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赤蠍堂重地,你敢擅闖?你想乾什麼?”

其中一位賬房先生怒喝,“你在找死!”

劉問冷笑一聲,大步走到他麵前,一耳光把他抽的飛起。

隨後,他不顧這幾個人恐懼的眼神,把桌子上的銀票,一大把全都抓走了。

“你,你,你敢搶我們赤蠍堂的錢?”

另一個賬房先生驚怒不已,“等我們堂主回來,你就死定了。”

劉問嗤笑,“放心,我不會走,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們堂主回來,讓你們親眼看看我是怎麼宰了他的。”

劉問離開賬房,來到赤蠍堂大廳,毫不客氣的坐到了本屬於譚昆的堂主大位上。

他手中盤點著剛剛掠奪來的錢財,總共是一千二百三十四兩。

這麼多錢,可以讓他修煉將近三十四年。

雖然修煉難度越來越大了,但是三十四年的不眠不休修煉,還是能夠讓劉問的實力提升一大截的。

劉問選擇了修煉三十年的《黑狼煉體訣》,力量提升了一千斤,達到了四千二百斤。

這個力量,已經達到了三階武者的標準。

四千斤到八千斤,是為三階武者。

剩下的四年時間,劉問暫時留著,等他乾掉譚昆之後,說不定能夠搶到更厲害的武技,就用這四年時間來修煉武技。

二十分鐘後。

正帶著人四處搜尋劉問的譚昆,見到了一道倉皇跑過來的人影。

“堂主,不好了。”

這人一下子撲在譚昆麵前的地上,痛哭流涕。

譚昆一把把他提起來,這人正是三個賬房先生中的一個,“你不好好在堂中算賬,跑來這裡乾什麼?發生了什麼事?”

這人哭喊著,“堂主,您快回赤蠍堂,那個劉問來了赤蠍堂,把我們所有錢都搶走了。”

“什麼!?”

“狗膽包天!”

譚昆先是一愣,隨後怒火中燒。

好啊!

他帶著人在外搜尋劉問,劉問這狗東西竟然敢跑到他的大本營去?

簡直是廁所裡打燈籠——找死!

“都跟我回去!”

暴怒的譚昆,帶著大批人手,以極快的速度殺回了赤蠍堂。

進入赤蠍堂,他一眼就看到了劉問,正坐在本屬於他的堂主大椅上,麵帶嘲諷的看著他們。

譚昆還冇有說話,劉問就率先開口了,“你們終於回來了,讓我好等,既然回來了,那我就送你們下去吧。”

話音一落,劉問從堂主大椅上站起來,拔刀出鞘,一刀斬向譚昆。

劉問殺起人來,從不拖泥帶水,一點不磨嘰。

“狂妄的狗東西!”

譚昆獰笑,同樣拔刀出鞘,迎擊劉問。

下一秒,譚昆臉上的笑容僵住了。

他隻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,順著刀身傳入他的手臂,再轟進他的身體之中。

譚昆被這股力量震的連連後退,撞倒了後麵一大片人。

“你的力量……”

譚昆大駭,自己好歹也有三千五百斤的力量,竟然被劉問一刀斬退,手臂都在微微發抖。

這說明什麼?

這說明劉問的力量比他更強,而且強的還不是一點,劉問大概率是三階武者。

劉問這麼年輕,怎麼會是三階武者?

“上!所有人一起上,把他給我殺了!”

譚昆大喝,他也挺聰明,僅僅一招就知道自己不是劉問的對手。

單挑不行,那就群毆。

幫派作戰,從來都是以多打少,以強打弱,誰會跟你公平戰鬥啊。

譚昆的手下,宋塗強死了,但還有幾個二階武者,以及十多個一階武者,外加一大批未入階的炮灰。

再加上譚昆自己,這麼強悍的陣容,譚昆相信,就算是三階武者,也會被他活生生磨死。

一大群人,從四麵八方朝著劉問攻擊。

劉問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,每一次出刀,都至少要倒下三具屍體。

一階也好,二階也罷,除了譚昆這個二階巔峰的赤蠍堂堂主,其餘人都扛不住劉問一刀。

僅僅一分鐘,赤蠍堂中就多了幾十具屍體,鮮血瀰漫,血腥氣味刺鼻,血液甚至有彙聚成河流的趨勢。

整個一副人間煉獄的畫麵。

“我不打了!”

“媽媽,我不想死……”

有一批人被嚇得膽戰心驚,驚慌失措的丟下手中的刀就跑了。

有了第一個,就有第二個,很多炮灰都不由自主的跑了。

就算日後會因為逃跑被鐵蠍幫清算,那也是以後的事情,現在先跑了再說。

有人逃走,但還有人在繼續圍攻劉問,劉問殺起來完全不手軟。

又是一刀,砍死一個二階大隊長之後,劉問大步衝到譚昆的麵前,長刀帶著摧山斷嶽的威勢斬落。

斷山斬!

圓滿境界的斷山斬,在四千二百斤力量的催動下,彷彿真的有了能夠劈山斷嶽的威能。

譚昆感受到這一刀的可怕威勢,麵色大變,他有一種感覺,隻要自己硬扛這一刀,自己必定會被一刀兩斷。

身影如驚鴻一般跳躍,譚昆的身體驟然閃到了另一邊,堪堪躲過了劉問這一刀。

一刀落空,背後的人攻擊而來,劉問反手一刀將背後的人劈死,眼睛微微一眯,“身法武技。”

譚昆剛纔使用的,絕對是身法武技,不然不可能躲過自己那可怕的一刀。

“你的身法武技,我要了。”

劉問目光火熱,要是再修煉一門身法武技,自己的實力還會有巨大的提升。

他已經發現,力量提升起來十分緩慢了,那麼就隻能在武技上麵下功夫了。

劉問腳掌猛地一跺大地,整個人像炮彈一樣射了出去,長刀直斬譚昆的腦袋。

還是斷山斬!

劉問不懂什麼身法,但他力量強大,這一下“炮彈發射”,速度快到了極致,幾乎眨眼間就來到了譚昆的麵前,長刀斬向他的腦袋。

譚昆還想施展身法閃躲,但卻來不及了,他隻能豎起長刀格擋,順帶偏一下腦袋。

轟!!!

恐怖的力量轟到譚昆的身上,將譚昆的長刀,連帶著他的腦袋一併斬飛,一顆大好頭顱高高飛起。

赤蠍堂堂主譚昆,死!

“堂主死了!”

“跑啊!快跑啊!”

其餘人愣了一下,隨即瘋狂的朝四麵八方逃竄離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