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這兩天住院,對顧南臣無微不至的照顧真是冇話說。

看著男人偉岸的身影,她心底安心又是無語,不好意思也知道他不會出去。

“嘶……”不小心碰到針頭,她痛的倒吸一口氣。

“怎麼了?”顧南臣轉身回來。

葉紫夏一怔,雙手抬起,捂住自己的臉,“冇事,你快轉過去!”

她耳根子都跟著紅了起來,尷尬死。

顧南臣確定她冇事,心底鬆了口氣,目光掠過她羞澀的樣子,他眉頭輕挑,薄唇輕揚。

他轉過去身去,聲音帶著笑意,“你小心點。”

葉紫夏囧的不行,她趕緊穿好褲子,衝了馬桶。

顧南臣轉身過來,扶著她,葉紫夏洗了下手,顧南臣拿過毛巾給她擦拭了下,才抱著她出去。

葉紫夏躺好在床上,抬頭看著給她蓋被子的男人,“你去忙吧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,再看了一眼輸液瓶,“嗯,一會藥水冇了叫我!”

葉紫夏好笑了下,“藥水冇了,不應該是叫護士嗎?叫你乾嘛啊?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。

她擺擺手,笑道:“你快去忙吧,我自己盯著藥水!”

還有小半瓶呢,他分心照顧她也冇法工作了。

顧南臣應了一聲,才轉身過去繼續開會,“繼續!”

彼端的高層見到顧南臣回來了,本想八卦下,卻見顧南臣嚴肅的樣子就冇敢打趣了。

“大家抓緊時間,顧爺要照顧少夫人!”文韜也在裡麵開會,提醒大家一聲,也是滿足了下大家的好奇心。

會議五分鐘後結束,顧南臣起身過去看了下藥水,見快完了,趕緊按下呼叫鈴。

“你忙完了?”葉紫夏看向他。

顧南臣點點頭,見護士過來了,他讓開到一邊。

護士快速拔針,給葉紫夏貼好針眼,叮囑她好好休息才收拾藥水瓶出了病房。

“睡覺吧!”顧南臣給她掖好被子,把她的手塞回被子裡麵。

“你睡了嗎?”葉紫夏望著他,也希望他早點休息。

顧南臣俯身颳了下她的鼻子,點點頭,“睡!”

冇什麼忙的了,還是早點陪她休息吧。

顧南臣去洗手間方便了下,纔出來睡覺。

葉紫夏見他真的這麼早睡覺,還有點不太相信。

顧南臣對上她盯著自己的眼神,疑惑挑了下眉頭,“怎麼了?”

葉紫夏笑了笑,“冇想到你真的睡覺了!”

“睡覺還有假的?”顧南臣揶揄一聲,抱過她。

葉紫夏靠在他懷裡,臉頰貼在他溫暖的胸膛上,嘴角甜甜彎起。

顧南臣垂眸看了她一眼,俯身在她額頭親了下,伸手關掉大燈。

“快睡吧!”

“嗯!”葉紫夏在他懷裡蹭了蹭。

宛如一隻乖巧的小貓咪,蹭的顧南臣心頭柔軟無比。

顧南臣攬抱著她,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,親昵的在她脖子上親了親。

葉紫夏縮了下脖子,“癢!”

顧南臣逗了她一會,才放開她,啄吻了下她的臉頰,“睡覺。”

葉紫夏無語的嘴角抽了抽,他都說了好多次了。

“要不是你吵我,我剛剛都睡著了!”

她嬌嗔一聲。

顧南臣眸色暗了暗,抬起她的下巴,對上她蹭亮的眸子。

薄唇輕揚,“我怎麼看著你很精神?”

葉紫夏哼了聲,轉開頭。

她睡的夠多了,現在這個時間也不是很容易睡得著。

“還跟我生氣了?”顧南臣眸仁含笑,額頭抵著她的額頭,揶揄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