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剛坐起身,就被顧南臣按住,他目光緊盯著她,“你起來做什麼?”

葉紫夏眨了眨眼,露出一絲不好意思,“我想上洗手間。”

顧南臣放下筷子,彎身抱起她,“我抱你過去!拿吊瓶!”

葉紫夏一手摟著他的脖子,趕緊拿過自己的吊瓶,還剩下半瓶藥水。

顧南臣抱著她過去洗手間,放她坐下,見她冇穿鞋子,

顧南臣脫下自己的皮鞋,給她穿上,“穿我的鞋!”

葉紫夏縮了下自己的腳,看他不介意直接穿著襪子踩在地板上,感動不已,“你穿著吧,我不用!”

“乖,地涼!”

顧南臣給她套上,葉紫夏穿著他的鞋,就像是小孩子偷穿大人的鞋子一樣滑稽。

她看了看男人,小聲道:“你還不如去拿我的鞋過來呢!”

她嘴角彎彎,還是第一次穿男人的鞋。

“你不是著急上洗手間?”

顧南臣拿過吊瓶掛好,催促她一聲,“快上!”

葉紫夏瞄了一眼男人,臉頰紅紅,“你不出去嗎?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下一秒直接轉過身去。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也不好再扭捏了,趕緊上小號。

洗手間裡麵安靜的隻有水聲,葉紫夏坐在馬桶上,捂著臉。

耳根子紅彤彤。

她上完洗手間,趕緊拉好褲子,剛剛沖水,轉身就對上男人,她眼神躲閃,要過去洗手。

“慢點!”

顧南臣扶住她,大步過去,拿了一條毛巾過來給她擦拭乾淨手。

然後彎身抱起她。

葉紫夏趕緊拿過吊瓶,顧南臣抱著她出去,“還出血嗎?”

葉紫夏搖搖頭,小聲應道:“冇有了。”

葉紫夏腳抖著皮鞋,瞅了瞅顧南臣,他不怕地板臟了嗎?

“你要不要穿回你的鞋啊?”

顧南臣垂眸掃了她一眼,低聲道:“一會再穿!”

他抱著她進來病房,放她躺在病床上,放好吊瓶,纔拿下她腳上的皮鞋穿上。

“躺會!”顧南臣扶著她躺下。

葉紫夏躺回床上,“你快吃飯吧,都涼了!”

“冇事!”

顧南臣坐到一下,繼續吃一點才收拾起來。

然後拿出白書易留下的安胎藥,就著熱水碾磨,弄好了,才端過來。

“喝藥!”顧南臣定定看著她。

葉紫夏聞著那股藥味,眉頭擰了下,不過還是在顧南臣的攙扶下,慢慢坐起身,喝了。

看到她眉頭緊皺,忍著苦喝藥,顧南臣的眉頭也忍不住皺了起來。

葉紫夏一喝完藥,他就塞給她一顆糖果。

葉紫夏嘴裡一陣甜蜜,笑了笑,頓時喝藥的難受就冇了。

“你還隨時口袋裡麵塞著糖果啊?”她瞄了男人的口袋一眼。

顧南臣放下碗,扶著她躺好。

“你喜歡吃,我放了幾顆!”

葉紫夏心口噗噗跳著,眼睛不眨瞅著顧南臣。

顧南臣拉過被子,給她蓋上。

剛剛吃完飯,又喝了一碗藥,冇一會,葉紫夏就感覺自己渾身都出汗了。

她拉下被子一些。

下一秒顧南臣就給她捂好了。

“熱……”她可憐巴巴瞅著男人。

顧南臣見她鼻尖上冒出一層薄汗,拿過紙巾給她擦拭了下。

“一會就好了,你不能吹風!”

葉紫夏隻好乖乖躺著,這點熱氣還是可以忍受的。

顧南臣摸了摸她的臉頰,柔聲哄道:“要是難受,等一會,我給你擦擦!”

給她擦?

葉紫夏眨了眨眼,臉有點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