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偷笑了下,心底樂嗬嗬。

顧南臣說的這話,誰都抵擋不住啊,太會了。

她臉上不禁染上了幾抹緋紅,嬌豔欲滴,迷人的很。

顧南臣目光在她燦爛的臉上,晃了晃,眸底深處湧上一股熾熱。

“我要是變胖了,你介意嗎?”他目光定定盯著她,似乎看進她靈魂深處。

葉紫夏心頭震了震,看了看他,“你都不介意我變胖,我怎麼會介意你呢?”

顧南臣嗬嗬一聲,“這麼說,我要是介意你胖,你也介意我胖?”

“是啊,這可是彼此的嘛,你都不喜歡我,我自然也不會喜歡你啊!”

葉紫夏眸底閃爍著狡黠,得意挑釁著他。

顧南臣輕笑一聲,“伶牙俐齒!彆說話了,快吃東西!”

葉紫夏笑笑,愜意享受著男人的伺候,上次他住院整天奴役她,現在輪到她,也得好好享受才劃算。

“我要吃那個!”她指著想吃的菜,讓他夾。

顧南臣給她夾了過來,喂到她嘴裡。

葉紫夏吃的眼睛微微眯起,享受的很,“好吃,我還要!”

顧南臣看她像一隻貓咪,渾身放鬆享受的模樣,薄唇輕揚,帶著寵溺。

“好,你慢點吃,彆囫圇吞棗,不容易消化!”

葉紫夏眸光閃爍,心情愉悅看著他,臉上的笑容明媚無比。

“不會,我一直都是這樣吃飯,怎麼會消化不良?”

顧南臣擰了下眉頭,“至少要咀嚼三十下!”

葉紫夏:……

“不趕時間,慢點吃,多咀嚼總是好,你這麼快速吃,時間久了會難受……”

顧南臣耳提麵命,鄭重跟她分析利弊。

葉紫夏感覺自己的耳朵嗡嗡響著,這個男人龜毛的時候,還是讓她聽抓狂的。

她撇了下嘴角,忍不住反駁他一聲,“你那麼講究,不是胃也不舒服?”

顧南臣臉黑了黑,抬手在她額頭上輕輕敲了下。

“我的胃不舒服跟這個沒關係!”

葉紫夏瞅著他,“那跟什麼有關係啊?”

“不定時吃飯!”顧南臣沉聲道。

葉紫夏定定看著他,提醒道:“那你現在怎麼不準時吃啊,你想胃難受啊?”

顧南臣哭笑不得,繼續喂她,“我現在吃有點早了,等你吃的差不多我再吃!”

葉紫夏哼了哼,不管他了,繼續享受他的貼心伺候。

等她吃的差不多了,顧南臣纔開始進食。

結果冇吃幾口,他的電話就響了。

看到是顧子路打來的,顧南臣直接掛斷,擔心吵到葉紫夏休息,他直接靜音。

顧南臣吃完飯,準備帶著葉紫夏到醫院樓下轉轉,免得她一直在病房悶到。

葉紫夏被他抱到輪椅上。

她有點哭笑不得,但是冇說什麼,不然顧南臣都不準她出去了。

“老公,辛苦你了!”

她回頭,眸光熠熠看著顧南臣。

顧南臣眸光暗了暗,這聲老公喊的他心頭髮軟無比。

軟綿綿的,特彆好聽。

“毯子蓋好,我們到樓下轉轉!”

顧南臣俯身給她拉好毯子,推著她上電梯。

到了樓下,顧南臣直接推著她過去醫院公園那邊。

大廳裡,劉紅剛探望完朋友正要離開醫院,突然看見葉紫夏。

見葉紫夏坐在輪椅上,她眸底劃過一絲幸災樂禍。

“這個小賤人,肯定是做了什麼壞事,坐輪椅活該!”

劉紅嘴碎罵了幾句,目光隨即落到推著葉紫夏的顧南臣身上,心底一陣妒忌。

“這麼好的男人,怎麼就落到葉紫夏這小賤人身上?隻有我們家夢如才配得上!”

劉紅見他們身影快消失,緊跟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