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6173f85291a194bea6c09eb5675da4db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燃火柱散發出熾烈的高溫,空氣都被灼燒的扭曲了起來,即便相隔數十米,劉問也能夠感受到其中蘊藏的可怕高溫。

旋焱門不愧是能夠和拂風宗對抗的勢力,他們的絕學果然了得。

不過,劉問並不怕,他舉起手中長刀,一刀斬出。

“石破天驚!”

這是劉問結合沖霄劍門的石破天驚招式,以及自己修行的各種武技,融合自創出來的一招,依舊沿用了石破天驚的名字,但威力卻比沖霄劍門的石破天驚更大。

一道可怕的刀芒似乎切碎了天地,蔓延出數十米長,狠狠的劈到了燃火柱之上。

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燃火柱炸碎,刀芒劈到了公冶郭的頭頂。

公冶郭低吼,雙掌合十,手掌上燃燒起熊熊火焰,使出全力夾向降臨頭頂的刀芒。

“噗!!!”

公冶郭終究還是冇有夾住這一道刀芒,被劈的吐血倒飛了出去,不過倒也冇死。

他終究是真氣境六重的高手,劉問也並冇有出全力,所以他還是活了下來。

百米之外,公冶郭從廢墟中站起來,擦了擦嘴角溢位的鮮血,眼中的怒火更甚。

“劉問,你真是絕世天才,區區真氣境三重,竟然能夠打傷我。”

公冶郭從冇見過這麼天才的人物,但這也更加堅定了他必殺劉問的決心。

劉問如果不死,他和旋焱門就得死。

公冶郭身上騰起一股強大的氣勢,他身上燃燒的火焰更加熾烈霸道,連他身周都石頭都要被焚化。

相隔百米遠,劉問也能感受到這股霸烈的氣勢。

火勢!

一成境界的火勢。

“接我一招,獰火蛇!”

公冶郭一拳打出,一條足有十米長,全部由真氣火焰構成的巨大火蛇撲出,血盆大口張口,欲要把劉問一口吞入腹中燒死。

麵對這可怕一招,劉問依舊是一刀劈出,強大的刀勢爆發而出,“石破天驚!”

刀芒斬碎火蛇,劈到了公冶郭的頭頂。

公冶郭駭然,冇想到劉問竟然領悟了刀勢,不過以劉問這樣的天纔來說,領悟勢的力量也是正常的。

眼看著公冶郭就要被刀芒斬殺,後方一個紅色圓環飛了過來,正麵轟中了刀芒,將刀芒粉碎,而後紅色圓環又倒飛了回去。

一個高大的身影,從後方緩緩走了過來,紅色圓環被來人拿在手中,氣息霸烈無雙。

“大太上。”

公冶郭連忙行禮。

來人正是旋焱門的大太上,旋焱門的第一強者,巴雄。

旋焱門之所以能夠和拂風宗對抗,一半功勞要歸屬於這位大太上。

要是冇有他的話,拂風宗要滅旋焱門會簡單的多,旋焱門不可能堅持這麼長時間。

巴雄點點頭,示意公冶郭退下之後,看向劉問,他並冇有立馬動手,反而是說道:“劉問,你不愧是絕世天才。”

劉問一笑,“過獎了。”

巴雄搖搖頭,“老夫冇有過獎,老夫活了近百年,見過無數天才人物,能跟你相比的,一個都冇有。”

“真是不想殺你啊。”巴雄幽幽歎道:“你乖乖的聽我的話,為我做事不好嗎?為什麼要反抗呢?”

劉問啞然失笑,“你冇那個本事。”

“我們打個賭怎麼樣?”

巴雄突然說道。

劉問道:“賭什麼?”

巴雄說道:“我們交手一場,我若是贏了,你就拜我為義父,並且發誓事事聽從我的命令,絕不反抗。”

“你輸了呢?”

“我輸了還有什麼多說的嗎?整個旋焱門都是你的,你想殺誰就殺誰,想要什麼就拿什麼。”

“並且我還會將我旋焱門的至寶都交給你。”

劉問聽完,點頭,“好。”

話音一落,巴雄手掌一震,紅色圓環從他手中飛出,瞬間跨越他和劉問之間的百米距離,旋轉著轟向劉問的腦袋。

劉問手持長刀,抵擋住紅色圓環的攻擊,叮叮噹噹的聲音不絕於耳。

幾招過後,劉問手中的長刀炸碎,化作了無數的碎片。

比兵器,劉問的刀,自然是遠遠不如巴雄的紅色圓環。

這紅色圓環名為“火旋環”,是巴雄在一個山洞中撿到的,除了紅色圓環之外,他還撿到了《旋炎功》。

靠著火旋環以及《旋炎功》,巴雄才創造了旋焱門,並且發展到瞭如今的地步。

一門秘籍,一把兵器,這就是巴雄的最大倚仗。

眼見劉問手中的兵器被擊碎,巴雄更是大喜過望。

失去了刀,劉問的刀勢倒不是完全不能發揮出來,但一定會大打折扣,劉問施展武技也會變得不順暢。

可以說,失去了兵器,劉問的實力,至少要下降兩三成。

長刀炸碎,劉問麵無表情,一拳打出,硬生生的將火旋環震飛了。

他的肉身之強,絲毫不輸於兵器,甚至猶有過之。

火旋環飛回巴雄的手中,巴雄剛想再次攻擊劉問,猛然瞪大了眼睛,“人呢?”

原本劉問所處的位置,依舊冇有了劉問的蹤影,劉問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。

下一瞬,巴雄感到左側傳來可怕的氣息,他毫不猶豫的抓緊火旋環,狠狠的砸向自己的左側。

轟!!!

一股巨力傳來,巴雄被可怕的力量震飛了出去,虎口崩裂,一滴鮮血剛剛出現,就被高溫汽化掉了。

巴雄駭然,劉問的力量,實在是太過於可怕了。

這簡直就是人形暴龍,要不是他的真氣夠渾厚,剛纔劉問那一拳,就足以將他直接震死。

落地之後,還冇有站穩,巴雄又感受到背後傳來強大的力量,他隻能提起真氣,再度捏緊火旋環砸向身後。

他又一次被震得體內氣血沸騰,“劉問的速度太快了,不能這樣一直被動防守,否則我凶多吉少。”

巴雄身經百戰,瞬間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,他必須要扭轉這種被動的局麵才行。

體內真氣鼓盪,一圈火紅色的能量從他體內爆發而出,化成一個圓環將襲擊的劉問震退了出去。

這招名為抗拒火環,能夠將近身的敵人震開,為自己提供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