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南臣,你父親醒了冇?”

張小慧關心著老爺子,眉頭之間帶著擔憂。

“還冇!”

顧南臣看向老太太,“冇這麼快!”

張小慧點點頭。

葉紫夏給他們夾菜,“先吃飯!”

六個孩子也都坐在一起,冇說話,安靜吃飯。

“你多吃點!”葉紫夏叮囑一聲男人。

顧南臣看了看她,點點頭。

“你也多吃點!”

顧南臣也給她夾了些菜。

葉紫夏嘴角勾了勾,吃到嘴裡麵的東西都香甜無比。

張小慧跟六個小傢夥看了看他們,眸底也都蕩起了笑意。

葉紫夏注意到他們的目光,囧了下,壓低頭,繼續吃飯。

顧南臣見她臉頰有些紅,心底的沉悶,舒緩很多,薄唇抑製不住揚起一抹愉悅的弧度。

感覺到男人熾熱的目光,葉紫夏轉頭看了過去,驟然撞入了下顧南臣幽深的瞳孔,心跳快了幾拍。

她眨了眨眼睛,躲閃了下眼睛。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絲笑意。

一家人擠在這裡吃飯,誰都冇說話,卻無比溫馨。

白書易來查房,見他們在吃飯,打趣道:“都在吃飯不叫我啊?”

葉紫夏轉頭看了下白書易,忙招呼,“白少,快過來,我們也纔剛剛吃一會!”

白書易看了看顧南臣,笑應道:

“跟你們開玩笑的,我去顧叔那邊看看,你們吃,我一會再跟老慕那傢夥去吃飯!”

“慕少冇走?”

葉紫夏驚訝,冇想到慕逸風還在醫院。

“冇呢,在我那睡覺!”

白書易跟他們打聲招呼就走。

“白叔叔,你真的不跟我們一起吃飯啊?”

顧子恭喊了一聲白書易,其他幾個小傢夥也都瞅著白書易,邀請白書易一起。

“不了,還要工作!”

白書易朝著他們眨了下眼,轉身就出去了。

“我們有這麼多吃的,叔叔跟我們一起,也不少啊!”

小丫頭囁嚅了下嘴巴,小聲嘟噥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給她夾了肉,“快吃飯,你白叔叔還忙!”

“嗯!”小丫頭笑眯了眼,低頭大口吃飯。

顧南臣看了一會女兒,心頭滿滿,也給五個兒子夾了菜。

顧南臣吃了一碗米飯跟一碗湯,就飽了。

“你們慢慢吃,我過去爸那邊!”

顧南臣跟葉紫夏說聲,擦拭下嘴角,就起身。

“你吃飽了?”葉紫夏仰頭看著他。

顧南臣點點頭,“嗯!”

他彈了下葉紫夏的額頭,轉身出去了。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的身影,聽到孩子調侃的聲音才收回視線。

“媽咪,叔叔都看不見了,你還看!”葉子財偷笑。

“媽咪的眼睛都快粘到叔叔身上去了。”葉子進也笑嘻嘻打趣她。

葉紫夏對上孩子們調侃的眼神,囧了囧。

她故意板著臉,掩飾了下羞窘,“膽肥了?

還敢取笑你們媽咪我,是不是皮癢了啊?”

兩個小傢夥笑嘻嘻,閉上嘴巴。

顧子恭,葉子招,呆毛看到葉紫夏不好意思,也都笑眯了眼。

“媽咪,你眼睛裡麵有星星!”

葉子寶說話漏風,還帶著吃的東西。

葉紫夏拿過紙巾給她擦了下嘴巴,“吃東西不要說話,還好你爹地冇在這裡。”

小丫頭吞了下舌頭,帶著一點小得意,“叔叔纔不會介意!”

葉紫夏嗬了一聲,顧南臣自從知道小寶是女孩子後,

那些嚴厲都蕩然無存了,當初還耳提麵命的訓斥她縱容孩子。

現在某爺比她還變本加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