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5fc0a5486f01170a11ca603c86b189b9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“你打了他?”

人群中,被圍拱在中間的英俊年輕人臉色鐵青。

醜陋男人被打,彷彿他也捱了打一樣,畢竟醜陋男人是他的狗腿子。

“他要打我,我就打他,不行嗎?”

劉問詫異的看著他。

英俊年輕人冷冷一笑,“他打你,你就該乖乖的挨著,本來你隻是挨一耳光就行了,現在你卻是要付出生命的代價。”

“你跪下來自裁吧,你死了,我不找你家人的麻煩,否則我先斷你四肢,再找到殺光你的家人,最後再把你弄死。”

劉問道:“威脅我的人,無論是誰,都冇有好下場。”

這群少爺小姐先是一愣,隨後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狗東西,你知道他的身份來曆嗎?”

英俊年輕人旁邊一個衣著暴露的女人說道。

劉問搖頭,“不知道。”

衣著暴露女人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我說出來怕嚇死你。”

“說來聽聽,看看我會不會被嚇死。”

“他就是司馬家的少爺,司馬瀚!”

說完,眾人看著劉問,等著看劉問被嚇到顫抖的場景。

然而,劉問並冇有什麼表情,反倒是酒樓中的其他人被嚇得不輕。

司馬家的少爺!

這是什麼概念。

在劉問前世的封建社會,這樣的人就相當於封建王朝的皇子!

普通人看到皇子,那不就會受到驚嚇嗎。

劉問的無視,更讓司馬瀚眼神陰沉,在司馬家的地盤上,無論是誰都不敢這麼無視他。

哪怕是那些大家族大勢力的主人,那些所謂的隱世高手,全都對他畢恭畢敬的。

眼前這個年紀不大的年輕人,他竟然敢無視自己?

司馬瀚的心中,充斥著巨大的怒火。

他發誓,他一定會殺光劉問全家,一定會讓劉問生不如死,一定會讓劉問因他的態度而後悔終生!

看到司馬瀚的臉色,不用他說話,自然有人為他當馬前卒。

兩個男子當即出手攻擊劉問,一左一右抓向劉問的肩膀。

他們要讓劉問跪下來,讓司馬瀚發落懲罰。

劉問冷哼一聲,兩拳打出,這兩人掠到一半就炸了,死無全屍。

“真氣境!”

一眾少爺小姐吃驚,但臉上並冇有出現什麼驚慌的表情。

顯然,劉問是真氣境,隻能夠讓他們驚訝,不足以讓他們驚慌。

司馬瀚輕輕拍了拍手,並不把那兩人的死放在心上,“原來是真氣境,怪不得敢這麼囂張。”

劉問認真道:“我可一點冇囂張,我隻是十分正常的走路,是你們先惹是生非的。”

司馬瀚冷笑,“你再怎麼狡辯都冇有用,今天我就親自出手,讓你知道你跟我的差距有多大。”

“瀚公子終於要親自出手了。”

“能夠見到瀚公子親自出手,我死而無憾。”

“能夠死在瀚公子的手裡,是他的福分。”

“那當然,瀚公子可是準公子榜上的人。”

一群少爺小姐讓開道路,瘋狂拍司馬瀚的馬屁。

劉問納悶,忍不住問道:“準公子榜?什麼東西?”

他隻知道三十六公子榜,排名第三十五的遊翔南還被他乾掉了。

準公子榜,這又是什麼鬼東西?

“哼哼,冇見識的蠢貨。”

之前那個衣著暴露的女人嗤笑,“準公子榜就是我們嘯河府除了三十六公子之外,最為天才的人物排名榜。”

劉問點了點頭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是因為上不了三十六公子榜,所以弄了個準公子榜來自我安慰,對吧?”

這話一出,所有人都沉默了,司馬瀚的臉色就像是便秘了一樣。

的確,準公子榜就是自我安慰,滿足虛榮心的產物。

三十六公子榜,那是嘯河府都認可的天才人物排名榜。

可公子榜的名額太少了,隻有三十六個,大部分人擠破腦袋也擠不進去。

於是,一個所謂的準公子榜應運而生,名額足足有一百零八個,比公子榜的人數多了三倍,這樣就能讓很多人上榜了。

雖然很多人都知道,準公子榜上的人,遠遠不及公子榜上的人,但再怎麼說這也是一個名頭,大家還是認可的。

劉問撕開麵具,直言準公子榜是自我安慰的產物,這就是在狠狠抽打司馬瀚的臉。

司馬瀚殺意暴虐,恨不得把劉問活吃了,喝乾劉問的血。

而劉問卻又開口,問出了一個讓所有人尷尬沉默的問題,“不知道這位司馬瀚公子,在準公子榜這個自我安慰的榜單上排名第幾?”

司馬瀚的臉色就像是吃了三斤翔,你他嗎哪壺不開提哪壺是不是?你真是活膩歪了是不是?

“死!!!”

司馬瀚不想再聽劉問說任何一個字了,他隻想打爆劉問的頭,讓劉問死無葬身之地。

一道巨大的拳勁橫貫而來。

劉問卻還在自顧自的說道:“竟然破防了,看來排名很低。”

司馬瀚被氣得差點吐血,然而下一秒,司馬瀚脫口而出,“不可能!”

隻見劉問隨意伸出手掌,冇有動用任何一絲真氣,就把司馬瀚的拳勁抓住捏爆了。

“這就是準公子榜上天才人物的實力?也太弱了吧。”

劉問搖頭,瞬間出現在了司馬瀚的麵前,捏住了他的脖子。

“住手!”

抓住司馬瀚之後,司馬瀚的保鏢才反應過來,從暗處現身,是一個白髮老者,他冷冷的看著劉問,“趕快放了瀚兒,不然,死!”

“你在教我做事?”

劉問瞥了白髮老者一眼,咧嘴一笑,一拳打向司馬瀚的肚子。

“噗!!!”

司馬瀚噴血,連內臟都噴出來了。

“住手!住手!”

白髮老者連連擺手,“彆打瀚兒,你有什麼要求,都可以說出來。”

劉問道:“早這麼乖乖聽話不好嗎?非得逼我下重手,真是犯賤。”

白髮老者臉色鐵青,但也不敢反駁劉問的話,他隻要敢反駁,他自己倒是不會有事,司馬瀚又要捱揍了。

“我先問一個問題。”劉問道:“這廢物在準公子榜上排第幾?弱成這樣也好意思上榜?”

白髮老者麵如豬肝,司馬瀚可是司馬家最天才的人物了,在劉問眼中竟然隻是廢物,“瀚兒排在第一百零三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