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番修煉之後,劉問的實力再度增長了一大截。

對於他來說,任何一丁點的提升,都能夠轉化為巨大的戰力增長。

畢竟他可是超越品質的真氣,以及真氣肉身各種屬性全部兼修。

離開旋焱門之後,劉問決定前往拂風宗。

拂風宗內的錢財,肯定比旋焱門更多,劉問自然是想要。

再加上拂風宗的秘訣《拂風錄》,也是能夠幫助劉問完善《無上經》的寶物,不拿不行。

等處理完拂風宗這邊的事情,劉問就決定前方沖霄劍門,掠奪沖霄劍門的錢財,以及《沖霄劍典》。

搞定這一切之後,他就可以離開這兩片區域,前往其他地方尋求錢財,以及更厲害珍貴的秘籍。

在心中對接下來的路線行動,做了一次完備的規劃之後,劉問就已經抵達了拂風宗的山門處。

拂風宗不同於旋焱門,拂風宗的勢力更大,因此他們的宗門建立的更加豪華,各種建築鱗次櫛比,並且此地靈氣濃鬱,十分適合修煉。

劉問剛一出現,就被拂風宗的人發現了。

身為拂風宗必殺令上的人,劉問的相貌自然是整個拂風宗的人都知道,他們一看到劉問,就立即對劉問發動了攻擊。

“哈哈。”

劉問大笑一聲,不僅不後退,反而主動迎向這些發動攻擊的人。

手中的火旋環一揮,一圈圈狂暴的火焰橫掃而出,所過之處,所有的拂風宗人都被點燃,被燒成焦炭。

“那是旋焱門的至寶火旋環,怎麼會在劉問的手裡?”

“旋焱門真是該死,為了對付我們拂風宗,竟然捨得把火旋環交給劉問。”

拂風宗的人震怒,把旋焱門恨入了骨髓。

他們還不知道,旋焱門已經被劉問給滅了。

火旋環可不是旋焱門交給劉問的,而是劉問用自身的實力搶過來的。

不過他們怎麼懷疑是他們的事,劉問怎麼殺是劉問的事。

五道身影從遠處掠了過來,將劉問團團圍住。

這五人都是旋焱門的長老,其中一人還是真氣境五重的長老。

那位真氣境五重長老喝道:“劉問,你膽大包天,竟然敢來我們拂風宗惹是生非,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!”

“是嗎?”

劉問隨意一笑,火旋環砸出,這位真氣境五重的長老,當場被火旋環砸爆,屍體被燒成灰燼。

砸出去的火旋環,並冇有立馬回到劉問的手中,而是繼續砸向其他的拂風宗長老。

就連真氣境五重長老都被劉問一環砸死,拂風宗其他長老也就不用多說了,全部被火旋環砸死燒燬。

殺掉圍攻自己的所有人之後,火旋環纔回到了劉問的手裡,這個兵器使起來雖然不是那麼的順手,但威力是真的很不錯。

劉問計劃著以後找個煉器大師,把火旋環熔鍊成自己順手的兵器。

劉問這狂暴的攻擊,驚住了拂風宗的大多數人,其餘想對劉問出手的拂風宗長老,這時候都是躲得遠遠的,不敢輕易出現。

誰都不想成為下一個被火旋環砸死的人。

“快去請太上長老。”

拂風宗宗主說了一句,隨後他掠到一棟房子的頂上,遙看著劉問,笑道:“劉公子來我們拂風宗,何必這麼凶殘暴躁呢?有什麼事情,我們可以慢慢談嘛。”

劉問知道他是在拖延時間,但也並不在意,他就等拂風宗的太上長老們出來。

要是不把他們全部殺服,他們是不會乖乖交錢交秘籍的。

“你們對我下必殺令,難道還想要我對你們仁慈和善嗎?”

劉問配合他拖延時間。

拂風宗宗主立馬說道:“隻要劉公子退去,我們可以撤銷對你的必殺令。”

“有那麼容易?你們倒是想得挺美,想殺我就殺我,想撤銷就撤銷,你們把我當什麼了?”

劉問冷哼,“除非交出你們拂風宗所有錢財,以及所有秘籍,我纔會勉強放過你們。”

劉問知道他們肯定是不會交的,但要求還是要提的,萬一拂風宗的人答應了,劉問也就可以省了力氣。

拂風宗宗主暗怒,要所有的錢財,還要所有的秘籍,你咋不要我的女人呢?

如果他說出來,劉問當然是拒絕。

女人跟錢財秘籍哪有可比性?

女人隻會影響他拔刀砍人的速度,而錢財和秘籍則能增長他拔刀砍人的速度,選擇哪個不用多說了吧?

“我們需要考慮考慮。”

拂風宗宗主繼續拖延時間,劉問任由他拖延時間,“慢慢考慮吧,我給你們時間認真考慮。”

拂風宗宗主心中暗笑,“年輕人就是年輕,傻子一個。”

並冇有等多久,拂風宗的四位真氣境六重太上長老,全都從閉關之地走了出來,來到了拂風宗宗主麵前。

“哈哈,劉問,蠢貨,你不抓住時機動手,現在我們的太上長老出來了,你死定了。”

拂風宗宗主暢快大笑,似乎已經看到了劉問被殺死的場景。

劉問咧嘴露出一絲不屑的笑,“真當我不知道你們在拖延時間?”

拂風宗宗主心頭一突,趕忙抱拳說道:“請太上長老出手,滅殺這個惡賊。”

拂風宗大太上瞥了一眼劉問,點頭道:“老四,你就去殺了他吧,把他的腦袋斬下來,扔到旋焱門去,告訴旋焱門,這就是和我們拂風宗作對的下場。”

“好,我很久冇動手了,能夠親手扼殺一個天才,我太高興了。”

拂風宗四太上獰笑一聲,身影一動,如風般來到了劉問的麵前,一掌拍向劉問的胸口。

“小子,死吧。”

劉問眼皮動了動,瞬間從原地消失不見,拂風宗四太上的攻擊落了個空,他的耳邊響起一個聲音,“你以為你的速度很快嗎?”

緊接著,一股狂暴的力量衝進了他的身體之中,拂風宗四長老和之前的拂風宗長老一樣炸碎,屍體被焚燬。

“老四!”

“夫君!”

剩餘的幾個拂風宗太上長老大怒,一個女性太上長老猛的撲向劉問,拂風宗大太上喝道:“一起上,殺了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