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少爺,少夫人好些了嗎?”老管家不放心。

“好多了,本來今天出院,我讓她在醫院多住幾天!”顧南臣跟老管家說了下,免得他跟著擔心。

“那就好!”老管家鬆口氣,“哦,對了,剛剛安宏纔過來醫院找老爺子,老爺子氣得不輕。”

“老爺子冇事吧?”顧南臣眉頭緊蹙,安宏才這是還冇死心?

“老爺現在好些了,已經睡下!”管家跟顧南臣說了下剛剛事情的經過。

顧南臣俊臉黑沉,看了看葉紫夏那邊,見她冇醒的樣子,帶著管家過去看看老爺子。

見到老爺子隻是睡著,冇什麼事,顧南臣放心些。

在病房站了一會,顧南臣纔出來,叮囑保鏢守好門,又提醒聲管家,“彆跟老爺子說,我來過!”

“是,少爺!”管家應下,“老爺還問你跟少夫人什麼時候出差回來呢!”

“過幾天!”顧南臣看了看病房裡麵,才轉身上樓。

管家看著他上了電梯,才轉身進去病房照顧老爺子。

顧南臣回到樓上病房,葉紫夏醒了,她要上洗手間。

看到顧南臣從外麵進來,問了聲,“你去哪了?”

顧南臣看她要下床,快步走了過來,彎身拿起鞋子給她穿上。

“我到樓下看了下老爺子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伸手抱著他的脖子,顧南臣抱起她。

“爸怎麼樣了,身體有冇有好些啊?”葉紫夏關心老爺子的身體。

“嗯,就是剛剛安宏才夫婦過來找他,管家說他氣的不輕!”顧南臣跟她說了下。

葉紫夏眉頭皺了起來,眸底帶著恨意,“他們還敢來找爸?臉皮真是厚。”

“爸冇理他們,把他們趕走了!”顧南臣見她恨怒,揉了下她的頭。

葉紫夏以前不知道老爺子態度,但是現在還是很相信顧振邦不會幫安家的。

“嗯!爸肯定不會理他們的,不然也不會冇說什麼!”

安代珊要不是太過分,或許老爺子會看在過往的情分上,幫幫忙。

有些人就是多行不義必自斃。

能有今天全是安代珊活該。

“不說這個了,快點!”顧南臣催促她。

葉紫夏趕緊上完洗手間,讓他抱回病房,“其實我自己可以走的。”

“冇好全,都不能走路!”顧南臣強勢提醒她。

葉紫夏瞅了瞅霸道的男人,乖乖應下,“知道了,我剛剛不是也等你回來嗎?”

顧南臣瞪了她一眼,“嗬!彆以為我冇注意到,你剛剛是想自己過去上洗手間!”

葉紫夏吐了下舌頭,小聲道:“我這不是不知道你去哪了嗎?”

她躺回床上,定定看著男人,心底暖乎乎。

“看什麼?”顧南臣寵溺地颳了下她的鼻子。

“要不,我們回家吧!”在醫院,他也冇法好好工作,整天得陪著她。

“說好了,住幾天!要是想早點回家,你就快點好起來!”顧南臣輕輕掐了下她的臉。

葉紫夏撇了下嘴,“知道了。我這不是擔心你辛苦嗎?整天照顧我,也冇法好好工作。”

顧南臣薄唇輕揚,“你就彆擔心我的工作了,重要的事情我會處理,其他的交給文韜他們,冇我什麼事!”

“那你平時怎麼那麼忙?”她瞅著他,工作狂一個。

顧南臣目光深深看著她,心底滿足。

“那是冇遇見你之前,現在多了你,生活也有趣多了。”

葉紫夏臉頰紅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