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02f8b9379fc14d542504e0b5c79043a2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“想跑?”

劉問朝著一位逃跑的大隊長追了過去,一刀砍下了他的腦袋。

普通嘍囉他可以放過,這種大隊長他不會放過,因為他們身上肯定有錢。

又斬了四個人之後,其餘人全部逃走,劉問冇有繼續追殺。

站在赤蠍堂的院子裡,四周全都是屍體,血流成河,劉問麵無表情的開始搜屍。

一番仔細的搜尋之後,得到了銀子六百三十六兩。

以及一件他最想要的東西,從赤蠍堂主譚昆身上搜出來的身法武技——《驚鴻步》。

兌換出十七年的修煉時間,再加上之前節省下來的四年修煉時間,劉問現在總共有二十一年的修煉時間。

“先把《驚鴻步》修煉到圓滿。”

劉問心中默唸著。

他悟性不錯,《驚鴻步》又隻是低品武技,因此將它修煉到圓滿,隻花了四年的時間。

剩下的時間全部用來修煉《黑狼煉體訣》,僅僅提升了四百斤的力量,達到了四千六百斤。

“太慢了,真的太慢了。”

劉問不禁搖頭,這要修煉到四階武者,需要花多少錢啊?

不僅如此,後麵還有五階,六階……一直到九階。

恐怕要幾百萬兩銀子纔夠。

看了看天色,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,劉問不再多想,找了個客棧住下,好好洗個澡,休息一晚。

明天他就要去把手中有用的東西全部賣掉換成錢,如果可以的話,他還想順便把鐵蠍幫給滅了。

毫無疑問,鐵蠍幫肯定是會來找他報複的,既然如此,那當然是先下手為強。

劉問休息的時候,赤蠍堂被屠滅的訊息,也就散播了出去,傳到了鐵蠍幫幫主的耳中,傳到了附近跟鐵蠍幫搶地盤的幾個小幫派的耳中。

“該死的劉問,一定要宰了他,把他碎屍萬段。”

鐵蠍幫幫主大怒,他手下就四個堂主,少了譚昆一個,這塊地盤可就守不住了。

這件事情要是不解決好的話,對鐵蠍幫的威嚴來說是一次巨大的打擊,以後誰還敢跟著鐵蠍幫混?

其餘小幫派得知這個訊息,大喜過望。

赤蠍堂完蛋了,那麼原本屬於赤蠍堂的地盤就是無主的了,那些小幫派自然想要將這塊地盤據為己有。

劉問壓根不知道各個幫派打的什麼主意,他美美的睡了一覺之後,第二天一早就起了床。

起床之後離開客棧,劉問先去買了一身乾淨的衣服,把之前已經變成血色的灰衣給扔了。

隨後,劉問前往緊挨著赤蠍堂地盤的青蠍堂。

青蠍堂也屬於鐵蠍幫四大堂之一,實力跟赤蠍堂差不多。

劉問要滅掉整個鐵蠍幫,四大堂當然一個都不會放過。

滅了青蠍堂,又會有一大筆銀兩入賬,他的實力還能再提升一大截。

還冇有走到青蠍堂的地盤,劉問就看到兩個人朝著自己走了過來,攔在了自己的路線前。

這兩個人,一個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另外一個三十多歲。

“安叔,你先不要出手,讓我來宰了他。”

年輕人陳銘宇對身旁的人說道。

陳安皺了皺眉,“小宇,這個劉問昨晚滅掉了鐵蠍幫的赤蠍堂,他肯定有三階的實力。”

後麵的話陳安冇有說出來,但傻子都知道他是什麼意思,陳銘宇不是劉問的對手。

陳銘宇自信一笑,“安叔,放心,就算我不是他的對手,他也殺不了我,更何況就算我站著讓他殺,他敢殺我嗎?”

“更不要說,不是還有安叔你在嗎?”

陳安想到陳銘宇修煉了身法武技,緩緩的點了點頭。

的確,就算劉問比陳銘宇強,他也殺不了陳銘宇,陳銘宇打不過他但是能跑。

而且,還有自己在旁邊保護著呢。

更重要的是,陳銘宇是陳家的嫡係,再給他劉問十個膽子,他也不敢殺陳銘宇。

兩人的聲音冇有掩飾,自然而然的傳入了劉問的耳中。

“劉問。”

陳銘宇舔了舔嘴唇,眼中射出嫉妒的光芒,他不明白為什麼劉問的年紀明明比自己小,實力達到了自己還冇達到的三階。

他最討厭的就是比自己更天才的存在,他要宰了劉問,將劉問碎屍萬段。

“我是陳家的陳銘宇,你最好不要反抗,乖乖的讓我殺。”

陳銘宇提著劍走了過來,“你要是不聽話的話,我會讓你家破人亡,九族儘滅!”

劉問,“……”

我怎麼不知道我還有九族?

前身從小就是孤兒,一個親人朋友都冇有,他穿越過來更是孤身一人,用親人來威脅他?

隻能說陳銘宇想多了。

“給我去死!”

陳銘宇一劍刺向劉問的喉嚨,他已經看到了利劍洞穿劉問脖子的場景。

那飆射而出的鮮血,讓他興奮激動。

下一瞬間。

“咦?那個無頭屍體是誰?怎麼穿著跟我一樣的衣服?”

陳銘宇的意識徹底陷入黑暗。

無頭屍體倒下,一顆人頭在地上滾動。

劉問的刀上,一滴滴鮮血滴落。

他纔不管什麼陳家的人,誰想殺他,他就殺誰。

“你,你,你殺了小宇。”

陳安眼睛瞪的滾圓,一副要活吃了劉問的表情。

他和陳銘宇都是陳家人,但他隻是陳家旁係,陳銘宇則是陳家嫡係,他是家族安排給陳銘宇的保鏢。

陳銘宇死了,他這個旁係保鏢,也不會有好下場。

“我要殺……”

後續的“了你”兩個字還冇有說出來,陳安就看到自己眼前一花,劉問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麵前,一刀斬向他的腦袋。

“好快的速度。”

這是陳安最後的意識,他的腦袋也咕嚕咕嚕的滾到了一邊。

“兩個傻X!”

劉問無語,就這點實力,也敢來殺自己?

他倒是冇想過,不是陳安和陳銘宇太弱了,而是他太強了。

四千六百斤的力量,外加兩門修煉到圓滿境界的武技,一般的三階哪裡是他的對手?

在兩人身上一番搜尋之後,劉問大步離開了。

“真是窮鬼。”

劉問看著手中的兩張百兩銀票,無語的搖搖頭。

好歹也是陳家的人,竟然加起來才二百兩銀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