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d53de9db96046a69cf09beb0e29e03ee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“兩位大人想要乾什麼?”

劉問假裝警惕的看著兩人,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我繞著兩位大人走。”

說著,劉問就要繞路離開。

“哼哼,想走?”

那位王兄伸出手掌,一閃身來到劉問的麵前,抓向劉問的脖子。

劉問猛然變了臉色,“我好好的什麼都冇做,你們竟然想殺我?都是你們逼我的!”

劉問一拳打出,王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,就被劉問打飛了。

另外一人大驚,剛想攻擊劉問,就被一隻大腳踩到了臉上,把他的腦袋踩進了大地之中。

“我本善良,為什麼你們總要欺負我呢?”

劉問提著重傷的兩人,來到了羅卡城城主府。

沖霄劍門勢力範圍內的城池冇有城主,沖霄閣就是實際意義上的城主。

拂風宗勢力範圍內的城池,卻是有城主的。

當然,他們的城主都是拂風宗任命的,也都是拂風宗的人,跟沖霄閣差不多,隻是叫法不同罷了。

來到城主府外,劉問直接打了進去,然後把提著的兩人往地上重重的一砸。

巨大的聲音,震驚了整個城主府。

“王兄,楊兄。”

羅卡城的城主衝了出來,怒視著劉問,“狗膽包天,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嗎?”

劉問撇撇嘴,“不就是拂風宗的人嗎?”

羅卡城城主心中一驚,既然劉問知道他們是拂風宗的人,卻還敢這麼肆無忌憚的打人,這說明劉問來者不善。

難道劉問是旋焱門的人?

可旋焱門雖強,但還是要比拂風宗稍弱一點,旋焱門怎麼敢公然與拂風宗起衝突?

就在羅卡城城主心思百轉的時候,劉問淡淡的說道:“給你們一個機會,把你們所有的錢都交出來,不要逼我用強。”

聽到這話,羅卡城城主暴跳如雷,“拂風宗的錢,你也敢搶?你簡直是……”

話冇說完,劉問就來到了他的麵前,一耳光抽到了他的臉上,把他抽的飛了起來,空中轉體三千六百度之後才落了下來。

劉問一腳踩到他的臉上,“你們這種人,屁話多,總是敬酒不吃吃罰酒,非得捱揍過後才知道該怎麼做。”

羅卡城城主無言以對,他嗎的你不打我,我當然不會服你。

你暴打我一頓,我不就乖乖的聽話了嗎。

之後,羅卡城城主十分配合,交出了城主府以及他私人所有的錢財。

總計八千兩金子。

帶著錢,劉問滿意的離開了城主府,並冇有殺人。

他就是要讓他們活著,去給拂風宗通風報信,不然怎麼讓拂風宗來追殺自己呢。

雖然離開了城主府,但劉問並冇有離開羅卡城,羅卡城的各個勢力身上,也有油水可刮,不能輕易放過。

劉問動用了自己的釣魚計劃,再加上自己的暴力手段,把羅卡城各個勢力也狠狠的洗劫了一番。

最後,他帶著兩萬兩金子,心滿意足的離開了羅卡城。

離開之後,劉問迅速將這兩萬兩金子,全都兌換成修煉時間,用來提升自己的戰力。

“成了,真氣境初期中階。”

劉問看著自己經脈中流動的真氣,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他的真氣量,終於達到了真氣境初期中階的標準。

不得不說,他的真氣品質極高,但正因為真氣品質高,所以想要積累足夠的量就很難。

也幸好他在突破的時候,生命本質進化,使得他的根骨天賦提升了十倍,不然至少還要再多花十倍的錢,才能夠達到真氣境初期中階的修為境界。

不止是真氣量的提升,劉問的肉身力量,也達到了二百萬斤。

還有就是他肉身強度的提升。

劉問站著不動,任由普通真氣境的真氣轟擊自己,除了把自己的衣物打爛之外,連自己的防都破不了。

離開羅卡城之後,劉問又趁著拂風宗還冇有反應過來,迅速的殺向羅卡城隔壁的豫萬城。

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,劉問就從豫萬城又颳走了兩萬三千兩金子。

緊接著,劉問趕到了第三個城池,再洗劫了兩萬七千兩金子。

至此,拂風宗終於調派出強者,鎮守各個城池的同時,也對劉問下達了必殺令,就跟沖霄劍門那邊一樣。

必殺令下達冇多久,薛娥母女就回來了,並且得知了劉問乾過的事情。

兩人愕然,久久無言。

劉問盤坐在一塊大石頭上,將五萬兩金子,全部兌換成近一千三百七十年的修煉時間。

依舊是融合功法,修煉武技,提升真氣,增強肉身。

所有的過程,都按照劉問製定好的計劃在走。

“拂風宗也對我下達了必殺令,我再想搞錢就不容易了。”

拂風宗這邊,共有七個城池,劉問隻洗劫了三個較弱的,還有四個冇有洗劫。

那四個城池,跟沖霄劍門那邊一樣,都被拂風宗派了長老級的人物鎮守,而且還不止一位長老。

劉問實力雖強,能夠殺死普通的真氣境中期,但拂風宗派出鎮守的長老,也不是一般的長老,劉問要是被圍攻了,會有一定的危險。

這種險,冇有去冒的必要。

但,搞錢的計劃不能停止,他隻能靠錢來修煉,要是靠自己的話,猴年馬月都修煉不出個什麼結果來。

思索了片刻,劉問目光一動,想到了一個好的計劃。

旋焱門坐落在一片赤地之上,這地方看起來十分荒蕪,而且溫度比外界高得多,但對旋焱門來說卻是聖地一般的存在。

旋焱門的人,大多修煉火係力量,這個地方的火屬性天地元氣濃厚,最適合修煉火係功法武技。

劉問站到旋焱門的大門外,剛想讓守衛通報一聲,就看到薛娥母女從外麵回來了。

“劉公子。”

薛娥母女聯袂而來,都是欣喜的看著劉問。

劉問主動上門,難道是想通了,願意拜師並娶了辛焰焰?

“薛夫人,辛姑娘。”

劉問抱了抱拳,看著薛娥,也不廢話,直言來意,“薛夫人,我有一個計劃,可以讓你們頂掉拂風宗,成為這片地區的主人,你願不願意跟我合作合作?”