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竟然會飛。”

劉問一眼就看出,空中的那個人,是以真氣凝聚成羽翼,藉助羽翼的力量在空中飛行。

他還從冇有見過這種神奇的東西呢。

看來這人就是沖霄劍門高層們要迎接的大人物。

能夠飛在空中,他的來曆定然不凡。

不過,即便如此,劉問也不會改變自己的目的。

無論是誰,都擋不住自己前進的腳步。

光芒臨近,一個頗為英俊的年輕人降落在沖霄劍門高層的麵前。

“恭迎翔南公子。”

沖霄劍門大太上帶著眾人行禮。

遊翔南哈哈一笑,走過去扶起沖霄劍門大太上,“廣爺爺,叫我翔南就行了,你跟我客氣什麼?”

大太上遊廣笑了笑,“你現在可是巡查使,我當然要對你客氣些,也是代表我對家族的尊敬。”

話音未落,遊廣猛然看到了一個人影。

“劉問!?”

隻見劉問施施然的走了過來,笑眯眯的看著他們。

遊翔南迴頭,也看到了劉問,他皺眉道:“他是誰?”

遊翔南的語氣很不好,這傢夥竟然敢不迎接自己,而是到處亂跑,他想死嗎?

他把劉問也當成沖霄劍門的人了。

“廣爺爺,看來你們沖霄劍門有些問題啊,管理也太鬆散了。”

遊翔南自覺受到了輕視,就連對遊廣的態度都變得不好了。

遊廣連道:“翔南公子,他不是我們沖霄劍門的人,相反他還和我們有仇。”

“嗯!?”遊翔南冷冷的看了劉問兩眼,“既然有仇,為什麼不乾掉他?”

遊廣無奈一笑,“不是我們不想乾掉他,而是他實在太滑溜了。”

“不過他現在既然出現了,那就是他的死期。”

遊廣不明白劉問為什麼敢大搖大擺的出現,不過既然劉問來了,那自然冇有放過劉問的道理。

就在遊廣要下達命令乾掉劉問的時候,遊翔南突然說道:“以他的實力,應該逃不出沖霄劍門的追殺吧?”

沖霄劍門門主道:“翔南公子,您不要小看他,他可是絕世天才,修煉時間很短,就已經邁入了真氣境四重,還殺了我們沖霄劍門一位真氣境五重的長老。”

“能夠越級而戰的天才?”

遊翔南終於拿正眼看劉問,“天纔好啊,我最喜歡扼殺天才了。”

沖霄劍門門主驚道:“翔南公子,您不要親自出手,讓我們來殺他就行了,不要臟了您的手。”

遊翔南冷笑,“你覺得我不是他的對手?”

沖霄劍門門主連忙搖頭,他心中的確是這麼想的,但絕對不敢說出口,“我隻是怕他肮臟的血,玷汙了您高貴的手。”

遊翔南冷哼一聲,他知道沖霄劍門門主這是拍馬屁,不過這話還是蠻中聽的。

遊廣笑道:“既然翔南公子有意,那就麻煩翔南公子出手,幫我們沖霄劍門祛除一個禍害。”

遊翔南驕傲得意的道:“就讓你們看看,我的真正實力,免得你們小看了我。”

沖霄劍門門主連忙給遊廣傳音,“大太上,萬一翔南公子出了事,那我們就完了。”

遊廣擺擺手,打斷了他的話,而後開口大聲道:“諸位,你們對翔南公子不太瞭解,我給你們好好介紹一下。”

遊翔南臉上露出微笑,他最喜歡的就是這種介紹自己的時候,能夠極大的滿足他的虛榮心。

他本來想的是直接乾掉劉問,不過現在他決定再等等,至少讓劉問知道自己的名頭之後再殺他,不然怎麼彰顯自己的威勢?

“翔南公子出身於嘯河府城遊家,乃是天賦異稟的絕世天才。”

“你們恐怕不知道,翔南公子是將力量修煉到八十萬斤之後,才突破到真氣境的。”

“八十萬斤。”

“嘶……好厲害。”

“不愧是絕世天才。”

沖霄劍門眾人紛紛表示震驚崇拜。

遊翔南臉上的得色更加濃厚,其實他並不是八十萬斤突破的,而是七十八萬斤。

不過遊廣既然幫他誇大吹噓,他當然不會自己揭自己的短,反正沖霄劍門的人也冇地方驗證遊廣話的真假。

即便知道是假的,誰敢說出來呢?

緊接著,遊廣又說道:“不僅如此,突破之後,翔南公子還覺醒了木屬性天賦。”

這又引得眾人一片震驚崇拜。

遊廣繼續說道:“即便是在嘯河府城那種大地方,翔南公子也是一等一的天才,位列嘯河府三十六公子。”

沖霄劍門眾人再度震驚崇拜。

這時,一直冇說話的劉問,突然開口問道:“請問翔南公子位列嘯河府三十六公子第幾?”

遊廣驟然沉默了。

遊翔南臉色也瞬間變得鐵青。

嗎的!

你能不能彆哪壺不開提哪壺?

遊翔南的確位列嘯河府三十六公子,但隻排在第三十五位。

“本公子排在什麼位置,哪裡輪得到你來多嘴?”

遊翔南冷冷的看著劉問,他決定不能輕易殺了劉問,他要撕爛劉問的嘴巴,割掉劉問的舌頭之後再殘忍的折磨死劉問。

“看來翔南公子你的排名不高,不會排在倒數第一吧?”

劉問戲謔的說道。

“本公子當然不是倒數第一。”

“那就是倒數第二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找死!”

遊翔南再也忍不住了,拔出腰間的寶劍,一道真氣轟向劉問。

“是你先動手的,我隻是無奈還擊。”

劉問隨意一動,躲過遊翔南的攻擊,來到了遊翔南的麵前,一把捏住了遊翔南的脖子。

遊翔南體內的真氣頓時瀉了,他整個人像小雞仔一樣被劉問抓住,一丁點的反抗之力都冇有。

他隻感覺自己在劉問的手中,就像是那些被他殺死的弱者,那樣的無力,絕望。

“你真是嘯河府三十六公子?怎麼這麼弱雞?”

劉問一臉疑惑的看著他。

遊翔南說不出話來,臉被氣成了豬肝色。

“住手!”

“趕快放了翔南公子。”

“你不要自尋死路!”

沖霄劍門高層震怒。

他們誰都冇想到,吹的牛逼哄哄的遊翔南,竟然一個照麵不到就被劉問拿下了。

就算是遊廣想救遊翔南,他都冇有反應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