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797b782f620b9720d7986c95827ae9b2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聽到劉問的直言,薛娥愣了半晌,無語的看著劉問。

頂掉拂風宗,你想的倒是挺簡單,你不會以為旋焱門多了你一個,就能乾過拂風宗吧?

拂風宗能夠在這片地區稱霸,肯定是有自己實力的,可不是靠吹出來的。

劉問一笑,不在意薛娥無語的眼神,他當然知道隻靠自己和旋焱門,不可能那麼容易滅掉拂風宗,他說這話無非就是引起薛娥的注意罷了。

接下來,纔是他的計劃。

“薛夫人,我們找個地方,好好談談?”

劉問看著薛娥。

薛娥一心想讓劉問當他的女婿,她點頭道:“好吧,你跟我來。”

薛娥母女帶著劉問,進入了旋焱門,來到了一處幽靜無人的小院子。

坐下之後,劉問還是不廢話,直截了當的說道:“薛夫人,我想和你們合作,共同對付拂風宗。”

不等薛娥發問,劉問就說出了自己的計劃,“現在拂風宗對我下了必殺令,並在各個城池派了強者駐守,以防我去搗亂,這正是你們旋焱門的機會。”

薛娥搖頭道:“我們旋焱門的確和拂風宗有仇,也想對付拂風宗,但這不是那麼容易的,一旦引發大規模衝突,最終吃虧的還是我們旋焱門。”

論實力,旋焱門還是遜於拂風宗,並不敢和拂風宗起正麵的大規模衝突。

劉問笑道:“薛夫人,我不是讓你們和拂風宗正麵衝突,更不會爆發大規模衝突,而是從小處一點點的對付拂風宗,瓦解拂風宗的力量,慢慢使他們崩潰。”

“具體計劃呢?”

薛娥來了點興趣,問道。

劉問道:“你們派出幾個強者,跟我一起去對付拂風宗外派的長老,擊殺他們的長老,削弱拂風宗的力量。”

“以我為首,拂風宗隻會把恨意記在我的身上,不會知道這其中還有你們旋焱門。”

“這樣,你們既可以打擊拂風宗,又不會被拂風宗發現,一舉兩得。”

劉問本來是不想用這些陰謀詭計的,無奈他冇有絕對的力量,所以為了錢,還是要用一點計謀才行。

薛娥聽完劉問的計劃,眼神中閃過一絲意動。

不得不說,劉問的主意確實不錯,可以打擊拂風宗,也不會讓旋焱門暴露,隻會讓拂風宗更加的恨劉問。

可劉問本來就是拂風宗必殺令上的人,再讓他們多恨一點,對劉問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。

虱子多了不怕癢。

薛娥沉吟片刻後,道:“計劃不錯,我可以派人配合你,但你得答應我一個要求,我們旋焱門不能白出力。”

劉問無語,你們怎麼就白出力了?打擊拂風宗不是你們的目標嗎?

我們這是公平合作!

不過,為了自己的計劃,劉問決定讓步一點,大不了就給旋焱門分一半的錢,讓他們白打工他們肯定也不會乾,“薛夫人,說吧,你有什麼要求?”

薛娥拉過辛焰焰的手,“你先和焰焰私下訂婚。”

辛焰焰臉紅。

劉問,“……”

你怎麼就是忘不了這個呢?我是不會娶你女兒的。

女人隻會影響我拔刀砍人的速度。

莫得感情,才能無敵。

有了感情,就是給自己新增了捆縛自己的鎖鏈。

劉問搖頭歎道:“薛夫人,看來我們合作不成了。”

說完,劉問站起來就要離開。

辛焰焰撅著小嘴,幽怨的看著劉問,你怎麼就死活不願意娶我呢?我有那麼差勁嗎?

薛娥忍不住說道:“你就這麼不願意娶我女兒?”

劉問隨口胡說,“不是不願意,而是不能,我不喜歡女人。”

薛娥母女愕然,不喜歡女人,難道喜歡男人?

劉問看到兩人的眼神,不想背上喜歡男人的名聲,他連忙打補丁,“也不喜歡男人。”

“我是一個莫得感情的人,男人女人都不喜歡。”

“薛夫人,你也不想辛姑娘嫁給一個無情之人,孤單痛苦一輩子吧?”

辛焰焰突然道:“我不介意。”

薛娥跟著道:“莫得感情冇事,你跟焰焰生個孩子就行,我們來養。”

劉問無言以對。

要不要這麼狠?

不過劉問還是不會答應,他拱了拱手,“薛夫人,辛姑娘,告辭。”

薛娥瞪了劉問一眼,咬著牙道:“彆走了,我們答應你的合作計劃。”

最終,薛娥還是被劉問的合作計劃打動了,這樣打擊拂風宗的機會不可多得,錯過了這一次,下一次恐怕就再也不會出現了。

劉問一笑,“薛夫人,你們不會失望的。”

薛娥冷哼一聲,冇能讓劉問娶她的女兒,她十分的失望。

再不濟,也要讓劉問留下血脈啊!

“我會給你派人,你去等著吧。”

薛娥打發劉問離開,不想再看到劉問。

劉問也不介意,笑眯眯的離開了旋焱門。

劉問走後,辛焰焰滿臉委屈,流下清淚,都這樣了,劉問竟然還是不願意娶她。

薛娥抱住自己的女兒,撫摸自己女兒的頭髮,笑著道:“焰焰,不用擔心,他是無情之人,你可以多和他相處,打動他的心靈。”

“他這樣的人,無情但也有最有情,一旦讓他愛上你,他會終生對你好的。”

辛焰焰擦乾眼淚,又恢複了信心,“孃親,我一定會讓他愛上我的。”

要是劉問知道這對母女的談話,一定很無語,無情不過是騙你們的鬼話罷了,我隻是怕麻煩。

一天一夜過後。

一處山穀之中。

劉問等到了三個人。

薛娥帶著兩個男人出現在劉問的麵前。

劉問看了看這兩人,疑惑道:“薛夫人,不需要給他們蒙個麵嗎?”

就這麼明目張膽的出去,劉問倒是不怕,反正他都跟拂風宗結了仇,可要是被拂風宗知道旋焱門插手了這件事,拂風宗不會放過旋焱門的。

薛娥笑道:“拂風宗不知道他們的存在,要是蒙麵的話,反而是掩耳盜鈴,容易引起拂風宗的懷疑。”

劉問點點頭,看來這兩個男人,就是旋焱門培養的隱藏強者,外人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,他們就能夠在關鍵時刻發揮奇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