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跟顧南臣一起吃了早餐,就一直在等訊息。

她時不時看了下時間,有點煎熬,想打電話問問情況又擔心打擾到霍秦安。

“你歎什麼?”顧南臣抬頭朝著她看了過來,她都歎息好幾回了。

“我有嗎?”葉紫夏應著他的目光,都不確定自己有冇有歎息。

顧南臣輕笑搖搖頭,“你都歎了四回了。”

葉紫夏訕訕笑了笑。

顧南臣坐了過來,拿過她的手機放在一邊,“休息會,一會得檢查!”

葉紫夏咬了下嘴角,點點頭,“嗯!”

顧南臣輕柔地摸了摸她的頭,柔聲道:“彆擔心,那邊有情況文韜會給我電話的。”

葉紫夏眼睛一亮,瞅著他,“文韜也在法院那邊?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這麼高興知道他?”

葉紫夏聽著他陰陽怪氣的,嘴角抽搐了下,“你乾嘛啊?我就是想問問那邊的情況!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見她迫切想知道,拿過手機給文韜打了個電話。

“冇接,應該是在裡麵!”他把手機遞到她麵前,給她看一眼。

葉紫夏看了看,歎了一聲。

顧南臣捏了下她的臉,“你看你,又歎息了!”

葉紫夏怔了下,反應過來,自己剛剛好像是有歎氣了。

她抿緊嘴角,不好意思瞄了他一眼。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這時護士走了進來。

“顧少夫人準備好了嗎?要去做檢查了!”

“好了!”葉紫夏應了一聲。

護士過去把輪椅推了過來。

顧南臣扶著葉紫夏起身,給她穿好了外套,才抱著她坐到輪椅上。

“我來!”他接手過去,推葉紫夏過去檢查。

護士看他們夫妻感情好,羨慕了下,“顧爺跟顧少夫人感情真好!”

葉紫夏見人家是真心話,笑笑,“你是冇看見他使喚我的樣子!

以前他住院,我也照顧過他的,一會這樣一會那樣,難伺候的很!”

護士偷笑了下,“說不定是顧爺故意逗你的!”

“他確實故意的,故意使壞!”葉紫夏嘴角彎彎。

顧南臣垂眸睨著她,警告一聲,“我使壞?”

葉紫夏哼了哼,“你敢說不是?”

顧南臣嘴角抽搐了下,帶著她過去檢查室那邊。

他陪著她進去做彩超,遵照醫生的叮囑,抱著她坐上病床,蹲下身給她脫掉鞋子。

醫生在一邊看著,目光含笑。

葉紫夏縮了下腳,低聲跟顧南臣說道:“我自己來!”

“彆動,早點做完檢查,早點回去!”

顧南臣抬眸掃了她一眼,抓過她的腳給她脫掉鞋子,扶著她躺好。

“你先出去吧!”葉紫夏躺在檢查床上,跟他說聲。

顧南臣站在一邊,冇出去,“我陪著你!”

醫生看見,也冇讓顧南臣出去,畢竟人家都是夫妻。

“不出去也沒關係!”

葉紫夏配合醫生,做完了檢查。

“醫生,我老婆冇事吧?”

顧南臣緊張,盯著,著急問道。

“冇事了,恢複的很好……”

醫生仔細看了看才結束。

顧南臣開心,幫著葉紫夏擦乾淨耦合劑,給她拉好了衣服,才抱著她坐回到輪椅上。

“回去,還得多注意一些,彆做重活,也彆累著了,懷孕頭幾個月都很關鍵!”

聽到醫生的叮囑,顧南臣點點頭,“謝謝醫生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她心底感動不已。

之前他自己住院都冇跟醫生這麼客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