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帶著她跑了個遍大草原,才讓黑風停下來。

“這裡比外麵的馬場爽多了!”

葉紫夏張開雙臂,感受下大自然的清新。

顧南臣睨著她明媚的小臉,眸光暗了暗。

葉紫夏冇注意到男人的變化,還在他懷裡轉來轉去,沉侵在美景之中。

顧南臣轉過她的頭,薄唇瞬間堵住她的嘴。

葉紫夏眼眸瞪大,望著近在咫尺的俊臉,心跳加速。

顧南臣吻技嫻熟,吻的她渾身酥軟,他直接攬抱著她轉身過來,方便加深吻。

葉紫夏感覺自己大腦一片空白。

直到一陣手機鈴聲響起,她纔回神,見男人不搭理,她推了下他。

“電……電話!”

顧南臣擰了下眉頭,鬆開她。

葉紫夏氣喘籲籲,滿臉緋紅。

顧南臣目光火熱,調整了下氣息,拿出手機,“說!”

彼端的文韜聽到他的聲音明顯帶著不悅,心底咯噔了下,小心翼翼問道:

“顧爺,晚上的宴會,你還去嗎?”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沉聲問道:“什麼宴會,你看著辦!”

“你之前說帶少夫人一起去的,拍賣會!”

文韜提醒他一聲。

顧南臣眉頭又皺了下,想起來了,“我知道了!”

顧南臣收起手機,臉上還帶著被人打斷的不悅。

葉紫夏瞅著他,小聲問道:“什麼事啊?”

她聽的不是很清楚,好像是跟她有關?

彼端的文韜聽到嘟嘟的忙音,有點懵逼,顧爺到底是哪個意思啊,是去啊還是不去啊?

顧南臣睨著她,葉紫夏麵色緋紅,嘴唇紅腫,

剛剛被他蹂躪過的慘樣,說不出誘人,

他眸光暗深下去,扣著她的後腦勺,又吻了下她。

葉紫夏耳根子滾燙不已。

顧南臣意猶未儘抵著她的嘴唇問道:“晚上有個拍賣會,去嗎?”

葉紫夏眨了眨眼,嘴唇酥酥麻麻,她斂下眼眸,“很重要嗎?”

“不重要!”

顧南臣淡聲道,“你要是想去,我就帶你過去!”

“不重要那就不去了,爸還在醫院呢!”葉紫夏歎了一聲。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寵溺的捏了下她的鼻子,“帶你出來散心,你又擔心起來了?”

葉紫夏瞅了瞅他,笑道:“擔心不是很正常嗎?”

家裡麵有人住院,她是怎麼都冇法安心玩。

顧南臣翻身下馬,葉紫夏急忙抓住馬鞍,嗔怪道:“你下去不說聲!我差點摔下去!”

顧南臣笑笑,伸手把她抱下來,“下來!”

葉紫夏抱住他的脖子,雙腳站在草地上,踏實的感覺還是挺好的。

顧南臣帶著她往前麵一點走去,“這裡的夕陽不錯,一會看完,我們再回去!”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,“你經常來這裡嗎?”

顧南臣回眸掃了她一眼,“不是很忙的時候,會過來!”

葉紫夏欣賞著美景,拉著他的手晃著,“這裡風景真不錯,帶孩子們來這裡野餐,他們肯定開心!”

顧南臣笑了笑,“這裡是馬場,不適合野餐!”

葉紫夏覷了他一眼,“有什麼不適合啊,你今天不是包場了嗎?孩子們過來這裡,也可以包場啊!”

顧南臣想想,覺得也不是不可以,“要是不嫌棄這裡有馬糞,倒是可以來!”

“馬糞?”

葉紫夏在草地上麵找了找,也冇看見哪裡有,乾乾淨淨的。

“你騙我的吧,哪有?”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絲笑意,突然想逗她,“你腳底下就有!”

葉紫夏低頭一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