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fcdc8b128591bd852e36eb663c1b3fbf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劉問被震退,巴雄終於有了相對安全的環境,他立馬調動體內全部的真氣,狂暴無比的力量,灌注到自己手中的火旋環之上。

火旋環徹底的燃燒了起來,紅彤彤的,像一個小太陽被抓在巴雄的手裡。

“火旋一擊!”

巴雄猛力的將火旋環丟出,火旋環旋轉著飛向劉問。

這是《旋炎功》之中最強大的一招,也是隻有巴雄會的一招。

這一招,必須要配合火旋環,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。

火旋環加上火旋一擊,即便是普通的真氣境七重,巴雄也有對抗的能力。

這一招威力極大,哪怕是劉問有著強橫無匹的肉身,他也不敢硬扛。

硬扛就是找死。

更何況,劉問壓根冇有想過硬扛,自己最大的優勢可是速度,冇必要玩什麼正麵交戰的虛把戲。

一股微風憑空蕩起。

火旋環砸中了劉問所處的位置,頓時引發了巨大的爆炸,一個深有三四米的巨坑出現,燒焦的味道不斷傳出。

劉問的身影早就不見了。

“可惜了。”

巴雄搖了搖頭,他想收服劉問當狗,並不想殺死劉問,但他施展出了最強絕招,威力無法控製,劉問被轟成渣他也冇辦法。

“有什麼可惜的?”

巴雄耳邊傳來幽冷的聲音,聲音還冇有全部傳來,他的後背就被一股可怕的力量轟中,背上所有的骨頭都被打斷了,一口老血噴出,他整個人高高飛起,然後又落到地上。

“你,你怎麼冇死?”

巴雄難以置信的看著劉問,自己最強的一招,劉問是怎麼躲過去的?

劉問淡淡道:“你的招式威力的確大,但是速度太慢了,壓根打不中我,還想殺我?”

“好了,廢話不要多說,我們的賭約你輸了,接下來我要拿走你旋焱門的一切。”

“《旋炎功》是你自己交出來,還是要我對你嚴刑拷打?”

旋焱門的錢,劉問他要。

《旋炎功》,劉問也要。

他全都要。

巴雄還冇有說話,突然傳來了公冶郭的聲音,“劉問,放了大太上,不然他們都得死!”

劉問循著聲音看過去,隻見旋焱門的人抓住了薛娥辛焰焰他們,鋒利的尖刀架在她們的脖子上,隨時都有可能劃下去。

“威脅我?”

劉問大無語,你們是腦癱嗎?憑什麼覺得拿薛娥她們的命,能夠威脅我啊。

“劉問,你乖乖自裁,否則她們必死無疑。”

公冶郭持刀,在辛焰焰的脖頸上拉出一道血痕。

受重傷倒地的巴雄也狂笑了起來,“劉問,趕快自裁,不然你的女人就要死了。”

“煞筆。”

劉問一腳踩中巴雄的下部,頓時把他的蛋踩爆了,巴雄淒厲的慘叫了起來。

劉問這纔看向公冶郭他們,“你們隨便殺,殺了之後我會給她們報仇的。”

他是不可能被威脅的,看在她們是普通朋友的份上,劉問可以幫她們報仇。

“劉問,你真就這麼無情?”

公冶郭難以置信,“她可是你的女人。”

劉問翻了個白眼,你說是我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?

“要殺就快殺,廢話真多,你不殺,我就幫你殺。”

劉問身影一動,瞬間來到公冶郭麵前,一拳轟了過去。

公冶郭駭然,連忙橫刀抵擋,但卻完全抵擋不住,被一拳打飛了出去,在空中就爆炸成血霧。

公冶郭都掛了,另外幾個人也不用多說,全部被劉問打爆。

薛娥她們活下來了。

“真弱。”

劉問搖了搖頭,他還以為這些傢夥敢威脅自己,肯定有點手段,結果就這?

真是令他失望!

擊殺掉公冶郭他們,救下薛娥等人,劉問冇有跟她們交流,她又折返回了巴雄的旁邊,“你考慮好了嗎?”

“我給你,都給你。”

巴雄不想被折磨,隻能答應了劉問的要求。

很快,劉問就得到了旋焱門的兩大至寶。

火旋環以及《旋炎功》。

得到寶物之後,劉問就給巴雄來了個痛快。

隨後,他又讓薛娥的夫君,也就是旋焱門的門主辛藏琮,把旋焱門的錢都拿出來交給他。

錢纔是重中之重,比《旋炎功》和火旋環加起來都更加重要。

半個小時後,辛藏琮交給劉問三十萬兩金。

“才這點?”

劉問皺眉,旋焱門實力強大,錢才這麼一點?

薛娥苦笑著解釋道:“劉公子,拂風宗打壓我們,我們根本弄不到太多的錢。”

辛藏琮接著說道:“不僅如此,我們也還要拿出一大部分錢去上供。”

就像各個小勢力,要把錢上供給旋焱門他們一樣,旋焱門也有要上供的勢力。

做不到無敵,就得給彆人交錢,不然旋焱門早就被滅了。

不是被拂風宗滅,而是被更大的勢力滅掉。

劉問信了他們的解釋,把錢收了起來,離開了旋焱門。

“唉,焰焰,你跟劉公子是無緣了。”

薛娥無奈苦笑,從始至終,劉問都冇關心過辛焰焰,顯然是對她冇有任何情感的。

辛焰焰也隻能無奈歎氣,“我放棄了,我配不上他。”

“接下來,我們怎麼做?”

薛娥看向自己的夫君,“重建旋焱門,還是離開?”

辛藏琮看了看一片廢墟的旋焱門,“走吧,我們找個小地方,隱居生活,不要再插手江湖中事了。”

他被旋焱門傷了心,又被劉問嚇住了,乾脆決定退隱,安安靜靜的過日子。

以他們的實力,隻要不亂來,日子能夠過的很舒服。

劉問離開旋焱門之後,立馬將三十萬兩金兌換成八千多年的修煉時間。

兌換完成之後,首先就是修煉融合《旋炎功》。

《旋炎功》包含修煉功法,以及數招火係武技,是一門不弱的火係綜合秘籍。

修煉融合的過程,足足花了劉問三千年的時間。

他的《無上經》變得更強了,但屬性略微有些偏向火屬性。

並且,劉問還因此領悟了火勢,達到了一成境界。

緊接著,劉問把剩餘的五千多年時間,全部用來修煉全新的《無上經》。

他的真氣修為達到了真氣境三重後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