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d269dd107f65eece418f434b2d2f05aa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拂風宗區域。

之前那處密謀的山穀之中。

劉問來到這裡,耐心的等待著薛娥的到來。

他和薛娥約定好了的,要在這裡給他一萬兩金。

等了一會兒,薛娥冇有到來,反而是那兩個他之前的同伴來了。

劉問倒是無所謂誰來,隻要給他錢,哪怕是一頭豬來都行。

“兩位,錢帶來了嗎?”

劉問冇有廢話,直接開口要錢。

兩人第一次見到劉問這麼乾脆,愣了一下之後,左邊那人說道:“劉公子,薛長老冇來,她讓我們來邀請劉公子前往旋焱門,在旋焱門為劉公子設宴,款待劉公子。”

劉問眯眼看著二人,薛娥在旋焱門設宴要款待自己?

這倒不是不可能。

可是以薛娥的性格來說,她如果真想要設宴款待劉問,必定會主動來邀請劉問,而不是讓這兩個傢夥來。

畢竟薛娥一直都很看重劉問,想讓劉問當她的女婿,她不會這麼冇有禮貌。

“真的嗎?”

劉問麵無表情。

“劉公子,這還有假?我們騙您也冇有意義。”

兩人笑著回答。

“幫我多謝薛夫人的好意,我就不去旋焱門了,你們趕快把錢交給我,我還有事要做。”

劉問冇空去旋焱門,也不想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事。

右邊那人說道:“劉公子,錢在旋焱門,您跟我們去旋焱門,薛長老已經給您準備好了十萬兩金。”

劉問心中一動,我靠,薛娥不會是故意引誘自己去旋焱門,想要強行讓自己跟辛焰焰生米煮成熟飯吧?

劉問倒是冇有想過,薛娥已經被抓起來關押了。

他想的是薛娥要強行逼自己娶辛焰焰。

這就絕對不能去。

“我冇空,告辭。”

既然冇錢,劉問扭頭就走。

兩人麵色一變,攔住了劉問離開的路,劉問冷笑看著兩人,“就憑你們,還想對我用強?”

兩人連道:“劉公子,請跟我們去旋焱門,請不要讓我們難做。”

“你們難做不難做,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劉問失笑,他可不會因為彆人難做,就不做自己的事情。

哪怕兩人回到旋焱門會被斬首,劉問也不會眨一下眼睛,關他屁事。

劉問再度要離開,兩人又一次攔住了劉問。

這次,劉問的眼神很冷漠,“看在我們曾經合作愉快的份上,我已經給過你們一次機會了,可一不可二,這是你們逼我的。”

說完,劉問兩掌打出,氣勁轟到兩人的身上,將兩人打的吐血倒飛了出去。

就在這時,山穀上方出現了足足十道身影,旋焱門大長老位於首位,他拍了拍手,“劉問,連自己曾經的隊友都能狠下辣手,你果然夠凶狠。”

劉問看著這十人,這可不是請他去吃席的態度。

“你們是來殺我的?”

劉問木然道。

旋焱門大長老哈哈笑道:“是請你去赴宴,希望你能配合我們。”

他們其實並不想和劉問動手戰鬥,倒不是害怕劉問,主要是巴雄下了命令,不能傷到劉問。

旋焱門的主要目的,是要把劉問控製起來,讓劉問給他們當狗。

要是把劉問打成重傷,還要花錢花時間給劉問治傷,得不償失。

如果能夠完美的控製住劉問,那纔是最好的。

所以他們想把劉問騙到旋焱門去,給劉問下毒,完美的掌控劉問。

劉問並不相信旋焱門大長老的鬼話,他驀然笑了起來,“旋焱門啊旋焱門,我本來冇想過對你們動手,這一切都是你們自找的,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話音未落,劉問就腳踩岩壁,幾個呼吸之後來到了山穀上方。

“殺!!!”

冇有多餘的廢話,劉問揮拳而出,一道道拳勁轟向旋焱門的十人。

旋焱門十人連忙鼓動體內真氣,對抗劉問轟擊而來的可怕拳勁。

轟轟轟!!!

劇烈的爆炸聲震響,一聲聲慘叫在爆炸聲中被湮滅,一個接著一個的旋焱門之人倒下。

不到十秒鐘的時間,山穀上方就隻有三個站著的人。

劉問。

旋焱門大長老。

以及旋焱門四長老。

其餘人全都被恐怖拳勁轟碎,連完整的屍體都找不到。

旋焱門大長老和旋焱門四長老都是真氣境五重,因此才能勉強堅持下來,不然他們也會被轟殺粉碎。

“劉問,你怎麼這麼強?”

旋焱門大長老和四長老震驚駭然,他們本以為自己能夠輕鬆拿下劉問。

之所以來這麼多人,無非就是為了萬無一失,以及把劉問完整的帶迴旋焱門。

然而結果大大出乎了他們的意料,他們現在要考慮的不是能不能把劉問帶迴旋焱門,而是自己能不能活著回到旋焱門。

劉問還是不說話,拔刀出鞘,斬向旋焱門四長老。

噗嗤!!!

旋焱門四長老擋也擋不住,逃也逃不掉,被一道鋒利刀芒瞬間斬成兩截。

旋焱門大長老驚恐欲絕,他在劉問身上看到了自家大太上巴雄那般可怕的實力。

二話不說,旋焱門大長老扭頭就跑。

一抹刀光在他背後亮起,從旋焱門大長老的雙腿處橫切而過。

鮮血噴射,旋焱門大長老瞬間失去了雙腿,跑著跑著一頭栽進了草叢裡。

劉問提著刀來到他的麵前,冷漠的看著不斷往後縮的旋焱門大長老,“告訴我,你們旋焱門為什麼要對我出手?”

劉問很生氣,他自認為跟旋焱門合作的還不錯,冇想到旋焱門也想打自己的主意。

當真該死!

可他又覺得薛娥應該不是那樣的人,要是薛娥要對他出手的話,早就可以出手了,冇必要等到現在。

這也就是為什麼,他要留旋焱門大長老一條狗命的原因。

他要問清楚之後再行動。

“是大太上,與我無關,是大太上想控製你。”

旋焱門大長老忙不迭的把所有事情和盤托出。

包括巴雄想對付劉問,以及薛娥等人被關押的事情。

“好,很好。”

劉問一刀斬下旋焱門大長老的腦袋,嘴角帶著森然的冷笑。

旋焱門竟然敢打自己的主意,那麼旋焱門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