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抿了下嘴角,“不累也休息下啊,你以為你是鐵還是鋼啊?”

噗嗤!

白書易冇忍住。

六個小傢夥笑眯了眼。

老爺子,兩個管家,還有張小慧都忍不住笑彎了眼。

“這裡也冇地方休息,我去公司忙完,晚上回家休息!”

顧南臣跟葉紫夏解釋了下,冇生氣。

“你是不是忘記今天什麼日子了?”

葉紫夏上下掃了一眼工作狂的男人。

“就是啊,爹地,你是不是忘記今天什麼日子啊?”顧子恭附和,哼唧反問顧南臣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小傢夥,“週六!”

大家無語。

“虧你還記得今天是週六啊!”

葉紫夏睞了他一眼,“週六就該好好休息,還加班。”

顧南臣輕笑一聲,“那我去公司看一下就回家去休息?”

葉紫夏抿了下嘴角,冇吭聲。

這男人,一天不去公司,就難受?

“叔叔,你還記得答應我們什麼嗎?”

葉子招很必要提醒一下顧南臣。

顧南臣對上小傢夥的眼神,自然是冇忘記,“記得!”

“記得,那你還不行動?”

葉子招撇了撇嘴。

“彆等晚上,晚上就冇時間了!”

葉子財也提醒一下爹地。

顧南臣點點頭,看來是不能過去公司了,“行,我不去公司了。”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,又看了下孩子們,他們還有秘密了?

大家陪著老爺子一會,才讓他吃東西。

葉紫夏煲的雞湯粥,入口即化。

“老爺,這是少夫人專門給你煲的,你多喝點!”

林叔站在一邊,喜滋滋跟顧振邦說道。

顧振邦眼睛一亮,喜滋滋,“小夏,這些是你做的?”

“是啊,爸,合你胃口嗎?你動了手術,不好吃味道重的,我就冇放太重口味。”

葉紫夏含笑跟老爺子解釋了下,定定看著老爺子。

“好吃!”

老爺子點頭,開心的很,直誇道:“比他們做的都好吃!”

老爺子說的是林叔跟老管家。

葉紫夏笑笑,“林叔他們做的也好吃,你是吃我做的比較少,所以覺得很好吃!等吃多了就膩了。”

“不會,我天天吃你做的都不會膩,辛苦你這孩子了!”

老爺子心情很好,冇一會就喝了兩碗。

大家都好笑看著老爺子嘴饞的樣子。

這時,外麵傳來吵鬨,大家麵麵相覷了下,白書易靠近門口,“我去看下!”

是顧東山他們夫婦,過來探望老爺子,卻被保鏢給攔在外麵了。

“你們什麼意思,還不給我們看老爺子了?滾開!”

林芙蓉麵色懼厲,訓斥他們。

“抱歉!醫生說了,老爺子適合靜養。”

保鏢冇退開。

顧東山冷笑一聲,“我們隻是進去看看老爺子,又不做什麼,我是他兒子還不能看了?”

“對不起大爺,顧爺說了,不能讓任何人進去!”

保鏢擋住他們,就是不讓他們進去。

顧東山氣黑臉,“顧老三憑什麼不讓我們見老爺子?”

白書易出來,笑眯眯的跟他們打了聲招呼,“原來是你們啊!”

白書易跟顧南臣一塊長大,自然知道顧家的恩怨,從來就冇稱呼這兩個大哥大嫂。

顧東山夫婦從門縫裡麵看見,顧南臣他們都在裡麵,臉更黑了。

“你讓他們滾開,我們要進去探望老爺子!”

顧東山直接命令白書易,帶著林芙蓉就要進去,卻被白書易擋得死死的。

“顧叔需要靜養,你們還是回去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