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咬了一口,吃的挺香。

“這東西,以前也不見顧叔做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“那你還是借我的光,才能吃到這好東西了!”

顧南臣掃了一眼她得意的樣子,輕哼了聲,“顧叔還真疼你!”

葉紫夏開心,眉眼彎彎,繼續吃餅。

顧南臣吃完了,乾脆俯身過去,就著她的手,咬了一口。

葉紫夏驚訝看著他,抗議道:“這個是我吃的,你不會去拿一個嗎?”

“那些留給孩子們吃了!”顧南臣應的理所當然。

葉紫夏給他遞了一個冇吃過的,孩子們給了她很多個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,眉頭緊蹙了下,“你吃這麼多個好嗎?”

吃多了容易脹氣。

葉紫夏斜了他一眼,揶揄道:“我都給你一個了,你還想多要?”

“這個吃多了脹氣,你吃兩個就行了!”顧南臣捏了下她的臉頰。

葉紫夏無語的很,她大口大口的吃著,格外有胃口。

傭人還送來了鮮榨橙汁,一家人在花園吃的可開心了。

“怎麼冇看見爸啊!”葉紫夏往主屋那邊看了看。

“爺爺可能在喝茶!”顧子恭抬頭迴應了她一聲,繼續喜滋滋吃東西。

吃完東西,他們纔回去屋裡,老爺子跟顧叔在廚房那邊做點心。

葉紫夏帶著孩子們過去,顧南臣則是去開電話會議去了。

一群萌寶圍著老爺子,老爺子可開心了,熱熱鬨鬨。

夜色酒吧。

顧子路一杯接著一杯酒喝著,白天受的滿肚子窩囊氣,卻又無可奈何。

“一個人喝悶酒,有什麼意思?”

倏地,一個人坐在顧子路身邊,雙腿交疊,揶揄道。

顧子路側頭看了過去,對上對方似笑非笑的眸子,臉沉了幾分。

榮趙誌俯身給自己倒了一杯酒,舉杯碰了下顧子路的杯子,然後仰頭喝了一口。

“這酒不錯!”

顧子路拿過自己的酒,放在自己這邊,沉聲道:“想喝酒,喝你自己的!”

“嘖嘖,這是在哪受氣了?我猜猜,該不會是在你三叔那邊受氣了吧?”榮趙誌不懷好意的笑道。

顧子路臉色陰沉無比,猛的喝完杯中酒。

伸手抓住榮趙誌的領口,一拳就要揮過去,卻被榮趙誌帶來的保鏢給鉗製住了。

榮趙誌拉了下自己的衣服,整理好,身軀靠在椅背上,冇生氣。

嘲諷的看著顧子路,“看來你的氣不小啊!”

顧子路掙紮著,在顧南臣那邊受氣,還得被榮趙誌嘲笑,覺得自己無比狼狽。

榮趙誌勾了勾嘴角,擺擺手,示意保鏢鬆開他。

顧子路得到自由,冇對榮趙誌動手,自知自己動手也鬥不過榮趙誌。

他臉色陰沉,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,坐到一邊繼續喝酒。

“想不想扳回一城?”榮趙誌笑眯眯看著顧子路。

冇在意顧子路不搭理他,繼續說下去,“你三叔權勢在握,都冇把誰看在眼裡,對親兄弟都這麼狠,你就不恨?”

榮趙誌手指在大腿上敲著,“如果你想對付他,我可以幫你!”

顧子路嗤笑一聲,目光陰沉沉,“你就這麼篤定你鬥得過他?”

榮趙誌想做什麼,他也知道。

這些年,都在暗著明著跟顧南臣鬥,也不見榮趙誌贏一回。

榮趙誌臉色變了變,隨即恢複正常,“是人都有弱點,顧南臣現在,弱點可不止一個!”

顧子路眸光閃了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