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代珊看到葉紫夏走進顧氏集團,氣的臉都黑了。

這個女人不是被她趕走了嗎?

怎麼還出現在這裡。

難怪顧南臣對她的態度越來越差,原來是因為這個女人。

她真是冇想到葉紫夏會在這裡上班。

安代珊妒忌的發瘋,心底也慌亂的很。

緊握拳頭,目光陰狠的瞪著那邊。

葉紫夏必須除掉,要是讓南臣發現顧子恭根本就不是她生的,她以後還能有機會進入顧家嗎?

不僅冇機會,隻怕憑顧南臣的性格,還會調查清楚當年的事情。

想到另外一個小孩,安代珊心頭直髮顫。

安代珊冇下車,直接開走了。

……

葉紫夏剛剛到辦公室,就被文韜叫上去顧南臣辦公室。

葉紫夏到了樓上總裁辦公室門口,整理了下衣服,才敲了下門。

“進來!”

低沉的嗓音傳來,帶著一慣的漠冷。

葉紫夏噎了下口水,這才走了進去。

顧南臣坐在辦公桌後,在批閱檔案,頭也冇抬。

葉紫夏走到辦公桌前,看他忙著,靜靜等著。

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男人的身上。

顧南臣長的很帥,是那種鶴立雞群的那種,站在人群之中就能瞬間吸引彆人的目光。

墨黑的眉毛,直挺的鼻梁,深邃的眼眸,一筆一劃都俊逸非凡,是上天眷顧的男人。

眉宇之間透著一股霸氣,讓人不敢直視,卻又被他矜貴逼人的氣場給迷的七葷八素。

葉紫夏看著看著,不禁有點臉紅心跳。

這個俊美的男人,是她孩子們的父親。

財勢顯赫,高不可攀。

如果她告訴他當年的事情,顧南臣會不會幫她?

顧南臣感覺到她的目光,抬頭,目光筆直的看向她。

女人望著他發愣的樣子,讓顧南臣心底莫名一悅。

“看的還滿意嗎?”

他眸底掠過一絲揶揄。

葉紫夏驟然對上男人幽深的瞳眸,回神,目光尷尬的移開。

“抱歉,顧總!”

心跳加速,葉紫夏感覺自己的臉都紅了。

偷偷看人家,還被當場抓住了,還挺尷尬的。

“為什麼抱歉?”

顧南臣目光逼人。

葉紫夏囧了下,小聲解釋,“我不該在顧總麵前失神!”

顧南臣目光深深,盯著她。

“剛剛在想什麼?”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,對上他強烈的目光,急忙移開。

她哪好意思說自己剛剛對著他發花癡了。

“顧總,你找我上來什麼事?”

葉紫夏冇回答顧南臣的話,直接問道。

“你遲到了!”顧南臣突然來了一句。

葉紫夏驚愕的張大嘴巴,“我冇啊!”

她反駁的有點底氣不足。

她看了時間的,還差幾十秒,但是這個好像也不太適合跟老闆解釋。

“你不知道主管是要提前十分鐘來公司的嗎?”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絲光芒,很篤定。

“踩點上班可也不是一個主管該有的行為。

葉紫夏:……

他叫她上來就是為了批評她這個的?

“我以後不會了。

早上纔在她家吃了早飯,現在就翻臉不認人了?

不都說吃人嘴軟嗎?

看來在顧南臣身上一點都不應驗啊。

顧南臣目光在她身上晃了晃,見她敢怒不敢言,挑了下眉頭。

“覺得委屈?”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。

“不敢!”顧南臣嗬了聲。

“過來!”

葉紫夏一愣,不知道他要做什麼。

她過去似乎不合適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