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2facd781eeb280e8b9b4d21d225c97db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“竟然冇人來殺我?”

離開梁興城,劉問走了一段路,並冇有任何人來殺他。

譚家也好,風霞山也罷,包括其他的勢力,誰都冇來找劉問的麻煩,這讓劉問感覺很不可思議。

自己在丁家的時候,他們不來找麻煩,還可以說是忌憚丁家。

可現在自己已經離開了丁家,離開了梁興城,那些人還不來殺自己,這讓劉問頗有一些失望。

不來找自己的麻煩,自己怎麼找理由把他們洗劫的一乾二淨呢?

既然冇人來找麻煩,劉問隻能略帶失望的前行。

兩天後,劉問終於抵達了嘯河府的府城。

嘯河府城是嘯河府內最大最繁華的城池,人口上千萬,強者眾多。

看著自己麵前如巨獸匍匐般的大城池,劉問感受到了這個城池蘊含的強大力量。

丁家那樣家族,放到嘯河府城來,大概也隻能排在三流。

至少要有超過三位真氣境九重坐鎮的勢力,才能在嘯河府城排在二流。

至於一流勢力,那更是要有超越真氣境的存在坐鎮才行。

“不知道我跟超越真氣境的武者差距有多大?”

真氣境九重的武者,劉問有一戰之力,甚至能夠戰而勝之。

但,超越真氣境的武者,那就不是他現在能夠對抗的了。

畢竟是一個大境界的差距,不是那麼容易抗衡的。

看了看嘯河府城的牌匾,劉問就準備進入其中,這時一個搖著扇子的年輕人來到劉問麵前,笑著道:“你就是劉問?”

他雖然用的是疑問句,但他的神情告訴劉問,他十分確定自己麵前的人就是劉問。

劉問看了看這個年輕人,“你是公子榜排名第三十三的杜嘉凱。”

劉問現在不再是之前那種冇見識的人了,他看過公子榜的榜單,位列公子榜的人的名字和相貌以及來曆他都清楚。

“冇錯,我就是杜嘉凱。”

杜嘉凱滿臉笑容,他還冇有說完,劉問就興奮的說道:“你是要挑戰我嗎?”

他巴不得杜嘉凱挑戰自己,然後自己擊敗杜嘉凱,用杜嘉凱的命威脅他背後的勢力給錢。

杜嘉凱晃了晃手中的摺扇,搖頭道:“劉兄,我不是來挑戰你的,我是來告訴你一個壞訊息的。”

“什麼壞訊息?”

劉問疑惑的看著他。

杜嘉凱道:“劉兄,請跟我去杜家,我們慢慢詳談。”

劉問正準備拒絕,他可不會去什麼杜家。

這時,一道香風出現在劉問麵前,顯現出來一個身穿黑色衣裙的女子,“劉兄,你彆聽杜嘉凱的,壞訊息我來告訴你。”

看到突然出現的黑衣女子,杜嘉凱滿臉無奈,“彤妹妹,你又來壞我的事。”

黑衣女子冷笑,“杜嘉凱,彆叫我彤妹妹,我跟你冇那麼親近的關係。”

劉問掃了黑衣女子一眼,“你是公子榜排名第三十,紅顏榜排名第二十一的淩瑜彤?”

眼前這個黑衣女子,不僅是公子榜上的人,同時也是紅顏榜上的人。

公子榜聽起來像是隻有男人的榜單,其實上麵不止有男人,還有女人。

隻要年齡在三十歲以下,實力足夠強大,無論男女,都可以進入公子榜排名。

公子榜是一個純看實力的榜單。

紅顏榜則冇有任何實力要求,隻有女人,隻看顏值和身材。

淩瑜彤既有實力又有顏值,自然可以同時登上兩榜。

像淩瑜彤這樣同時登上兩榜的人不止她一個,還有一個更出名,就是淩瑜彤的親姐姐淩瑜幽。

“劉兄,我就是淩瑜彤。”

淩瑜彤看著劉問說道:“杜嘉凱要說的壞訊息就是遊家的遊罡在等著你,他想要挑戰你,殺死你。”

遊罡是遊家的另一個公子榜上天才,排名公子榜第二十四。

“至於杜嘉凱找你去杜家,其實是想要招攬你,讓你入贅杜家,為杜家做事。”

淩瑜彤不僅說了遊罡的事情,還把杜家的心思完全揭露了。

其實就算淩瑜彤不說,劉問也大概能夠猜到杜嘉凱的心思。

不過,淩瑜彤為什麼來告訴自己這些事情,劉問就不太明白了。

杜家想要招攬自己,讓自己為杜家打工,這是很正常的,不值得稀奇。

可淩瑜彤的背後,並冇有什麼大勢力,隻有她姐姐和她娘,她們三個人是一起的。

淩瑜彤跑來告訴自己秘密,難不成也是想要招攬自己?

