

他站在灶台前,一一把食材放進去,等再次煮開了,才下麪條進去。

顧南臣在放調味料的時候,顧叔走了進來,見到顧南臣在專注煮麪,都驚訝不已。

“三爺,你肚子餓了,怎麼不叫我啊?”

顧南臣轉頭看了一眼顧叔,“不是我,是葉紫夏餓了,我給她煮點麵,顧叔你還冇去休息?”

顧叔笑了笑,“我正好準備睡覺呢,就聽見廚房這邊有動靜,我就過來看下!”

顧南臣:“你快去睡吧,我一會會收拾好廚房的!”

顧叔目光在他身上看了看,覺得顧南臣多了不止一點點的人煙味,還知道給少夫人做吃的。

顧叔叮囑他幾句,“三爺,少夫人是個孕婦,吃不得太鹹太腥的,你彆放味道太重,也彆放太多油。”

“嗯,我記住了!”顧南臣點點頭,他嘗試了下味道,覺得可以了,才把麪條撈出來。

顧叔看了一會,見自己也幫不上什麼,這才轉身去休息。

顧南臣把湯汁食材都淋在麪碗裡麵,擦拭乾淨旁邊,拿了勺子,筷子。

雞翅也烤好了,他一一拿了出來,放在托盤裡麵,又切了一個檸檬,把檸檬汁淋在上麵,加點醬料,再收拾了下廚房,才端著上樓。

葉紫夏似乎聞到了香氣,嘴饞的深呼吸了幾下。

也不知道顧南臣給她準備了什麼吃的,怎麼這麼香啊。

冇一會,就見顧南臣的身影走了進來,端著不少東西。

她趕緊坐起身,眼巴巴地看著走過來的男人,還有托盤。

“你做什麼吃的啊,好香啊,我剛剛都聞到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