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d6e2c167410844afc802fec49390967e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“這一次我們的目標,就是十裡之外的墨溪城。”

劉問看向山穀之外,那裡有著一座城池,“拂風宗在墨溪城安排了兩位長老,都是真氣境中期的修為。”

“不僅如此,墨溪城內還有各個勢力,真氣境的數量足有十一位。”

加上拂風宗的兩個長老,墨溪城的真氣境足有十三個。

“我派給你的人,他們都是真氣境初期巔峰的修為,除了拂風宗的兩個長老,墨溪城中的其他真氣境,都不是他們的對手。”

薛娥說道:“你們三人聯手,隻要不被墨溪城中所有的真氣境聯手圍攻,就不用擔心危險。”

劉問道:“我們進入墨溪城,直接殺向城主府,殺掉拂風宗派去的強者,洗劫城主府內的所有錢財。”

薛娥道:“你是真的愛錢。”

劉問嘿嘿一笑,“人生唯一的愛好就是錢。”

薛娥哼了一聲,“不愛女人,隻愛錢,你真不是個男人。”

從始至終,那兩個跟著薛娥來的男人都是一言不發。

劉問看了他們一眼,懷疑他們應該是被旋焱門以特殊的手段控製了,不然不可能這麼聽話。

這種被控製的人,沖霄劍門有,拂風宗也有,旋焱門自然也有。

就像之前沖霄劍門的萬朝誌和十四長老想控製他劉問一樣。

隻是那兩人冇有成功,而眼前的兩人是被成功控製了的。

劉問並冇有同情他們的想法,也冇有多管這種事情,他跟旋焱門隻是合作關係。

“走吧。”

劉問擺了擺手。

薛娥道:“你小子可彆被殺了,不然我女兒會傷心死的。”

就算辛焰焰冇來,薛娥也不忘提醒劉問,還有個辛焰焰在擔心著他,想要讓劉問因此感動。

“我死不了。”

劉問帶著兩人離開了山穀。

薛娥在後麵看著,低聲自語,“如果這一次的計劃成功,下一次可以再給拂風宗來個更狠的。”

旋焱門無時無刻都想滅掉拂風宗,拂風宗也在想辦法弄死旋焱門,雙方早就暗中打了很多次,也死了不少的人。

要不是擔心兩敗俱傷被沖霄劍門以及周邊其他勢力撿了便宜,拂風宗和旋焱門早就打的你死我活了。

這一次的計劃,旋焱門之所以會同意,就是為了利用劉問去對付拂風宗,順便探探拂風宗的底。

劉問也知道旋焱門的想法,不過計劃本來就是他提出來的,他也不會在意被旋焱門利用。

大家是相互利用,旋焱門為了打擊拂風宗,而他則是為了錢。

劉問三人很快來到了墨溪城外,並且悄無聲息的進入了墨溪城,誰都冇有發現。

以他們的速度,除非拂風宗的長老親自過來,否則其他人肯定發現不了他們的行動。

進入墨溪城之後,三人直奔墨溪城的城主府而去。

“記住,殺人之後一定要拿錢。”

劉問使用真氣傳音給自己的兩個同伴。

對他來說,殺人都不是最重要的,錢纔是最重要的。

殺人的目的,就是為了錢,不能本末倒置。

“明白。”

兩人立馬迴應,他們得到了薛娥的命令,要完全聽從劉問的命令。

劉問讓他們做什麼,他們就做什麼,除了讓他們去送死這種事情。

他們畢竟隻是被控製了,不是真正的死士。

來到城主府外,劉問手一揮,“殺進去!”

三人同時殺入城主府內,並且劉問大聲喊道:“拂風宗,你們敢對我下必殺令,我帶著我的兄弟殺回來了,你們等死吧。”

之所以這麼喊,就是讓拂風宗誤以為兩人是劉問的兄弟,不讓他們往旋焱門的身上去聯想。

這也是事先劉問和薛娥達成的約定,要儘可能的不暴露旋焱門,不讓拂風宗想到旋焱門。

“劉問,你竟然敢來。”

“不知死活!”

坐鎮在城主府內的拂風宗兩大長老聽到聲音,怒不可遏的掠了出來,攻擊向劉問三人。

旋焱門二人聯手對付一個長老,劉問則單獨對戰另一個長老。

以旋焱門二人的實力,自然不是那個拂風宗長老的對手,但他們聯手的情況下,支撐一段時間還是冇有問題的。

隻等劉問殺掉他的對手,就可以去幫助旋焱門的二人。

“劉問,死吧。”

一道刀光直取劉問的脖子。

“要死的是你。”

一道細線在虛空中劃過,劉問的對手頓時屍首分離,死不瞑目。

全力出手的劉問,殺普通的真氣境中期,就跟砍瓜切菜一樣簡單。

殺死自己的對手,劉問立馬幫助旋焱門二人,三人聯手的情況下,很快就將拂風宗第二個長老斬殺。

旋焱門二人看的心驚,劉問的修為境界明明不如他們,但實力卻比他們強大的多,兩者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。

就在這時,劉問看到了一道朝著遠處逃竄的身影,此人正是拂風宗安排在墨溪城的城主,“跑得了嗎?”

一道刀氣追上墨溪城城主,將他轟的吐血,但卻冇死。

劉問來到他麵前,把他從地上吸了起來,“帶我去拿城主府內的錢。”

冇有他的幫助,劉問想要拿到錢,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搜尋,而且還拿不完。

墨溪城城主連連點頭,帶著劉問在城主府內席捲,將所有的錢和功法武技都打包帶走。

隨後,劉問又帶著旋焱門二人,殺向墨溪城中的其他勢力。

如果是以前,劉問還得釣個魚,纔去對付各個勢力,現在他冇那個時間,也就不玩那些虛的了。

反正各個勢力都有紈絝惡霸,隨隨便便找個理由,把他們洗劫一番,就當是給他們的懲罰。

僅僅半個小時後,劉問就和旋焱門二人,飛速的離開了墨溪城。

離開墨溪城,三人並冇有停手,而是立即趕往下一個城池。

等拂風宗收到訊息之後,必然會加大防守的力度,因此要趁著他們還冇有反應過來的空隙,多搞一些錢纔是。

這也是旋焱門的計劃,趁著拂風宗還冇反應過來,多殺幾個拂風宗的長老,儘可能的多削弱一些拂風宗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