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問一出手,圍攻他的幾個真氣境立馬瞳孔縮緊。

因為劉問並冇有動用任何真氣,僅靠純粹的肉身,就抓住捏爆了白衣人的攻擊。

這種可怕的肉身,他們從來冇有見過。

“既然你們先對我動手,那我也就不客氣了。”

話剛剛說完,劉問就來到了白衣人的身後,手掌隨意一拍,白衣人爆炸,徹底死亡。

剩下的幾人大駭,連忙四散奔逃。

可他們的速度,怎麼跑得過劉問呢?

劉問輕鬆無比的追上了他們,把他們一個個全部打死。

這可怕的一幕,震住了碧魚商會中的所有人。

那可是真氣境的強者,不是路邊的大白菜,即便在鐵吉城,這樣的人物也就隻有十幾個罷了。

竟然就這樣被劉問輕鬆打死,簡直是顛覆了他們的三觀。

之前那個普通女人也來了,她冇有跟著劉問,而是遠遠的看著。

“好強。”

她喃喃自語。

解決掉這幾個真氣境之後,劉問隨手抓過來碧魚商會一個管事,問道:“碧魚商會背後的大勢力,都在什麼地方?”

這個管事被劉問一抓住,登時被嚇暈了過去。

劉問無語,把他扔開,又換了個人詢問。

最終,他得知,碧魚商會背後有四大勢力,都是鐵吉城的大勢力,他們壟斷了鐵吉城的一切。

司馬家也不管這種事情,反正隻要鐵吉城按時給他們交稅就行。

知道了四大勢力的確切位置,劉問當即離開碧魚商會總部,前往距離最近的趙家。

冇過多久,劉問帶著錢財和秘籍,離開了趙家,趙家中傳出濃烈的血腥味道。

其餘的三大勢力,也很快就步了趙家的後塵,錢被劉問洗劫一空,人也被劉問殺了不少。

帶著總計二十三萬兩金,劉問就要離開鐵吉城。

“公子。”

普通女人出現在劉問麵前,單膝跪地,畢恭畢敬的說道:“請允許我跟隨公子,為公子鞍前馬後,唯命是從。”

普通女人覺得劉問是個十分有正義感的人,這樣的人可不多見,她決心跟隨劉問,為劉問做任何事情都行。

前提是劉問要做的是好事。

劉問隻是隨意掃了她一眼,他當然冇有帶上這個女人的想法。

他獨來獨往,自由自在,腦子進水了纔會帶個拖油瓶。

“你太弱了,我不會要你的。”

劉問直截了當的說道:“不過看在你頗具正義感的份上,我給你一點好東西。”

劉問發現這個女人是修煉劍法的,於是他把《沖霄劍典》丟給女人,“拿去修煉吧。”

普通女人隻感覺眼前一花,劉問就已然消失不見了,而她麵前則多了一本秘籍。

“唉。”

劉問不要自己,女人隻能歎息一聲,拿起秘籍離開了鐵吉城。

鐵吉城外。

劉問將二十三萬兩金兌換成修煉時間,按部就班的進行修煉。

修煉過後,他的修為依舊是真氣境四重巔峰,並冇有突破到真氣境五重,但是距離真氣境五重越來越近了。

修煉完成之後,劉問攤開一份地圖,這是從碧魚商會中拿來的,是一份十分詳儘的地圖,記錄了司馬家勢力範圍內的各種情況。

其中自然包括劉問想要的,關於各個山賊土匪窩點的情報。

鎖定了一個距離最近的土匪山寨,劉問飛速的殺了過去。

五天後。

司馬家這片區域中所有的山賊土匪,都被劉問清剿一空。

劉問的收穫也是很不錯,得到了六十萬兩金。

所有的錢,自然是被他轉化為了自己的實力,但修為還是真氣境四重巔峰。

大概還要二三十萬兩金才能突破。

“山賊土匪都剿滅完了,該去釣魚了。”

劉問嘿嘿一笑,其實山賊土匪擁有的錢財並不多,真正占據大量財富的,還是各個城池裡的各大勢力。

他們搜刮民脂民膏,壓榨財富,底蘊深厚,再加上多年的積累,自然擁有大量的財富。

這些大勢力,纔是劉問的真正目標。

一個小鎮子中。

劉問好好的洗浴了一番,飽餐了一頓,吃飽喝足之後,就該真正的開始釣魚行動了。

就在劉問要走出酒樓的時候,他看到一群衣著華麗的年輕男女正要走進來。

從這群人的衣著神態來看,就知道他們絕對不是這個小地方的人,而是來自於那些大城池,並且在大城池中都是大家少爺小姐。

其餘人看到他們,都是繞著走,不敢在他們麵前觸黴頭。

劉問卻是目光一亮,不僅不繞著走,反而主動走了過去。

酒樓掌櫃連忙拉住劉問,“這位公子,他們來曆不凡,你還是等他們進來之後再出去,不要跟他們麵對麵碰上。”

酒樓掌櫃見過太多這種事情了,僅僅是麵對麵碰上,這些高傲自大的少爺小姐,就認為跟他們碰麵的人玷汙了他們,要殺了跟他們碰麵的人。

他不想看到劉問年紀輕輕就被活活打死。

“冇事,我相信他們都是好人,都是通情達理的,不會無緣無故的殺人。”

劉問笑著說道。

酒樓掌櫃無語的看著劉問,怎麼會有你這麼天真的人?你這麼天真是怎麼活到這麼大的?

劉問當然不會告訴他,自己就是故意要去跟這群人碰一碰,要去讓他們來找自己的麻煩。

要釣魚,就要先打窩灑魚餌。

魚餌就是他自己。

推開酒樓掌櫃的手,劉問大步走向酒樓的門口。

酒樓掌櫃在後麵歎了口氣,似乎已經看到劉問被打的吐血的畫麵了。

劉問麵對麵迎上了這群人,他要出去,而這群少爺小姐則是要進來。

果不其然,兩方剛剛一照麵,那群少爺小姐中一個長相極醜的男人就怒瞪著劉問,毫不客氣的一耳光抽向劉問的臉,“好狗不擋道,你不知道嗎?”

啪!!!

清脆的耳光聲響起。

酒樓掌櫃的眼珠子瞪圓。

他本以為劉問會被抽一耳光,結果完全相反,是那個醜陋男人捱了一耳光,被打的吐血飛了出去。

酒樓掌櫃愣住了。

那群有說有笑的少爺小姐愣住了。

酒樓中所有人都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