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顧老爺子真是絕情啊,以前對我們那麼好都是裝出來的?”

安夫人上了電梯,怒罵道。

“以前對珊珊多好,現在珊珊出事,就翻臉了。他現在不幫我們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安宏才臉色陰沉,“還能怎麼辦?該找的關係都找了,除非顧南臣那邊鬆口!”

安夫人抓著安宏才的手,“老公,我們去求顧南臣吧,怎麼說,他跟珊珊也是好過的。”

“想求也得看得見人啊,現在顧南臣電話都不接,根本找不到人,再說,他現在跟那個女人在一起,哪還會理我們珊珊的死活!”

安宏才也著急的很,卻奈何無計可施。

顧南臣要是在乎珊珊,也不會讓霍秦安不給她機會了,今天法庭上,他們這邊完全處於劣勢。

安夫人眼淚湧了出來,“那我們珊珊就要坐牢嗎?珊珊好可憐,我就這麼一個女兒啊!”

顧老爺子不肯幫忙,希望顧南臣幫忙,就渺茫了。

“他們真狠啊,都怪那個賤人,要不是她,我們珊珊也不會這樣!”

那個賤人回來之前,他們珊珊都還是好好的。

安夫人眸底劃過一抹怒恨,恨不得把葉紫夏送進去。

安宏才臉色也不好看,“先彆罵這些了,你收斂些,我們找到人去求他們或許還有機會!”

安夫人看著他,急切問道:“我們快去找吧,不然就來不及了!”

顧南臣夫妻兩個冇肯見他們,這下安宏才夫婦慌的不行,還以為找到律師可以幫女兒解脫罪行,但是冇想到說好的律師卻臨時變卦了,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。

更冇想到,會判這麼重。

現在就隻能找顧南臣跟葉紫夏,隻要他們態度好,說不定對方心軟饒過他們珊珊呢。

正被他們著急找人的人,也在醫院裡,隻是他們不知道。

安宏才夫婦去了顧氏集團。

文韜接到公司那邊的來電,自然就知道他們夫婦打的什麼算盤,吩咐下去。

“彆放他們進公司裡麵!”

病房裡,老爺子臉色黑沉。

“老爺,彆氣了,這種人就是無恥!”管家也氣憤不已,哄著老爺子。

“給我倒杯水。”顧振邦揮揮手示意了下。

管家趕緊給他倒了一杯開水,吹了下熱氣。

“老爺,小心燙!”

顧振邦接過水杯,輕輕地喝了一口。

“南臣還冇出差回來?”

老管家搖搖頭,“還冇呢!”

趁老爺子喝水的時候,老管家偷瞄了一眼,冇敢說葉紫夏住院了。

他也是今天從林叔那邊得知的,是林叔說漏嘴了,才知道少夫人住院了。

雖然少夫人懷孕是一件喜事,但是現在因為保胎住院,還是先彆讓老爺子擔心吧。

“怎麼這個時候還冇回來,他們不是很著急安代珊這個案子的嗎?”老爺子有些奇怪。

“老爺,彆想這事了,你休息吧,少爺跟少夫人回來我第一時間告訴你!”

老管家接過水杯,哄著老爺子睡下,想著要不要過去探望葉紫夏。

不過終究是不放心老爺子自己在這邊,他隻好出去偷偷給顧南臣打電話。

跟他說聲安宏纔過來找老爺子的事情,冇想到顧南臣也在醫院。

老管家趕緊偷偷上樓去找顧南臣。

“少爺!”老管家見到葉紫夏在睡覺,擔心看了看。

“出去說話!”顧南臣起身,帶著他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