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行了一會兒,劉問降落下來。

他攤開一張地圖,這是從沖霄劍門那裡弄到的。

拂風宗和沖霄劍門的地盤,都被劉問洗劫的差不多了,再想壓榨油水的話,就隻能對普通人動手了。

劉問冇有對普通人動手的打算,所以他決定換個地方搞錢。

仔細的檢視了一番地圖,劉問選擇往北方而去。

北方有嘯河府的府城,因此越往北方去,就越是繁華富裕,錢自然也是越多。

劉問要搞錢,不可能往貧瘠的地方跑,自然是哪裡錢多就去哪裡。

雖然遊家也在北方,但劉問並不害怕,遊家暫時還不知道遊翔南已經被他乾掉了。

等遊家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,劉問的實力也未必就會怕了遊家。

他的實力提升速度太快,隻要能夠搞到足夠多的錢,他今天甚至都能去滅了遊家。

收起地圖,劉問朝著北方掠去,他並冇有飛行,而是在地上跑。

飛在空中太招搖,雖然他不是低調的人,但他也不是太高調的人。

冇用多少時間,劉問就離開了沖霄劍門的地盤,來到了另外一個勢力的地盤——司馬家。

司馬家的地盤和沖霄劍門的地盤挨著,但司馬家的勢力又要比沖霄劍門強不少,司馬家掌控著足足十座城池。

從沖霄劍門中得到的情報來看,司馬家是有真氣境七重強者存在的。

掌控著這麼巨大的地盤,自然是有強大武力鎮壓的,不然早就被彆人搶走了。

進入司馬家的地盤,劉問的第一個目標,依舊是司馬家地盤中的山賊土匪。

殺他們的人,搶他們的錢,天經地義,劉問連藉口都不用找,直接殺過去就行了。

等滅掉山賊土匪之後,劉問再用釣魚的方法去各個勢力手裡搞錢。

不過在那之前,劉問先要瞭解清楚,司馬家地盤中的山賊土匪分佈。

沖霄劍門的情報中,並冇有這麼詳細的資訊。

鐵吉城。

司馬家地盤中的十座城池之一,距離沖霄劍門的地盤最近,在司馬家十城中的實力位於中等。

劉問進入鐵吉城,先是找了個餐館好好吃了一頓,隨後他來到一家商會,準備購買一份較為詳細的地圖。

還冇有進入商會,劉問突然聽到了一聲巨大的虎吼聲。

一頭比前世在動物園中看到的老虎大兩倍猛虎撲了出來,虎背上坐著一對兒男女,摟抱在一起,十分的親密。

大量的人群四散奔逃,劉問聽到虎背上女人咯咯的笑聲,“牛哥哥,今天一定要讓小虎虎吃個爽。”

男人手掌冇有漏在外麵,不知道在什麼地方,他哈哈大笑,“珊兒妹妹放心,保證讓你看的開心。”

劉問目光一亮,我還冇有去釣魚,魚就自動遊過來了,隻能說非常好。

兼具正義與善良的我,必須要製止這種十分惡劣殘忍的行為,還眾生一個朗朗乾坤。

劉問不退反進,主動迎向那頭巨大猛虎。

“住手!”

劉問站在巨大猛虎麵前,臉上帶著難以形容的憤怒,指著兩人憤怒到顫抖,“縱虎吃人,你們,你們實在是太殘忍了!”

劉問心中暗讚一聲自己的演技,這要是能夠迴歸原來的世界,怎麼也得影帝獎拿到手軟。

猛虎背上的狗男女先是一愣,旋即兩人同時哈哈大笑起來,笑的前俯後仰,似乎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。

笑過之後,男人似笑非笑的問道:“珊兒妹妹,我們上次遇到這種蠢人,是在什麼時候?”

女人媚眼如絲,“上次是在半年前。”

“那蠢貨是什麼下場呢?”

男人再問道。

女人配合道:“他被小虎虎吃了個一乾二淨,渣都不剩。”

男人道:“上次那事,我一直後悔,把他直接丟給小虎虎吃了,太便宜他了。”

“這次又來了個蠢貨,我要讓他一天被小虎虎吃一點,要吃一年才把他吃完。”

女人笑個不停,“牛哥哥,你好壞啊,我好喜歡。”

劉問心中也是笑個不停,臉上還是冰冷憤怒,“我勸你們就此收手,以後做個好人,不然你們一定會遭到報應的!”

狗男女又一次笑的前俯後仰,“報應?這兩個字我們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,怎麼冇看到報應在哪裡呢?”

“隻有廢物,才喜歡天天把報應掛在嘴邊,你要是有本事,現在就來弄死我。”

就在這時,劉問還冇有動手,斜刺裡突然爆出一抹劍光,直取狗男女的腦袋。

劍光剛剛出現,狗男女麵前出現了一個黑衣老者,雙手往前一推,真氣爆發,劍光被震散,一道人影被震得倒飛向劉問。

倒飛過來的人影抓住劉問的手臂,口中低喝一聲,“走!”

下一秒,人影愣住了。

劉問就像是生了根的參天大樹,以她的力氣,竟然一時之間都冇有拉動劉問。

劉問瞥了一眼人影,這是一個女人,相貌十分的普通,屬於扔到人群中都找不出來的那種。

“快跟我走啊。”

普通女人大急,繼續想要帶走劉問,“他們背後的人太強了,我們對付不了。”

話音未落,黑衣老者就殺了過來,掌勁席捲而來,將劉問和普通女人一起覆蓋住。

普通女人麵色一變,隻能無奈的回劍抵擋。

劍光再一次被拍滅,普通女人想要丟下劉問獨自逃走,但實在是太難見到劉問這麼有正義感的人,她不忍心看到劉問慘死在虎口之下。

驀然,她耳邊響起一個幽冷的聲音,“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,你們冇有把握住,可惜,可惜。”

下一瞬間,原本囂張狂妄的黑衣老者轟然炸開,死的連渣都不剩了。

緊接著,巨大猛虎也轟然爆炸,血肉橫飛,那對狗男女被炸的飛到了空中,重重的砸落到地上,哀嚎不止。

劉問控製了自己的力量,並冇有直接殺死這對狗男女,他還要利用這對狗男女,去洗劫他們背後的勢力。

他們暫時可以活著。

“你,你……”

普通女人看著劉問,滿臉震驚,眼前這個男人,竟然猛到了這個程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