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是老爺子,是我老婆。”

顧南臣轉身看了一眼病床那邊,見葉紫夏起身,眉頭緊皺。

顧南臣大步走了進來,彼端的霍秦安問他葉紫夏怎麼了,他都冇空回答掛了電話。

“你亂動什麼?”

葉紫夏頓住,愣愣看著他,“我想上個洗手間!”

水喝多了,她有點憋不住,見他在打電話,也不好打斷他。

顧南臣擰著的眉頭鬆了下,彎身一把抱起她,轉身去洗手間。

沉聲提醒她,“做什麼喊我!不要自己亂動,不記得醫生怎麼說了?”

葉紫夏見他繃著臉,訓斥她,她冇難受,心底還樂嗬嗬。

“記得呢,我會很小心的,剛剛看見你在講電話,我有點憋不住就想自己過去!”

她瞅了瞅男人,顧南臣冇穿衣服,她貼在他身上,能很清晰的感覺到他身上的體溫。

顧南臣垂眸盯著她,“還有理了?”

葉紫夏抿著嘴角,訕訕笑了下。

顧南臣對上她明媚的笑臉,心底的一點火氣也撒不出了。

“下次想上洗手間喊我,不管我在做什麼!”顧南臣強調一遍,強勢的很。

葉紫夏點點頭,笑應道:“知道了!”

顧南臣無奈掃了她一眼,抱著她進洗手間,等葉紫夏解決了,又抱著她出來。

輕手輕腳放她躺回床上,趕緊拉過被子蓋在她身上。

“冷不冷?”顧南臣睨著她,病房裡麵開了冷氣,有醫用設備,溫度都比室外還低。

葉紫夏搖搖頭,“不冷,剛剛好!”

顧南臣掖了下她的被子,“睡吧!”

葉紫夏瞅著他,“你還不睡嗎?”

顧南臣摸了摸她的頭,柔聲道:“還有點工作需要處理,你先睡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見他還冇穿衣服,提醒一聲,“你快去換上衣服吧,免得著涼了。”

顧南臣薄唇輕揚,目光含笑看著她,“嗯,我現在就去換上!”

他寵溺的颳了下她的鼻子,“睡吧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叮囑幾句,“你去忙吧,彆管我了,不過你自己彆忙太晚啊!”

顧南臣點點頭,起身去換上衣服,葉紫夏目光緊隨著他移動,心底踏踏實實。

顧南臣換好衣服,纔給文韜回了電話,文韜在彼端跟他彙報工作。

葉紫夏的手機也響了,是孩子們打來的。

她趕緊接通,小聲跟孩子們聊著,小傢夥們又把視頻鏡頭轉到錢罐子身上。

葉紫夏一陣子冇見到錢罐子,現在突然看見,還是親切無比。

“罐子,你在路上冇吃東西啊?”

見錢罐子在大口吃東西,含笑揶揄。

“老大,路上的東西不好吃,彆說啊,我在桃花村那邊,也冇吃到什麼好吃的!我都感覺自己餓了好幾個月了!”

葉紫夏笑了笑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過來,提醒她一聲,“彆笑那麼狠!”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,點點頭。

“錢叔叔,你纔跟我們分開冇一個月,竟然說幾個月,你要不要這麼誇張啊?”

“就是啊,錢叔叔太誇張了,我看他在桃花村吃香喝辣的,故意在我們麵前賣慘!”

“你們知道什麼啊,在那裡吃飯還得自己動手,想吃外賣都冇有!”

葉紫夏好笑看著視頻上的大家,柔聲道:“罐子,你晚上就在那住下,幫我們照顧下孩子們。”

“老大,我聽小寶貝們說你住院了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錢罐子湊近問葉紫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