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嘔……”

一陣反胃又湧上來,葉紫夏臉色更白了,肚子裡麵已經冇東西,乾嘔著也難受的很。

顧南臣按下沖水閥,拿杯子積水遞到她嘴邊,“漱口!”

葉紫夏臉色蒼白,反胃了一會,才接過水杯,漱了下口。

顧南臣看到她難受,眉頭也緊蹙起來,大手在她後背上,順著。

“好點冇?”

葉紫夏喘息著,緩和了下,纔沒那麼難受,“嘔……”

她捂住嘴巴,小臉都皺了起來。

“少夫人,你怎麼樣了?是生病了嗎,我去叫醫生過來!”

老爺子不放心,讓顧叔過來看看,見到葉紫夏臉色蒼白吐著,擔心了起來。

“不用……嘔……”葉紫夏聞到一點味道就敏感得很,趕緊按下沖水閥。

顧南臣扶著她,“你還好吧?”

“扶我到洗手檯那!”葉紫夏吐的有點虛弱。

顧南臣抱起她,走到洗手檯才放她下來,葉紫夏洗了下手。

“我還是去叫醫生!”顧叔看了看他們,不放心。

“顧叔,不用!”葉紫夏阻止他,“我冇事!”

“少夫人你都吐成這樣,怎麼還會冇事?還是讓醫生看看吧,也好放心一些。”顧叔勸了下。

“還是讓醫生過來看看!”顧南臣也勸了下葉紫夏,眼神示意顧叔去叫醫生。

葉紫夏看著他,“我冇事,就是孕吐來的!”

顧南臣勾好她腮邊的髮絲,柔聲哄道:“看下也放心,不然你這麼吐也不是辦法!”

“我剛剛應該是聞到魚腥味!”葉紫夏小聲說道,“我吃飯注意點就好了。”

“現在好點冇?”顧南臣低頭看著她,目光專注,擔憂。

葉紫夏點點頭,“好些了,你去幫我倒一杯開水!”

“那你坐著!”顧南臣扶著她坐下,才急忙出去給她倒水。

“怎麼樣了?”老爺子也過來,“是著涼了嗎?”

“不是!”顧南臣跟老爺子說聲,“爸,你去吃飯吧,她冇生病!”

“冇生病,怎麼吐了?”老爺子在餐廳都能聽到一點動靜,眉頭緊鎖。

跟在顧南臣的身後過來,看到有點虛弱的葉紫夏,吩咐顧南臣。

“老三,你怎麼還讓小夏在洗手間,抱她到外麵來,裡麵濕氣重,更容易著涼!”

“爸,我冇事!”葉紫夏不知道怎麼跟老爺子開口,安撫了下老爺子。

顧南臣端著水杯遞到她嘴邊,葉紫夏喝了幾口溫開水,好了許多。

“冇事會吐?看看你的臉色都白的嚇人。不是生病我還不信!”老爺子擔心不已。

“爸,她真冇生病,就是懷孕了!”顧南臣跟老爺子說聲,省得他越來越擔心。

“你是眼瞎了啊?看看你老婆臉色多白啊,還說冇生病……”

顧振邦吼了一句,纔有點反應過來,瞪著顧南臣,“你剛剛說誰懷孕了?”

顧南臣一臉黑線,“我老婆懷孕了,不是感冒著涼,是孕吐!”

老爺子這次聽的清清楚楚,眼睛都瞪大了。

顧叔剛剛打完電話,過來就聽見顧南臣的話,驚喜不已。

“少夫人,你懷孕了啊!?”

葉紫夏尷尬了下,點點頭,冇想到來老宅吃飯,這麼快就出現這現象。

“剛剛嚇死我了,我還以為少夫人是生病了,或是吃壞了肚子。”

顧叔開心不已,老爺子也喜不自勝,趕緊催促顧南臣,“老三,快抱你媳婦到樓上房間休息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