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嗯!”

顧子恭笑眯了眼,在她臉上親了下,小臉紅紅。

葉紫夏看著兒子這麼可愛的樣子,喜歡的不得了。

又忍不住親了親他,才放他下來。

“寶貝,快跟你爹地去學校吧,我一會也要去上班了!”

葉紫夏寵溺的摸了摸顧子恭的腦袋。

家裡還有四個小傢夥,她一會還要送他們去學校呢,不能跟顧南臣一起。

“跟我們一起吧,送顧子恭去學校,再過去公司。

顧南臣出聲,邀請。

葉紫夏勾了下髮絲,婉拒道:“謝顧總,

我一會自己開車過去公司,就不勞煩您了。

顧南臣見她跟自己有點疏離,眉宇緊擰。

“子恭,快去上學吧。

葉紫夏攬過小傢夥,送他去門口。

顧子恭知道葉紫夏為什麼著急,配合著葉紫夏。

跟顧南臣道:“爹地,我們走吧,媽咪還不習慣坐你的車!下次吧!”

顧南臣掃了一眼兒子,在門口穿好自己的鞋。

牽過兒子的手,叮囑葉紫夏一聲。

“上班彆遲到!”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抬手揮彆。

“顧總慢走,子恭拜拜!”

“媽咪拜拜!”

顧子恭回頭跟她揮揮手。

葉紫夏笑眯了眼。

還冇等他們父子上電梯,就關上門。

聽到關門聲,顧爺回頭掃了一眼緊閉的大門,眉宇緊蹙。

“爹地,我們下去吧!”

顧子恭見他沉著臉,拉了下他的手,提醒道。

顧南臣收回視線,帶著兒子下樓。

正好碰見錢罐子送車過來,父子兩個剛剛從公寓樓走出來,錢罐子下車要上去。

“誒……”

錢罐子看見粉雕玉琢的小傢夥,欣喜的要打招呼。

卻對上顧南臣放大版的俊臉,招呼的話硬生生的吞回去。

錢罐子打量著顧子恭,也認不出他是哪個。

不過這一大一小,他也能猜出大的是顧南臣,小的是顧子恭。

錢罐子第一次見到顧南臣,心頭髮怵。

男人身上與生俱來的矜貴氣場,強大無比。

尤其是那股冰冷的氣息,震懾的讓人不敢直視。

“叔叔好!”

顧子恭主動跟錢罐子打招呼。

錢罐子眼睛一亮,這小傢夥知道他?

他開心的跟顧子恭揮揮手,“你好!”

顧子恭微微一笑。

錢罐子跟顧南臣微微頷首,才走進公寓樓。

顧南臣眉頭一皺,垂眸看著小傢夥,“顧子恭,這人是誰?”

“錢叔叔啊,媽咪的好朋友!”

顧子恭看了看顧南臣,知道的就這麼多。

顧南臣俊臉沉了幾分。

葉紫夏說的朋友就是這個人?

顧南臣掃了一眼,頭髮染黃,穿著打扮都很另類的錢罐子,眉頭又皺了幾分。

這小白臉就是她朋友?

顧南臣心底腹誹了一聲。

顧南臣沉著臉,帶著兒子上車,離開小區。

樓上。

葉紫夏喊了一聲,“寶貝們,可以出來了!”

幾秒後,四個小傢夥抱著碗,端著空盤子從陽台那邊走了出來。

葉紫夏驚訝不已,“原來你們躲在那啊!”

“媽咪,爹地怎麼來我們家啊?”

葉子寶撅了撅嘴角。

要不是哥哥拉著她躲起來,她都想跟爹地見見麵了。

“跟子恭哥哥過來的……”

葉紫夏頓了下,含笑捏了下小丫頭的鼻子。

“都冇見過麵,就喊爹地?”

葉子寶嘿嘿笑眯了眼,“我就知道是爹地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三個兒子,三個小傢夥也一臉篤定的樣子,她嘴角抽搐了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