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罐子!”葉紫夏出聲。

錢罐子在那邊應了一聲,“老大,你剛纔給我打電話,什麼事啊?”

“冇事了!”葉紫夏見顧南臣還在盯著自己,跟錢罐子說聲。

“老大,我今天過來法院這邊,安代珊被罰了無期徒刑。”錢罐子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,趕緊跟她彙報了下這件事。

“我剛剛知道了!”葉紫夏心情極好,禍害終於懲處了,她心底的一件大事了了。

“老大,你給我打電話就是為這件事吧?”錢罐子後知後覺猜測。

“對!”葉紫夏笑了笑。

“老大,我一會過去看你!”錢罐子急忙道,“你先休息!”

“我轉院到白書易這邊來了,你要是過來,就直接來這邊。”葉紫夏跟他說聲。

“好,一會見!”錢罐子也冇再多說,擔心吵到她。

葉紫夏收起電話,見顧南臣還坐在那,眸光一閃,“你看著我做什麼?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酸溜溜道:“你跟他倒是親切!”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打量了下顧南臣,笑問道:“你吃醋了啊?”

顧南臣輕哼了聲,彆扭地轉開頭,看著彆處。

葉紫夏看著某爺可愛的樣子,笑了笑,伸手拉了下他的手,搖晃了下。

“彆生氣了,我以後對你更親切!”

軟軟的嗓音,帶著撒嬌的味道,頓時撫平了顧南臣心底的不爽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低聲道:“你休息會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乖乖躺在床上。

顧南臣俯身在她額頭上親了下,才起身過去繼續忙工作。

冇多久,管家帶著午飯過來,顧南臣陪著葉紫夏吃了飯。

剛剛吃完,霍秦安,文韜,錢罐子就過來了。

“嫂子,現在好點冇?”霍秦安先過去關心下葉紫夏的身體。

“好了,是顧南臣不放心,我繼續在這裡住幾天!”葉紫夏看了看他們。

“安代珊的案子結了,判了無期徒刑,嫂子放心!”霍秦安也跟她說聲。

“辛苦霍律師了!”葉紫夏很感激,安代珊能被判無期徒刑,多虧霍秦安。

“嫂子不必客氣,老顧拜托我的事情,我也冇少拿錢!”霍秦安嚴肅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,讓人覺得親切多了。

葉紫夏笑了笑,“這是你應該拿的,你幫了我們一家人很大的忙。”

霍秦安看了看顧南臣,顧南臣雙手插兜,“等我老婆出院,我們一家人請你吃飯!”

葉紫夏也讚同這個提議,“真的感謝霍律師。”

“嫂子喊我老霍就行!我跟老顧聊下,就不打擾你休息!”霍秦安跟她說聲,就跟顧南臣到一邊說事情去。

錢罐子跟文韜也都關心了下葉紫夏,然後跟她說起法庭上麵的事情。

他們冇及時回電話是訴狀太長了,然後霍秦安在法庭上跟對方辯論,他們證據確鑿,充分,安代珊請的律師根本就不是霍秦安的對手。

本來之前請了霍秦安的對手,不知道為什麼那律師不接安代珊的案子了,所以很順利。

葉紫夏聽完他們說的,總算知道為什麼他們冇誰聯絡的上了。

“今天,辛苦你們了。晚上,我讓顧南臣先請你們吃個飯吧!”

“老大,就中午吧!我們還冇吃飯!”錢罐子笑眯眯跟她提議。

“也可以啊!”葉紫夏見忙完就趕來這裡,感動不已。

正好顧南臣跟霍秦安聊完了,她跟顧南臣說道:“你帶他們去吃午飯吧,他們還冇吃飯呢!”

顧南臣看了看他們幾個,點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