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最後還是去了兒子的臥室,跟小傢夥擠一張小床,才睡著的。

顧子恭半夜起來尿尿,看見顧南臣在,驚訝的揉了揉眼睛,很意外。

爹地怎麼跑來跟他睡覺了?

小傢夥有點好奇,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,伸手戳了下顧南臣的臉。

顧南臣警覺性很強。

小傢夥碰一下他,就知道了。

睜開眼。

睡意惺忪,“怎麼不睡?”

“爹地,你怎麼在我房間啊?”

顧子恭確定自己不是做夢,奇怪的問道。

“陪你睡覺!”

顧南臣俊臉沉鑄,看不出一點異樣。

顧子恭撇了下嘴角。

他都睡著了,爹地還來陪他?

小傢夥轉身爬下床。

“去哪?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。

“我去尿尿!”

顧子恭看了他一眼,然後穿上鞋子,跑去浴室了。

顧南臣等兒子出來,也去上了個洗手間,出來。

顧子恭還冇睡著。

“爹地,你是不是睡不著啊?”

顧子恭睜著眼睛,有些犯困的問道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小傢夥,沉聲道:“快睡!”

顧子恭瞄了他一眼,打了個哈欠,自己拉好被子,閉上眼睛睡覺。

顧南臣睡在兒子的身邊,聽到小傢夥規律的呼吸,他側身抱著兒子。

聞著小傢夥身上的奶香味,有點恍惚,彷彿聞到了她的味道。

她身上也有這個味道。

顧南臣不知不覺在兒子的呼吸聲中,睡著了。

第二天。

葉紫夏早早起來,洗米下鍋煲粥,調成小火,又回房睡一會。

禦龍灣一號這邊。

顧南臣如同往常一樣的生物鐘,起床梳洗,換了衣服下去跑步。

等他跑完步進來,看見顧子恭已經穿戴整齊,還揹著書包準備出門。

顧南臣眉頭一皺,“這麼早去學校?”

“我答應媽咪了,我過去媽咪那邊吃早飯!”

顧子恭身姿筆挺,揹著書包,仰著脖子跟顧南臣說道。

顧南臣眸光閃爍了下,淡聲道:“爹地一會送你過去!”

丟下一句,顧南臣就上樓去了。

顧子恭回頭看了看上樓的顧南臣。

爹地是想跟他一起去媽咪那邊嗎?

顧子恭偷笑了下,揹著書包又走了進來,坐在客廳裡,等顧南臣。

不到五分鐘,顧南臣就下來了,西裝革履。

頭髮往後履著,俊宇非凡。

氣質矜貴。

舉手投足之間儘顯貴族氣場。

顧子恭看著顧南臣,帶著崇拜。

“顧子恭,我們走!”

顧南臣喊了一聲小傢夥。

顧子恭笑了笑,起身,走到他身邊。

“顧爺,你跟小少爺不在家裡用餐了嗎?”

管家看見他們父子兩個都穿戴整齊,要出門了,急忙過來詢問。

“不了,我們出去吃!”

顧南臣應了聲,帶著兒子走了。

管家以為顧南臣是帶著顧子恭出去外麵的餐廳吃,笑了笑。

最近顧爺跟小少爺相處的時間多了不少。

葉紫夏定了鬧鐘,鬧鐘一響,她就爬起來。

起身去廚房看看粥煮的怎麼樣,纔開始準備其他早餐。

孩子們在長身體,她不敢太簡單,做了很多吃的,營養搭配都很均衡。

早餐做好了,她纔去喊四個孩子起床。

小丫頭喜歡懶床,哥哥們都起床換衣服,葉子寶還不肯起來。

“寶貝,起床了!”

葉紫夏輕輕的拍了下小丫頭撅起來的屁股。

“媽咪,人家不想上學,想睡覺覺!”

葉子寶嘟噥著,就是不想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