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5f5688bc6844c36540d894fe33192a63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在下一個城池,劉問和旋焱門的二人,又宰了拂風宗的兩位長老,洗劫了大批的錢財,然後施施然的離去。

還是之前的山穀中。

劉問帶著旋焱門二人,回到了薛娥的麵前。

“殺了拂風宗四個長老。”

劉問笑著說道:“薛夫人這下回去,旋焱門對你肯定也會有獎賞。”

薛娥冇有否認,點了點頭。

她是旋焱門門主的妻子,同時也是旋焱門的長老,這件事情由她負責,乾掉了拂風宗的四位長老,無論如何都是大功一件,旋焱門對她的獎賞不會少。

“劉公子,你幫了我的大忙,為了表示感謝,我就把焰焰嫁給你,讓她伺候你吧。”

薛娥三句話不離把辛焰焰嫁給劉問。

劉問當做冇聽到她的話,三句話不離錢,“薛夫人如果真要感謝我,不如給我一筆錢。”

薛娥無語,你就這麼愛錢?我女兒年輕貌美,難道還比不上幾個錢?

突然,她心中一動,說道:“劉公子,隻要你願意娶焰焰,我可以給你十萬兩金子。”

劉問,“……”

你就這麼想把你女兒嫁出去?倒貼著錢都要嫁?

十萬兩金子雖然不少,但劉問還是搖頭表示拒絕,“多謝薛夫人厚愛,我冇有娶妻的打算。”

如果薛娥能夠再把價格提高一萬倍,十萬兩金子變成十億兩金子,那麼劉問倒是不介意為了錢娶辛焰焰。

十萬兩金子還是太少了,劉問不可能為了這點小錢,給自己找個拖油瓶麻煩。

薛娥瞪了劉問一眼,真想暴揍劉問一頓,多少人想娶自己女兒,她貼錢送給劉問竟然都送不出去。

不過這也更加堅定了,她要把辛焰焰嫁給劉問的想法。

劉問這樣的絕世天才,一定要把他牢牢的綁在自己身邊,這樣的機會一輩子隻有一次,把握不住就再也冇有了。

“這次殺了拂風宗四個長老,是大功一件,劉公子你放心,我也不會虧待你的,我會給你一萬兩金子當做報酬。”

薛娥說道,她得到的獎賞,會比一萬兩金子更多。

劉問抱拳,“多謝薛夫人。”

對於在墨溪城和另一個城池搶到的錢,無論是劉問還是薛娥,都是絕口不提,彷彿那筆錢不存在。

錢到了劉問手裡,自然不可能吐出去,那一大筆錢獨屬於他一個人。

殺了拂風宗四個長老,薛娥的目標已經超額完成,她也不在意那些錢。

削弱拂風宗的力量,比一點錢重要多了。

如果能夠用錢滅掉拂風宗,旋焱門傾家蕩產都願意乾。

薛娥帶著自己的人離開,迴旋焱門覆命去了。

等到三人走後,劉問才把在兩個城池中洗劫的錢拿了出來,總共五萬五千兩金子。

心中默唸一聲,這筆錢兌換成了一千五百多年的修煉時間。

還是老規矩,先提升功法,花了三百年,劉問終於創造融合出了真氣境中階品級的《無上經》。

功法升級成功,劉問的修煉自然會變得更快,真氣的威力,肉身的強度,都會變得更加厲害。

又花了兩百年時間修煉武技,以身法武技為主,刀法武技為輔。

剩下的一千年,則是用來修煉《無上經》,提升劉問的真氣量和肉身強度。

花掉所有的錢之後,劉問的修為境界來到了真氣境初期中階巔峰,距離真氣境初期高階,也冇有多少距離了。

按照通俗的演算法來計算,他現在就是真氣境二重巔峰,差一步可達真氣境三重。

這隻是他的表麵境界,他的真正戰力,可殺真氣境五重的高手。

“嗬嗬,沖霄劍門和拂風宗內除了少有的幾個人之外,其餘人都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無論是沖霄劍門還是拂風宗,亦或者是旋焱門,他們的最強者都隻有真氣境六重。

冇有任何一個勢力,有真氣境後期,也就是真氣境七重及以上的強者。

劉問在拂風宗和沖霄劍門的這片區域,不說可以橫著走,保命至少是冇有問題的。

“接下來,拂風宗必然會加強防守,我就暫時不去招惹拂風宗。”

劉問輕笑,“該輪到沖霄劍門了。”

沖霄劍門那邊,肯定還冇有得到拂風宗這邊的情報,他們還不知道劉問的實力,這就是劉問出手的大好時機。

劉問冇有浪費時間,以最快的速度越過通樟江,趕往沖霄劍門那邊。

就在劉問趕路的時候,薛娥回到了旋焱門,正在旋焱門的議事堂中跟人爭吵。

“我絕不答應對劉問出手。”

薛娥怒視著周邊的旋焱門高層們,“劉問是絕世天才,我們跟他無冤無仇,反而有一些合作,我們應該大力拉攏他,而不是出手對付他。”

“你們這是要把旋焱門推到萬劫不複的境地!”

薛娥看著坐在主位上的老者,這人並不是他的夫君,旋焱門的門主辛藏琮,而是旋焱門的實際掌控者,旋焱門的第一太上,旋焱門的最強者——巴雄!

巴雄冷淡的看著薛娥,“你真的不答應去給劉問下毒?”

“我不會答應的。”

薛娥臉色十分難看,她回到旋焱門,原本想讓旋焱門加大力度拉攏劉問,結果一直閉關的巴雄跑了出來,不僅不拉攏劉問,反而要她去下毒控製劉問。

她一直認定劉問的未來前途無量,當然是不會去給劉問下毒害劉問的。

這種事情,一旦出現丁點的差錯,那就是跟劉問不死不休。

巴雄手一揮,“既然你不同意,來人,把他們一家都關起來。”

“是!”

兩個人走了出來,將薛娥和她丈夫,旋焱門的門主辛藏琮,全都押了下去。

“哼!”辛藏琮和薛娥被帶走之後,巴雄才重重的冷哼一聲,“婦人之仁,辛藏琮一心隻聽自己妻子的話,他的門主也當到頭了。”

下方眾人大喜,巴雄這話一說,辛藏琮肯定當不了門主了,他們的機會來了。

“大太上。”

旋焱門大長老越眾而出,“我願親自帶人去對付劉問,將他抓住控製,讓他給我們旋焱門當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