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dfd8749aef86b7c565f8c78a04a8f3a6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“冇事,我就在這裡等她,看她能請來什麼厲害人物。”

劉問巴不得譚晶露請來黑翎商會的會長,他本來就是準備來釣魚搞錢的,不然他哪裡會跟譚晶露說什麼廢話。

看劉問一臉不慌不忙的樣子,何誌滿臉無奈,隻能站在劉問的旁邊,跟劉問一起等譚晶露。

譚晶露麵色慘白如紙,踉踉蹌蹌的進入黑翎商會之中,她的眼中滿是怨毒,“我一生冇受過這麼大的屈辱,我一定要把那劉問剁碎了喂狗。”

她一下子撞進了副會長段耀的房間,此時段耀正抱著一個女人,兩人身上都隻有一半衣物,另外一半落在地上。

譚晶露冇把這當回事,她早知道段耀不止自己一個女人,甚至她還跟其他女人一起服侍過段耀。

但她是唯一一個當上黑翎商會管事的人,段耀的其他女人都冇她這麼高的地位。

這當然不是因為她有管理才能,段耀也不看重什麼管理才能,主要是因為她的姿勢更豐富多樣化。

看到有人進來,段耀先是不滿,畢竟自己被打斷了,虛了下去。

不過看到來人是譚晶露,還麵色慘敗,嘴角帶血,他皺眉問道:“露露,你怎麼了?怎麼回事?”

譚晶露跑到段耀旁邊,“噗通”一下跪到段耀腳邊,哭的梨花帶雨,“耀少爺,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,我,有人想非禮輕薄我。”

譚晶露精準的知道段耀的弱點,段耀這人視自己的女人為禁臠,旁人多看一眼他都會發火。

有人非禮輕薄自己的女人,段耀更是要把那人碎屍萬段。

果不其然,一聽到譚晶露的話,段耀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,他推開自己身上的女人,站起來穿好衣服,“走,帶我過去,我倒要看看,哪個狗東西敢這麼大膽,竟然非禮輕薄我段耀的女人!”

譚晶露大喜,連忙挽著段耀的手臂一起離開了段耀的辦公室,隻留下那一個還冇滿足的女人。

“賤女人!”

被剩下的女人朝著譚晶露的背影咬牙切齒。

來到黑翎商會外,譚晶露手指向劉問,“耀少爺,就是他非禮我。”

劉問愕然,我非禮你?

你他嗎好好撒泡尿照照自己,我會看得上你?

你脫光了躺我麵前我都不會眨一下眼睛。

劉問如果想要女人的話,什麼樣的找不到,他豈會非禮譚晶露這種貨色。

段耀看向劉問,眼神更加陰沉。

劉問不僅非禮輕薄自己的女人,還比自己帥氣英俊很多倍,這讓他十分的不爽。

他第一討厭的就是有人看自己的女人。

第二討厭的就是有男人比自己帥氣英俊。

劉問把他的兩個禁忌都觸碰了,那麼劉問已經有了取死之道。

“來人,給我把他打成肉醬。”

段耀對身旁的黑翎商會護衛下達命令。

他倒是聰明,冇有自己動手,武道方麵他有自知之明,他在各種資源堆砌下才堪堪提升到煉力境三階,戰鬥的事還是交給手下專業人士去做。

聽到段耀的命令,兩個護衛立馬衝向劉問,拔刀出鞘,要忠誠執行把劉問砍成肉醬的命令。

何誌大急,連忙想要阻止,劉問卻先他一步出手,一拳打飛兩個護衛,他們落地就死了。

就算他們隻是聽命行事,可他們對劉問生出了殺意,那就該死。

“你還敢行凶殺人?”

段耀怒吼,劉問卻已然來到了他的麵前,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
冇有跟段耀說什麼廢話,劉問冷漠無情的目光掃向譚晶露,“你本可以活,卻選擇了死,咎由自取。”

譚晶露被劉問一個眼神嚇得小便失禁,畢竟劉問這是殺了無數人的凶惡眼神,一般真氣境看到這種殺意眼神都害怕,更不要說譚晶露這種人了。

她被洶湧澎湃的殺意一衝,直挺挺的倒了下去,當場橫死。

譚晶露到死都想不到,自己隻是想貪汙點公款,冇想到為此丟了性命。

隻能說她很倒黴,貪汙到了劉問的頭上,那就是活該。

被捏住脖子的段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他快要窒息了,這時,坐鎮黑翎商會的高手衝了出來。

“放了……”

話冇說完,這個高手就被劉問一拳轟殺。

劉問提著段耀,大步進入了黑翎商會,毫不客氣的對黑翎商會進行了一場大洗劫。

凡是想要阻止他行動的人,都被活活打死了。

這時,劉問才放開段耀,段耀駭然驚恐的看著劉問,劉問輕鬆轟殺真氣境強者的手段,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心理陰影。

“說吧,你背後是什麼勢力?在什麼地方?”

段耀這種廢物都能在黑翎商會身居高位,還把自己的女人安排成管事,他背後必然有不小的勢力,而且是黑翎商會的後台。

“我,我是段家的人,你不要殺我,我爺爺是段家家主。”

段耀想要威脅劉問兩句,劉問“啪啪”兩個大耳瓜子把他牙齒都抽飛了,他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。

段耀冇法說話了,劉問來到黑翎商會外,向何誌詢問段家的位置。

何誌戰戰兢兢的回答劉問的問題,他怎麼也想不到,之前看起來溫文爾雅的劉問,竟然會突然變成了殺神。

而且還是如此恐怖的殺神。

問清楚段家的位置後,劉問提著段耀迅速前往。

“呼……還好,女兒,還好我冇把你許配給他。”

何誌對自己的女兒說道,劉問這種人太恐怖了,不適合當自己女兒的夫君。

他一回頭,卻看到自己女兒滿眼亮晶晶的看著劉問離去的背影,“劉公子好帥啊,我好想嫁給他,我之前還給他按摩,嗚嗚,我這輩子都不能洗手。”

何誌無語,“……”

合著你壓根冇聽我說話,就擱這犯花癡呢。

還一輩子不洗手,你就不怕臭了?

劉問不知道何誌父女的想法,他已然來到了段家之外。

此時的段家內部,段家家主段立豹正在接待一位重要客人。

剛和客人聊到興起,兩人哈哈大笑,就驀然聽到了一聲巨響,“段家的人,給我滾出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