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葉紫夏眉頭皺了下,顧南臣瞪著白書易,沉聲喝道:“你輕點!”

白書易手抖了下,看了看顧南臣,見他臉色黑黑,瞪著自己。

“嫂子很疼?”白書易小心翼翼問葉紫夏。

“還好!”葉紫夏尷尬笑了笑,也就痛了下,她轉頭跟顧南臣說了句。

“你彆凶白少了,哪有紮針不疼的?”

“之前護士給你紮針,你不是說不疼?這說明他不會紮,你才感覺到痛!”

顧南臣繼續瞪著白書易。

白書易:……

葉紫夏無語地抽了下嘴角,她安慰了下白書易,“你彆聽他說的,我沒關係!”

“是我紮的不好!”白書易含笑道,給葉紫夏固定好,然後又調了下藥水的速度。

葉紫夏不好意思看了看白書易,又瞪了一眼某爺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。

“好了,我還有其他事,就不打擾你們夫妻兩了!”

白書易含笑跟他們說聲,收拾了東西就出去了。

“你說說你,你凶人家白少做什麼?人家白少也不是故意的,下次人家都不敢給我打針了!”

顧南臣坐在床邊,拿過一個枕頭放在她手臂下麵。

“我要是不說他,他下次給你打針還是粗心大意!”

他鳳眸定定看著她,“你剛剛不疼?”

葉紫夏抿了下嘴角,不跟他爭辯這個問題。

顧南臣握著她的手,輕輕地撫摸著她的手背。

看到他貼心的動作,葉紫夏心頭暖乎乎,她聲音柔和些。

“你要不要躺會?”

顧南臣鳳眸一閃,“我不困。”

他坐在那,給她撫摸了下手背,過了一會,纔過去忙工作。

葉紫夏拿手機看了一會,文韜冇回電話給顧南臣,她也不好打過去。

肯定是在忙,纔沒空回電話了。

想到孩子們今天都冇找她,葉紫夏就要給他們打電話,才猛然想起來,今天孩子們上學去了。

她給錢罐子打個電話,問問是不是他送的,接過錢罐子的電話打不通。

她看了看顧南臣,見他忙著,就冇問他。

他跟她在醫院,估計也不知道誰送孩子們去學校。

這會,她的手機響了,是葉子招打過來的。

葉紫夏趕緊接通電話,“三寶!”

“媽咪!”小傢夥眼睛不眨盯著她,“媽咪,你好多了冇?”

“媽咪冇事了,彆擔心,本來是出院了,你爹地擔心又讓我再住幾天!”葉紫夏安慰了下孩子。

“媽咪,你在醫院多住幾天是對的。”葉子招瞅著她,眼睛發亮。

看著兒子的小模樣,葉紫夏就開心。

“怎麼就你一個人啊,哥哥弟弟他們呢?”

“他們在上課!”葉子招笑了笑。

葉紫夏奇怪,“他們上課,你不上課嗎?”

葉子招有點心虛,“媽咪,我出來上洗手間,不放心你給你打個電話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“媽咪冇事,你快回去上課吧!不要逃課!”

“那些東西我都知道,上著好無聊。”葉子招嘟了下小嘴,“媽咪,我們放學就去看你。”

“嗯。寶貝,早上誰送你們去上學的?”葉紫夏盯著小傢夥。

葉子招:“錢叔叔啊,他送我們來學校就去法院了好像!”

葉紫夏一怔。

罐子去法院那邊了?

難怪電話打不通。

他們那邊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,一早上都冇點訊息過來。

“媽咪,你是不是擔心結果啊?”葉子招見她皺起眉頭,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