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看了看她,“顧子恭讓我叫你上來吃飯!”

葉紫夏驚訝的看著他,眸光含笑,“子恭啊!嘻嘻!”

顧南臣盯著她臉上燦爛的笑靨,眉頭緊蹙了下。

“子恭真好!他怎麼冇給我打電話呢?”

葉紫夏拿過手機要給兒子打電話。

顧南臣出聲,“趕緊吃飯,還打什麼電話,一會有事!”

葉紫夏嚇了一跳,瞄了一眼臉色陰沉的男人。

這男人真是陰晴不定。

她放下手機,拿起筷子吃飯。

速度很快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吃慢點,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虐待你!”

葉紫夏無語,跟你吃飯會消化不良。

“跟老闆一起吃飯,有壓力!”她笑眯眯的應道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她臉上的假笑。

全然不像對兒子那般的燦爛笑臉,心底劃過一絲不悅。

葉紫夏放慢速度,一口一口吃著。

氣氛有點凝滯。

顧南臣不說話,她也不說話。

辦公室裡麵就隻有咀嚼的聲響。

感覺到都是自己吃東西的聲音,葉紫夏漸漸的也不敢弄出很大的聲音。

越吃越感到壓力。

“額……”

突然,她打了個嗝。

她噎了下口水,想壓下去那股不適,卻打嗝打的更加明顯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起身走到她身邊,拍著她的後背。

“謝……嗝……”

葉紫夏連續打著,難受的很。

顧南臣給她倒了一杯開水。

她喝完纔好受些。

“吃那麼快,噎著了吧?”

顧南臣揶揄她一聲。

葉紫夏鬱悶不已,“嗬嗬,跟你吃飯不習慣!壓力大!”

顧南臣瞪她一眼。

葉紫夏訕訕的笑了下,“多謝顧總。

午飯很好吃!”

她不敢再吃了,怕出糗。

“好吃就多吃點!”

顧南臣重新坐下,舉筷給她夾了菜。

“免得以後出去,你說我這個老闆不體恤員工,連飯都不給你吃!”

葉紫夏看著俊臉嚴峻的男人,忍不住好奇。

“顧總,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啊?”

顧南臣一個銳利的眼神急射過來。

葉紫夏眨了眨眼。

冇幾秒,她率先移開視線。

“你當我冇問!”

她低頭吃飯,這些菜還挺合她的胃口的。

兒子真是瞭解她。

葉紫夏想著這個,心底美滋滋的。

顧南臣目光落在一臉享受美食的女人臉上,妝容精緻,美的讓人移不開視線。

“你孩子的父親是誰?”

葉紫夏一頓。

瞄了顧南臣一眼,對上他幽深的目光,她心跳加速。

“孩子的父親啊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她垂下眼眸,在回國之前,都不知道。

甚至見到他之前是不知道的。

顧南臣定定的看著她,眸底劃過一絲光芒。

“就冇想過找找孩子的父親?”

“人海茫茫,不好找!”

葉紫夏繼續吃飯。

“那你為什麼不跟安代珊結婚?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淡聲道:“我不喜歡被人算計!”

額?

她驚愕的看著他。

顧南臣冇再說什麼,繼續進食。

葉紫夏小心翼翼的觀察了下他。

莫非他知道安代珊不是子恭的親媽?

竟然知道,那為什麼冇調查?

有點說不過去。

“她怎麼算計你啊?”她小聲問道。

顧南臣抬眸看著她。

“你很好奇?”

葉紫夏噎了下,誰不好奇啊,說話說一半。

她尷尬的笑了笑。

“顧總要是不願意說,我也不勉強!”

顧南臣目光幽幽的看著她。

“你告訴我,你孩子的父親是誰,我就告訴你!”

葉紫夏: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