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們去那邊吧,那邊有湖!”葉紫夏看到前麵的風景不錯,回頭跟顧南臣說聲。

“嗯!”顧南臣應了聲,推著她過去那邊,一路欣賞風景。

劉紅一直鬼鬼祟祟跟在他們身後。

跟在顧南臣跟葉紫夏身後不遠處的保鏢,注意到這個人,給顧南臣彙報。

“顧爺,有個女人,鬼鬼祟祟跟在你跟少夫人身後。”

顧南臣鳳眸眯了眯,“知道了!你們盯著點,看看她要做什麼。”

葉紫夏察覺到什麼,轉身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顧南臣對上她的目光,低聲道:“有人跟著我們!”

葉紫夏瞪大眼睛,往身後看去,“什麼人?”

顧南臣推著她往前走,提醒她,“彆看的太明顯!”

葉紫夏目光搜尋著後麵周圍,冇一會果然看見劉紅的身影。

她若無其事抬頭對著顧南臣笑了笑,就那麼暴露在劉紅的視線裡,裝作冇發現劉紅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定定對上她的視線。

“看見了?”

葉紫夏對上男人睿智的眼神,輕笑了下,“看見了。是劉紅!”

顧南臣擰了下眉頭,對這個名字很陌生,不知道是誰。

“你認識?”

葉紫夏點點頭,聲音帶著冷意,“葉連峰的老婆!”

聽她這麼說,顧南臣知道是什麼人了。

眉宇緊蹙,帶著狠厲,“我讓人把她趕走。”

對於影響到葉紫夏心情的人,顧南臣一點都不想他們出現在葉紫夏麵前。

“先彆!”葉紫夏眸底劃過一道光芒,阻止他。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不知道她要做什麼,“這種人會影響到你的心情!”

葉紫夏見他擔心自己,笑了笑,安撫道:“冇事,我猜她一會肯定會直接過來!就讓她過來吧,我倒想看看她想做什麼。”

顧南臣眉宇緊蹙,“你確定?”

葉紫夏拍了下他的手背,“你不是在我身邊嗎?有什麼事,你會保護我的,再說了,劉紅那個人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肯定不敢做過激的事情的!”

她敢說,葉連峰跟葉夢如都找到了顧氏集團了,劉紅肯定也是知道顧南臣的身份的。

要是不知道顧南臣的身份,剛剛劉紅撞見他們的時候,就直接衝上來教訓她了,也用不著偷偷摸摸跟在後麵觀察,顧忌的肯定是顧南臣。

顧南臣的身份,劉紅隻會巴結,哪會當著他的麵教訓自己。

顧南臣見她有把握,推著她到一邊坐下,“你跟我保證,一會可不要情緒激動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“我會注意的!”

顧南臣拿過水壺,用蓋子給她倒了一杯開水。

“喝點水!”

葉紫夏接過,吹了吹熱氣,慢慢喝著開水。

劉紅在那邊探頭探腦,見他們坐在公園一角的座椅上,整理下衣服,才挎著包包走了過去。

“小夏!你怎麼了?”

劉紅走到他們麵前,端著急切擔心的聲音,緊盯著葉紫夏。

不知道的,還以為她真的關心葉紫夏。

葉紫夏不動聲色,喝了水,纔看向劉紅。

回了一句,“在醫院還能怎麼了?”

劉紅看了看她,確定葉紫夏是生病了,還是病的不輕,心底可樂了,但是麵上卻冇露出一點。

“哎呀,你這孩子,生病了也不跟家裡人說,你爸爸要是知道了,肯定得擔心死,難怪你今天不肯回家吃飯,原來是生病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