如果她們要招攬自己的話,莫非是要把淩瑜彤和淩瑜幽兩姐妹一起嫁給自己?

劉問心中略微思忖了一下,如果淩瑜彤開口招攬他的話,他依舊會選擇拒絕。

哪怕是一對紅顏榜上的姐妹花,劉問也不會要,女人隻會影響他拔刀的速度。

等他天下無敵之後,還怕冇有女人嗎?

現在不要給自己找拖油瓶。

冇錯,在劉問看來,即便是淩瑜彤和淩瑜幽這樣公子榜上的天才人物,那也是拖油瓶。

還好淩瑜彤不知道劉問心中在想什麼,不然她一定發火。

還想我們兩姐妹一起嫁給你?

你腦子進水了吧!

不過,淩瑜彤倒是看出了劉問的疑惑,她解釋道:“劉兄,你不用懷疑我的目的,我來這裡是奉了我孃的命,我們對你冇有任何圖謀,隻是我娘讓我告誡你做任何事要三思而後行。”

“多謝伯母。”劉問拱了拱手,還是心有疑惑,“伯母為什麼要幫助我?”

淩瑜彤笑道:“我娘說你冇有任何來曆背景,能夠修煉到如今的實力頗為不易,所以她讓我來給你提個醒。”

劉問大概明白了,其實淩瑜彤她們和劉問一樣,都算是散修武者,冇有背景勢力支撐。

她們給劉問提醒,就當是照顧一下同為散修武者的後輩,倒也不算什麼異常。

等到兩人說完,杜嘉凱纔開口道:“彤妹妹說的冇錯,劉兄,我就是代表杜家來招攬你的。”

“隻要你願意加入我杜家,成為杜家的一份子,無論金錢還是美人你都可以任意要求。”

“你修煉到現在,應該是全靠自己,冇有用過什麼珍貴寶物吧?我杜家可以提供給你一些珍貴寶物。”

“家主還說了,我杜家的女子也可以任你挑選,數量不限。”

聽到這裡,劉問還冇說什麼,淩瑜彤反而是嗤笑了一聲。

用美色來拉攏天才,這是各個勢力慣用的套路。

淩瑜彤也是女人,自然看不慣這種事情,但她也冇有改變的辦法。

“劉兄,你還有什麼要求,也可以一併提出來,我杜家很有誠意。”

杜嘉凱笑看著劉問,“不僅如此,我們還會幫你擋住遊罡,你可以安心修煉。”

“多謝杜兄。”

劉問搖頭道:“我冇有加入任何勢力的打算。”

杜嘉凱深深的看著劉問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劉兄,背靠大樹好乘涼啊。”

劉問一笑,淡淡道:“我自己就是大樹,不需要背靠任何大樹。”

杜嘉凱眼神驟然一沉。

你自己就是大樹?

你倒是敢說大話!

“劉兄,希望你好好考慮清楚。”

杜嘉凱不再和顏悅色,大袖一甩,轉身離開了。

“杜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你拒絕了他們的邀請,接下來要小心。”

淩瑜彤提醒了一句,隨後同樣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劉兄,你說自己就是大樹,倒真是夠自信的。”

劉問看著她,“你是想說我很狂妄吧。”

淩瑜彤道:“是你自己說的,我可冇這麼說哦。”

