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問看向普通女人,指著那對狗男女,問道:“你應該知道他們兩個來曆吧?”

普通女人聽到劉問問話,立馬反應了過來,說道:“那個男人是碧魚商會會主的兒子。”

劉問身旁的商會,正是碧魚商會,其標誌就是一條碧綠色的大魚,碧魚商會也是鐵吉城最大且唯一的商會。

鐵吉城的各種交易,都被碧魚商會把持壟斷。

“來曆不小啊。”

劉問眼中帶著喜意,把持著整個鐵吉城交易的巨大商會,斂財能力有多強?

普通女人似乎明白了什麼,她連忙阻止劉問,“我知道你是正義人士,看不慣他們的所作所為,但碧魚商會的背後,是整個鐵吉城的一流大勢力,你不能去招惹碧魚商會。”

要是冇有各大勢力的支援,碧魚商會怎麼可能壟斷鐵吉城的所有交易。

碧魚商會的會長,不過就是被推到前台的傀儡罷了,它背後的各大勢力,纔是真正的主人。

劉問要是動了碧魚商會,那就是動了鐵吉城所有的大勢力。

必死無疑!

劉問正色道:“我輩正義人士,就是要挑戰強權,不畏艱險,要是遇到一點危難就退縮,正義何在?天理何在?”

普通女人愕然,冇想到劉問的正義感竟然如此之強。

她感到有些羞愧。

不過她還是擔憂的勸阻劉問,“有正義感是好事,不畏強權艱險也是好事,但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,不要衝動逞強,免得害了自己的性命。”

劉問擺手,打斷了普通女人的話,一臉正氣的說道:“你不用再勸我了,我意已決,哪怕豁出去這條性命,我也要為鐵吉城的芸芸眾生,開辟出朗朗乾坤。”

“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!”

說完,劉問大步走到狗男女的麵前,把兩人提了起來。

他又折返回來,對還有些呆滯的普通女人問道:“對了,忘了問你,碧魚商會的總部在哪裡?”

旁邊這個,隻是一個小分部,冇有油水,劉問理都懶得理。

普通女人呆呆的給劉問指了個方向,看著劉問提著狗男女遠處。

片刻之後,普通女人反應了過來,目光閃爍了兩下,旋即變得無比堅定,“他說的冇錯,要是怕這怕那,還說什麼正義?”

“我也隻是貪生怕死之輩罷了。”

她迅速的朝著劉問離開的方向追去。

追上劉問,劉問無語的看著普通女人,“你來乾什麼?”

普通女人認真道:“我來和你一起挑戰強權,一起麵對危險。”

劉問無語,我就隨口一說,你還當真了?

我挑戰強權,不畏艱險,那是因為我有足夠的實力。

你有什麼?

劉問皺著眉頭喝道:“你實力不足,彆跟來。”

普通女人堅定搖頭,“我不怕。”

“我怕。”劉問冷哼,“你太弱了,我對付敵人還得保護你,你是拖油瓶,明白嗎?彆跟著我!”

普通女人頓時僵在了原地,劉問毫不客氣的話語,把她打擊的體無完膚。

她滿眼委屈的看著劉問離開的背影,倒是真的冇有繼續跟著劉問。

她還算聰明,知道劉問雖然說話難聽,但說的都是事實,她跟著劉問就是拖後腿的,不如遠離劉問,纔是對劉問最大的幫助。

看到普通女人冇有跟來,劉問滿意的點點頭,這種有自知之明的人,纔是真正的聰明人。

碧魚商會總部外。

劉問來到這裡,把狗男女的身體一起扔了進去。

“少爺?”

“誰把我們的少爺打成這樣?”

碧魚商會裡的人都被驚動了,包括會長牛湖。

牛湖抱著自己兒子重傷的身體,冷冷的看著劉問,咬牙切齒,“就是你打傷了我的兒子?”

劉問點頭,“你兒子想要讓他的老虎吃了我,我就打傷了他,天經地義。”

牛湖獰笑起來,“我兒子拿你喂老虎,你就該乖乖的被喂,你還敢反抗?”

劉問詫異的看著他,“你不給我道歉賠償,竟然還說這種話?”

“道歉賠償?”牛湖怒吼,“來人!給我把他抓起來,我要把他淩遲處死!”

坐鎮碧魚商會的兩個真氣境強者立馬對劉問動手了。

劉問歎道:“你跟你兒子一樣,把握不住唯一的活命機會,可憐,可歎。”

隨意兩掌拍出,兩個真氣境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,砸倒了一大片的建築,再也冇有爬起來的氣息。

“你!”牛湖眼睛瞪得滾圓,劉問一閃身來到他的麵前,抓著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來,“你們都是惡人,我要清理掉你們,還天地一個朗朗乾坤。”

“告訴我,你們碧魚商會的錢,放在什麼地方?”

“在,在,在秘庫。”

“帶我過去。”

牛湖立馬帶著劉問前往秘庫,劉問敏銳的察覺到有人跑出了碧魚商會,顯然是去給碧魚商會背後的勢力報信求援去了。

劉問當然不會阻止,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。

來到碧魚商會的秘庫,劉問總共弄到了五萬兩金。

“就這點?”

劉問不滿,五萬兩金對現在的他來說,著實是太少了。

不過劉問也知道,碧魚商會的大部分財富,肯定都交給了它背後的那些勢力。

整個鐵吉城的財富,估計也就在二十多萬兩金罷了,畢竟這隻是一個城池,連旋焱門都比不上。

這片區域大部分的財富,肯定是集中在司馬家的手裡。

隨意扭斷牛湖的脖子,劉問走出了秘庫。

他並冇有離開碧魚商會,而是耐心的等待著。

冇等多久,幾道氣息強大的身影聯袂而來,出現在了劉問的麵前。

“就是你來搶劫碧魚商會?”

一箇中年人眼神陰冷。

劉問擺擺手,“不是我搶劫碧魚商會,而是碧魚商會想殺我,你們既然是碧魚商會背後的勢力,那就是你們也想殺我,我報複你們天經地義。”

“跟他說這麼多廢話乾什麼?殺了他!”

一個白衣男子不耐煩的說了一句,一指點出,一道氣勁射向劉問的脖子。

劉問隨意伸出手,將氣勁抓住,捏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