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對上他專注的目光,眨了眨眼,臉紅了下。

哪好意思說她夢見什麼。

顧南臣目光定定緊鎖著她,自然把她嬌羞的樣子納入眸底,大概是知道她夢見什麼了。

應該是半睡半醒,把剛剛他叫她起來的一幕都當成了夢境了。

顧南臣寵溺的颳了下她的鼻子,下巴揚了下示意她,“起來看夕陽!”

葉紫夏被他一提醒,才注意到周圍的風景。

一轉頭,漫天橘紅,美不勝收。

“哇!”

她坐起身,滿眸喜悅,驚豔不已。

“太美了吧?”

她情不自禁站起身,瞭望遠處的夕陽美景。

看了一會,忍不住拿出手機拍了好幾張照片。

顧南臣拿過水遞給她,葉紫夏看了看他,接過來,喝了一口。

顧南臣又拿了些吃的喂到她嘴邊。

葉紫夏下意識張嘴吃下,感覺到嘴裡的東西特彆美味,她回神,看了下顧南臣手裡糕點。

“這什麼東西做的啊,好吃!”

顧南臣睨著她嘴饞的樣子,薄唇輕揚,“不知道!”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,見他不像是忽悠自己。

拿過來又吃了一口,“你要不要吃?”

顧南臣俯身,示意她餵過來。

葉紫夏笑笑,遞到他嘴邊。

顧南臣把剩下的都吃了,舌尖還不小心滑過她的手指頭,葉紫夏指尖傳來酥麻,她縮了下手指。

臉頰緋紅,眼波流轉,瞪了他一眼。

顧南臣嘴角勾起一抹邪魅,“你好像很喜歡瞪我,嗯?”

葉紫夏哼了聲,轉開頭看著遠處的風景,嬌嗔道:“誰讓你老乾壞事?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,魅眸似笑非笑,帶著一抹邪氣。

故意壓低嗓音,“我乾什麼壞事了?”

一陣溫熱拂過耳貝,葉紫夏耳朵酥麻了下,心悸起來。

“明知故問!”

顧南臣眸光深了深,睨著她羞赧的迷人模樣,情不自禁俯身在她臉上偷了個吻。

葉紫夏睫毛顫動了下。

顧南臣揉了下她的頭,拉著她坐下,拿過水果喂她吃。

葉紫夏看著男人俊美的臉龐,嘴角彎彎,“你有冇有睡啊?”

“眯了一會!”

顧南臣薄唇輕揚,心情很愉悅。

葉紫夏靠在他懷裡,兩人邊吃東西,邊欣賞美景。

“這裡真美!”

像一幅大師級的畫卷。

遠處還飛過一群鳥,那意境可驚豔了。

“嗯!”

顧南臣看了一會遠處,目光又落在她陶醉的小臉上。

葉紫夏感覺到男人的目光,轉頭看向他,“你怎麼老看我啊?”

“不給看?”顧南臣霸道的哼了一聲。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點點頭,“給看,但是你也不用一直盯著我看啊,看美景!”

“你就是我的美景!”男人聲音撩人的很。

葉紫夏眨了眨眼,感覺自己的臉頰滾燙了起來。

她拿過水,喝了幾口。

顧南臣眸底染上笑意,低頭吻了下她的發心。

兩人在這邊又呆了一個小時,太陽落山,才離開馬場。

“坐好了。”

顧南臣攬緊她,葉紫夏窩在他懷裡,點點頭,“好了!”

“駕!”

顧南臣踢了下黑風,馬兒立馬狂奔了起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吃了東西還是什麼原因,葉紫夏感覺自己的肚子有點不舒服起來。

不是很明顯,她也冇怎麼在意。

顧南臣見她臉色有點蒼白,目光一緊。

“你怎麼了?哪不舒服?”

葉紫夏捂著肚子,似乎比剛纔還難受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