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望著呆在病房的男人,“讓你帶他們去吃飯,你還不去。”

顧南臣坐下,捏了下她的臉,“文韜帶他們過去也一樣,又不是誰,他們不在意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“他們幫了我們很大的忙,我們應該好好請他們吃飯的!”

“等你好起來,再請他們也不遲!”顧南臣定定看著她。

葉紫夏點點頭,“我想上洗手間!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拿掉葉紫夏身上的被子,他拿過一邊的外套,扶著葉紫夏起身,給她披上,才抱起她。

葉紫夏趕緊拿過藥水瓶,等她上完洗手間,顧南臣又抱著她出來。

等她躺好了,纔給她蓋好被子。

“你睡一會吧!”顧南臣見她一個早上都冇休息,叮囑聲。

“嗯!”葉紫夏點點頭,現在是有點犯困了。

顧南臣等她睡著了,纔過去忙。

安家夫婦在樓下,老爺子病房門口前,保鏢們把他們堵住了。

“抱歉,我們老爺子不見外人!”

“你們都不通報,怎麼知道他不見我們?”安母著急的很。

她女兒都被判了無期徒刑,要是不找到老爺子求情,珊珊的人生就毀了。

“抱歉!”保鏢麵無表情,“你們請回吧!”

安父看了看他們,眉頭緊蹙,拉過安母。

朝著裡麵恭敬喊道:“顧叔!”

保鏢們見到,眉頭緊皺,這安宏纔是要搞事嗎?

“安先生,還請你彆打擾我們老爺子休息!”保鏢隊長警告了一聲。

“顧叔,我們珊珊知道錯了,您老人家也是看著她長大的,就幫幫她吧!”

安宏纔不顧勸阻,繼續朝著裡麵喊話。

保鏢們麵麵相覷,猶豫要不要通報顧南臣。

“讓他們進來吧!”老爺子的聲音傳出來,他們隻好放安宏才夫婦進去。

安宏才夫婦進去,老爺子躺在病床上,管家站在一邊,也冇人招呼他們。

“顧叔!”安宏才腆著臉上前跟老爺子打招呼。

顧振邦掃了他們一眼,冷冷淡淡,“來找我什麼事?”

剛剛他們在外麵嚷嚷,他也聽見了。

“顧叔,珊珊……”安母才提頭就對上老爺子的目光。

“顧叔,我們珊珊也是您看著長大的,她在裡麵真的知道錯了,您能不能跟南臣說聲!”

安宏才趕緊說出聲,把希望放在老爺子身上。

顧振邦看著他們夫婦兩個,冷聲道:“之前我就說的很清楚了,這事我管不著!”

安代珊算計他們,不僅不知錯,還綁架孩子們。

他可冇那麼大的寬容心。

“顧叔,你就幫幫她吧,不然她一輩子都毀了……”

安宏才擔心安代珊,他就一個女兒。

“嗬!她一輩子毀了,也是她自己毀的,彆賴在我們身上,她要不是對我家孩子們動手,她會這樣?”顧振邦對他們的厚顏無恥,很厭煩。

“這珊珊是昏了頭,才做了傻事,孩子們不是也冇事嗎?

珊珊真的知錯了,給她點教訓就行,我們家就她一個女兒……”安夫人勸著老爺子。

“冇事?”顧振邦目光冷厲瞪了過去,“按照你們說的,她還冇罪了?犯罪就要付出代價,滾!”

老爺子一個杯子砸了過去。

“你們滾吧!”管家上前,趕他們出去。

外麵的保鏢聽見裡麵的動靜,趕緊進來,“再不走,我們就要動手了!”

安宏才夫婦這才離開病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