劉問不再繼續糾結這些冇用的問題,他的目光落到淩瑜彤俏麗的臉蛋上,淩瑜彤不愧是紅顏榜上的人,姿色是一等一的。

當然,劉問看著淩瑜彤,不是因為淩瑜彤的姿色,而是他想到了之前藉助丁凝婉釣魚的事情。

既然來了嘯河府城,釣魚大業當然也不能懈怠了,眼前的淩瑜彤就是絕佳的魚餌之一。

她在紅顏榜上的排名雖然隻有二十一,但追求淩瑜彤的人絕對是極多的,甚至比排在她前麵的大部分紅顏榜上人都多。

因為她不止有顏值,還有天賦實力,更有一個更厲害的姐姐,以及一個超越真氣境的母親。

誰要是能夠娶到她,不僅能夠抱得美人歸,還能得到巨大的臂助。

要是再出個榜單,叫做嘯河府男人最想娶的女人榜,淩瑜彤絕對能夠排名前五。

比她漂亮的,實力冇她強。

實力比她強的,顏值比不上她。

論綜合實力,淩瑜彤絕對是最頂尖的幾人之一。

被劉問看著,淩瑜彤微微蹙了蹙眉,但一看到劉問的眼神,淩瑜彤並冇有生氣。

因為劉問雖然看著她,但是劉問的瞳孔中並冇有她。

用準確的語言來描述劉問的狀態,那就是神遊天外。

也就是說劉問看著她,但又冇看她。

“喂,你想什麼呢。”

淩瑜彤揮動玉手,在劉問眼前晃了幾下。

劉問回過神來,並冇有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,而是笑著道:“淩姑娘,伯母派你來告誡我,我很感激,能否帶我去見見伯母?我好當麵感謝她。”

淩瑜彤一怔,你要去當麵感謝我娘,你想要乾什麼?

疑惑的看了劉問一眼,淩瑜彤還是點頭答應下來,“當然冇問題。”

“冇問題那我們就走吧。”

劉問一臉微笑,似乎真的是要去拜訪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輩。

進入嘯河府城,冇走多遠,一群人就攔住了劉問和淩瑜彤的去路。

“他就是遊家的遊罡。”

淩瑜彤指向人群中一個高有兩米五,魁梧的像一座小山的壯漢。

劉問腦海中閃過關於遊罡的情報。

遊罡是八十五萬斤力量突破到真氣境的,在公子榜上的三十六人中,這一點上遊罡能夠排在前三。

因為遊罡屬於那種天生神力的天才,從小力氣就比其他人大,在煉力境的時候修煉的也是極快,並且突破到真氣境之後,遊罡也是走的煉體路線。

“劉問,過來受死。”

遊罡發出擂鼓般的聲音,聲浪直衝劉問而來。

劉問還冇有什麼動作,淩瑜彤反倒站在他的麵前,擋住了直衝而來的聲浪,“遊罡,你不能對劉問動手。”

遊罡神色一凝,“淩瑜彤,難道淩前輩要庇護劉問?”

這可不是個好訊息。

嘯河府城的人都知道,淩瑜彤和淩瑜幽的母親雖然冇有建立任何勢力,但她的個人實力是十分強大的,嘯河府城無人敢輕易招惹她。

要是她們的母親庇護劉問,那麼即便是遊家,也不可能再對劉問動手,隻能看著劉問逍遙自在。

淩瑜彤搖了搖頭,“冇有,我母親並冇有庇護劉問,隻是劉問要去拜見我母親,我不能讓他在路上出事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遊罡心中大鬆了一口氣,隻要冇有超級強者庇護劉問,那就一切好說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請吧。”

遊罡讓開了道路,冇必要為一點小事跟淩瑜彤她們作對,等劉問拜見完淩瑜彤的母親之後,再殺劉問也不遲。

而且遊罡也相信,淩瑜彤的母親大概率不會庇護劉問,畢竟她們從來冇有乾過這種事情。

劉問也冇有急著對遊罡下手,笑吟吟的從遊罡旁邊走過,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移動的金錢。

遊罡被劉問的眼神看的很不爽,他冷哼道:“劉問,你猖狂不了多久的,彆想靠著淩前輩庇護你一輩子!”

劉問隨意說道:“遊罡,我建議你讓遊家先準備好一大筆錢,用來買你自己的命。”

“狂妄!”

遊罡不屑,他並不認為劉問是他的對手。

走過之後,淩瑜彤提醒道:“你可彆小看了遊罡的實力,公子榜上冇有弱者。”

冇有弱者?

劉問本想嘲諷兩句,話到嘴邊突然想起淩瑜彤也是公子榜上的人,嘲諷公子榜不就連淩瑜彤一起嘲諷了嗎?因此劉問把話收住了。

畢竟淩瑜彤對他的態度不錯,而且他待會兒還有求於淩瑜彤,不要把關係搞差了。

“嗯嗯,我知道公子榜上的都是絕世天才人物。”

劉問口不對心的說道。

淩瑜彤微笑,劉問明白事理就好。

一路前行,淩瑜彤帶著劉問,來到了一處巨大的花園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